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98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今天,他不用去保护驸马,按理是该去锦衣卫衙门坐班,可是当他路过一个已经开门的酒楼的时候,站在门口犹豫了下,大步踏了进去。

拍了一块银子在柜台上:“雅间,给我上最烈的酒!”

掌柜的见宋映白的打扮,哪敢说不,对他牵着的那条狗也不敢有微词,忙笑道:“您二楼请。”便在前引路,“要说这烈酒啊,正巧我们最近从罗刹国商人那里进来一批酒,那真是喝上一口就醉翻人啊。”

他坐到雅间内,又拍出一块银子,“有什么好菜直管上,酒要最烈的!”

因为是早晨,除了他之外,还没有别的食客,酒菜上来得极快。

那酒,无色无味,看着很不起眼,宋映白此时只想独酌几杯放松放松心情,便猛地喝了一口。

这一口下肚,只觉得从嗓子到胸腔辣了一路,烧灼感强烈。

“……好,够劲儿!”宋映白一拍桌,又喝了一口。

有什么不好的情绪,能解决的就一招——憋着。

就像面对黎臻也是这样,对方发神经,不服是吧,憋着。

父亲把他过继给从未谋面的伯父,不愿意是吧,也得憋着。

反正没人考虑他的情绪和想法,想把他怎么着就怎么着。

他能做的也就是在这里喝闷酒了。

幺零幺见他喝得脸颊泛红,担心的咬了咬他衣摆,示意他别再喝了。

宋映白一指它,“狗砸,你不是喜欢咬日历么,来,我给你银子,去买黄历扯着玩吧,别再这儿烦我。”说着摸身上,这一摸不要紧,才发现,身上带的两块银子刚才都给掌柜的了。

这麻烦了,没法结账。

宋映白不喜欢赊账,对幺零幺道:“……你去我办公的地方……抽屉里有银子,你拿了,就赶紧回来……不许回家去取,知道吗?!”不想惊动哥哥,让对方知道他在这里喝闷酒。

幺零幺对这酒鬼无奈了,一边摇头一边下了楼。

而宋映白喝得脸颊上绯红了一片,头昏脑胀的又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——

黎臻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作茧自缚,宋映白递交的文书上明明有血迹,但是他又只字不提受伤的事情,这叫黎臻很是担心。

可惜担心也没办法,当初说了,不让宋映白来见他,所以也不知道他伤成什么样子了,又不好意思派手下的人打听,只能自个郁闷。

就这么从接到宋映白文书时候的白天,烦躁到了晚上,又从晚上烦躁到了翌日清晨。

用过早饭,让丫鬟伺候着穿好飞鱼服,系好鸾带,戴正乌纱帽,他沉着脸出了门。

路过夹道的时候,他看到管家嬷嬷在打一个小丫鬟的耳光,扇了一个不解恨,反手又抽了一巴掌,打得那只有十来岁的小丫鬟直掉眼泪,却不敢哭,正巧黎臻路过,怯生生的看着他,像在求救。

“你还敢乱看!”嬷嬷见黎臻路过,不敢在他面前动粗,直横了小丫鬟一眼。

敬国公府出了名的宽待下人,尤其黎臻见惯了血淋淋的酷刑,所以更不愿意家里也动辄罚人,于是不满的出声过问,“怎么了?”

“回少爷,这小丫鬟在自己被褥里藏针,还诬陷是同住的另外两个丫鬟干的,被揭穿了,还不承认,老奴一气之下,才动手教训她。”

黎臻道:“行了,别再打了,品行不好的话,就别让她在内宅伺候了。”

“不是啊少爷。”小丫鬟一听要被送到外院去,忙跪下道:“玉红本来是奴婢的朋友,后来绿珠来了,她就和她好了,全是绿珠那丫头在中间挑事!对了,她不止一次当着别人的面说,不喜欢奴婢,觉得奴婢爱抢活干爱出风头,现在她俩联合在一起挤兑奴婢,受诬陷的是奴婢。”

嬷嬷将这丫鬟从地上揪起来,“你这丫头,少爷哪有功夫掰扯你们那些破事,还不快闭嘴。”

没想到黎臻在听到“喜欢”两个字的时候,突然一怔,“她说不喜欢你?那你……喜欢她吗?”

这丫鬟虽然不知道黎臻是什么意思,但马上替自己辩解,“奴婢也不喜欢她,她来了,将奴婢原本的朋友玉红给抢走了,玉红原本跟奴婢最要好。被褥里的针就是放的,结果却倒打一耙,说是奴婢自己搁的,想诬陷她们。”

黎臻怔了怔,他觉得他想到了什么,“……你喜欢的是你朋友玉红,后来绿珠来了,把你的朋友抢走了……所以你讨厌她。”

小丫鬟不停的点头。

仿佛蒙了水雾的镜子,此时拂去上面的水雾,露出了原本光洁照人的镜面,黎臻瞬间豁然通透。

对啊,他是喜欢宋映白,可这小丫鬟还喜欢她的朋友玉红呢。

一定是这样,他把宋映白当做了他第一个朋友,难免会看宋映白的其他朋友,比如程东一,不顺眼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