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94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“啊——啊啊——娘——”女孩失声尖叫:“娘——救我——”

宋映白回过神来,照准鸟脖子重重劈下,如同砍到蜡烛一般,不费吹灰之力就斩断了鸟头,但那鸟头落到箱盖的瞬间,仿佛受到了身体的召唤,滚到了鸟爪的跟前,重新融和了进去,而原本断头的位置,又冒出了一个鸟头来,眨巴眨巴眼睛看向宋映白。

突然这时,就见程东一冲进来,手里拿着灶坑里的一根着火的柴火,不偏不倚杵到了鸟尾上。

黑鸟好像并没有被烫到,只是脖子旋转了一周,盯着程东一看了看,继而突然跃起,利爪朝他扑去。

“快跑!”宋映白大叫,挥刀又朝黑鸟砍去,这一次,他慢了一拍,叫黑鸟飞了出去。

程东一就见黑鸟迎面朝他扑来,说时迟那时快,一闪身跑到了门外,转身就把屋门给关上了。

咚的一声,两双鸟爪抓到门板上,暂时被困住。

而这时,宋映白趁着鸟拔脚的时候,拿起炕上的棉被,从后面猛地盖在它头上,然后将一旁的桌子掀翻砸到它身上,又狠踏了几下。

“哇——哇——”棉被下,忽然传来婴儿的哭声,凄厉恐怖。

宋映白知道是这妖怪在博取同情心,“你有气朝你爹娘撒,为什么要害你姐姐?”

猛地,棉被下的异物感消失了,宋映白感到脑后生风,一回头,果然一双利爪出现在他眼前,与他近在咫尺。

他忙抓住两只鸟腿,不叫它们伤到自己,在它咄咄逼人进攻的时候,不停的后退,等退到墙边再无可退的时候,怪鸟咕咕阴笑了一声,“凭什么她能活,我不能?”仰起脖子,尖锐的鸟喙高高提起朝宋映白啄下。

而宋映白此时脖子一缩,那鸟喙刺进了他头上的墙壁中,将黄泥墙啄了一个洞。

他怒道:“你们都是受害者,为什么还要自相残杀?”

它不慌不忙的拔出嘴巴,再次朝宋映白刺来,宋映白气喘吁吁,心想这一次不知能不能躲过去了。

这时候程东一再次冲进来,上去用两只手锁住了鸟脖子,使劲一抻,鸟脖子不仅没断,反而跟软泥一样被抻得细长。

“天啊,它是什么妖怪?”

这时候鸟怪叽里咕噜乱转的眼睛,引起了宋映白的注意,对啊,鸟啄孩子的眼睛,那么眼睛会不会是它的破绽。

二话不说,暂时放开鸟腿,从靴靿中拔出短刀,照准鸟眼睛扎去。

黑鸟发现利刃是朝自己的眼睛来的,大惊失色,两只利爪疯狂乱蹬,去抓宋映白,想要阻止他的行为。

宋映白顾不得那么多,抬起左臂稍作抵挡,右手已经横穿了鸟头,利刃从它的右眼进去,从左眼穿了出来。

怪鸟浑身痉挛,身子如烂泥一样软下来,程东一忙将它扔到了地上,转眼间鸟尸化作了一滩污血。

宋映白盯着污血,就怕这怪鸟在从污血中复生,待了一会,不见有任何异样,污血仍旧是污血,他才单手扶墙喘气。

程东一则腿一软,坐在地上,心惊胆战的道:“这是什么鬼东西啊?”

宋映白刚想说话,此时就听院外吵嚷,这家的妇人和男人带着几个邻居跑了进来,“在哪儿呢?妖怪在哪里?”等他们进了屋,见了满地的狼藉,不解的满屋看,“不是说有一只鸟妖吗?在哪里?”

宋映白指了指地上的污血,“已经死了。”

“真、真的?”那妇人做上前啐了一口,然后哭天喊地的道:“哎呀,我的家啊,本来就没几样家具,现在都毁了,以后可叫我怎么活呀?”眼睛不停的瞄宋程两人。

程东一不耐烦的摸出一块碎银子,扔到她身上,“别嚎了。”

宋映白绷着脸呵斥道:“你还有脸哭?”

这妇人被骂得一愣,其他人更是不敢说话。

“还有你。”宋映白横眼看那男人。

男人惶恐的向后躲了躲。

宋映白便开始了即兴发挥,“你们知道这鸟是什么来历?它亲口说,你们的女儿们在地下告了你们一状,阎王大怒,让你们断子绝孙,无儿无女,你们这女儿的眼睛被取走只是警告,结果你们一点不知悔改,反而连仅剩的女儿也虐待,于是阎王便让它来取走她的命,叫你们以后瘫在床上,连个说话倒水的人都没有。

而且你不积阴德,上刀山下油锅的酷刑都在未来等着你们呢。不光如此,只要你们再敢犯戒,照样再派使者来,到那时不光是你们的女儿,连你们的狗命也拿走!如果你们积德,还有可能再有个一儿半女。”

众人面面相觑,也不知宋映白说得是真是假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把你们女儿从箱子里抱出来啊,难道你真想一个孩子也不剩了吗?!”宋映白冷声道。

那妇人想了想,忙上炕开箱,将已经哭断气的女儿抱出来,“娘、娘在这儿呢,别哭了别哭了。”男人也靠了上去,摸了摸孩子的脸颊。

宋映白拽起程东一,挤开看热闹的众人,出了院子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