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93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妇人衣着寒酸,粗不满意,领着的女孩,大概五六岁的年纪,看得出做娘的没上心,穿得脏,脸上也不干净,好像很久没洗脸了。

“你这娘们,官差老爷问你话,哪里这么多屁话,问你什么就说什么。”她的丈夫呵斥完,朝宋映白他们露出憨厚的笑容,“两位进来坐,进来坐。”

宋映白一挥手,“不必了,说说上次目击黑色怪鸟的事情吧,详细一点。”

程东一道:“告诉你老实点,不要隐瞒。”

今天得空,宋映白便带着程东一来到之前报告看到过怪鸟的人家“走访。”

妇人眼珠转了转,“那是今年三月份的事儿,哪天记不得太清楚了,晌午的时候,我倒完洗菜水回来,一进院就听到孩子在哭,我以为她又作祸了,就赶紧进了屋,结果啊,就瞅见一个这么……”她比划了一下,“就跟鹤那么大个鸟,那颜色成黑了,连根杂毛都没有,浑身乌漆墨黑站在炕头上,我再一瞅,我家孩子两个眼球都没了,就剩两个黑咕隆咚的洞洞,说来也奇怪,没怎么流血。看到我进屋,那个大鸟嗖的一下就顺窗户飞走了,也没瞅清往哪儿去了。”

宋映白瞧那女孩,她虽然闭着眼睛,但是能看出眼球不在了,眼睛周围萎缩,已经凹陷。

女孩咬着自己的手指,好像还不知道要面对怎样的命运。

“不对啊,你上次不是说看到那大鸟化成了一个穿着黑袍子的老妇人吗?怎么这次又说直接飞走不见了?”宋映白沉下脸问道:“你们信口胡言,不怕给自己惹麻烦吗?”

妇人的丈夫忙赔笑道:“官差老爷,这、这都怪婆娘有私心,她跟村头的老寡妇吵架,吵不过人家,就恨上了,正好出了这事儿,就想赖在人家身上,这不,上个月老寡妇病死了,她仇人没了,没必要再撒谎。她婆娘脑子不大好,你们千万别怪她。”

宋映白也觉得这妇人没心没肺,“你孩子被怪东西啄瞎了眼睛,你还有心思诬陷别人?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生的?”

“一个女娃子,给口饭养活大了找个男人就行了。”妇人无所谓的道:“本来留下她就是为了照顾家里,打猪草干活,照顾未来弟弟的,她现在成了瞎子,能干什么,我没扔了她都算不错了。”

“留下她?”宋映白听出异样,“你还有其他孩子吗?我怎么没看到?”

“我没福气就她一个喽,不像别人能生儿子!”妇人说着戳了女孩子脑门一下,“赔钱货。”

“干什么呢你!有你这么做娘的么?!”宋映白不满的道:“告诉你,这孩子是直接受害者,我指不定哪天还得回来见她,要是发现你虐待她,到时候就看看你的骨头硬还是板子硬。”

男人忙劝道:“你这婆娘就会胡言乱语,您别怪罪。”给了女人一巴掌,凶道:“滚滚滚,滚进去做饭。”

女人负气般的撒开女孩的手,自己扭身进屋去了。

宋映白则问男人:“你们有几个孩子?”

“跟您说实话吧,这孩子之后又生了两个,都是丫头,养了一段日子就送人了。”

“那两个女孩送给谁了?你敢说撒半个字的谎,你知道后果。”宋映白冷声道。

“……其实没送人……大家都知道的,就那么办了呗。”男人看向别处。

“怎么办的?”宋映白心里已经猜到了,但是要对方亲口说出来,才能确认。

“留一个丫头帮家里忙活就够用了,其他的太多余了,得给小子腾地方。”男人道:“生下来洗身上的污血的时候,她们娘胎里不足,着了凉就没了。”

宋映白脑仁疼,这不就是溺毙女婴么,但是这种恶毒的习俗,却几乎不能被治罪。

宋映白恶心得紧,不出意外,这家人大概不会再溺毙女婴了,至少得再生一个健全的女儿做大保姆,然后再拼一个儿子传宗接代。

“小妹妹,你受伤那天都看到了什么?跟哥哥说,不要怕。”

女孩看得出来并不太聪明,可能跟长期生活在这种父母阴影下有关系,女孩咬着手指,寻思了半天说了一句,“好大的黑乌鸦。”

“你不用按照大人告诉你的话说,你看到了什么就说什么,我会相信你的。”

女孩紧咬手指,突然蹦出一句话:“它说它是妹妹!”

话音刚落,宋映白就听天空传来一阵扑棱棱的杂音,抬头一看,就见这家院子外树叶掉光的大树杈上不知什么时候,沾满了一只只怪鸟,足有上百只。

不过体积都不大,每一个只有麻雀那么大点,可是当它们结对出现的时候就很吓人,尤其每一只鸟都直勾勾的盯着他们看的时候。

宋映白马上反应过来,立刻夹起女孩冲进屋内,一脚踹开里屋的房门,也不管那做饭的妇人如何喊叫,跳上炕,打开一个装衣服的大木箱子,将里面的衣裳杂物全掏出来,将女孩放了进去。

就在他关上箱子盖的瞬间,近百只黑鸟已经冲破了窗户飞了进来,径直扑到木箱子上。

尖锐的鸟喙如同雨点一般的落在箱子盖上,发出毛骨悚然的哒哒声。

里面的女孩眼睛虽然看不到,却能听到,吓得惊声尖叫。

而妇人见状,尖叫一声撒腿就往外跑。

宋映白正要朝那鸟群斩去,刀才举起来,上百只小鸟忽然开始融和,像一堆软蜡被渐渐塑形一般的,慢慢变成了一只黝黑的大鸟,足有成年鹤那般大,鸟喙狭长锋利,如刀片一般闪着寒光。

它站在箱子上,仰起头再重重的落下,一声脆响,就将木箱盖子啄出了一个洞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