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04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那么采枫呢……

算了,不管宋映白什么样,他喜欢的是他可以成为朋友的素质和品德,这些并不重要。

……

反复思考了一个时辰后,黎臻决定明天等宋映白醒了,直接问他。

如果宋映白不是断袖,那……那当然好了…

如果宋映白是……

……嗯……他爱是就是,反、反正他不是!所以也不要紧。

他打定主意,明日问清楚,正准备就寝,忽然听到窗外传来了轻微的趟过草丛的声音,并正在慢慢地接近窗户。

他一下警惕了起来。

黎臻看了眼熟睡的宋映白,目光不善的看向窗外,不管你是谁,你都不能打扰他休息!

第42章

为了通风,窗户没有关严,留有一条缝隙,草丛中的摩挲声停止后,一只短肥的惨白小手从窗缝伸了进来,熟练的撑起整扇窗户。

躲在暗处的黎臻借着月光,看到了手的主人,这是一个木桶高的侏儒,短手短脚,脑袋倒是不小,他两条小短腿一拐一拐的迈着,蹑手蹑脚的来到衣架前,踮起脚,将衣裳扯了下,放在地上轻轻的拍着,好像在找什么东西。

忽然,他发现床下地铺的位置没有人,他大惊失色,忙惊恐的转头,迎面而来一个鞋底。

面门这一脚,直接将他踹翻,脑袋磕到地上,昏死了过去。

宋映白迷蒙间听到重物到底的声音,翻了个身微微睁开眼睛,看到黎臻朝他摆了摆手,示意他继续睡,他便没管那么多,再次翻身,背对着他进入了梦乡。

黎臻找个跟绳子将侏儒捆住,倒吊在房梁上,确定他逃不了,自己才睡下。

翌日,宋映白醒来后,一翻身,就见黎臻坐在面前的桌子后面正看着他,他忙一骨碌坐起来,“你醒得这么早?”

“习惯了。”黎臻说完,瞅了眼右侧,“这东西你认识吗?”

宋映白顺着他的目光一瞧,就见房梁上倒吊着一个捆成了粽子的侏儒,整体也就他小腿那么长,头发稀疏,仔细一看,仿佛能看到惨白皮肤下青色的血管,五官肥大,看不出具体年纪,但给人的感觉相当不舒服。

宋映白忙下了地,走近看这侏儒,“昨晚上捉的?”

“没错,我猜他想偷你的银子。他昨晚上鬼鬼祟祟的进来,直接到衣架上摸你的衣服。”

宋映白这一路上没露过财,勉强的说得话,就是昨晚住进这里时显露过一次。

他皱眉,“那肯定是这个驿站里的人监守自盗。看他这模样,显然不是驿卒。”

“那就是驿卒的亲戚。”黎臻顺手抄起桌上一个茶杯盖丢在了侏儒身上,“我知道你醒了,要么说出幕后主谋,要么我就烧死你。”

侏儒吃痛,缓缓睁开了鼓囊囊的大眼睛,他的眼睛跟青蛙一样,向外凸。

宋映白道:“我们说到做到,一会将你打晕带出驿站,找个野地,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。”

侏儒瘪了瘪嘴巴,眼泪倒流到额头,“……我、我说……是一个驿卒……”

黎臻起身将他解下来,“那好,带着我们去指认。”提着侏儒背后的绳索,打开门。

宋映白忙道:“等我一下。”将衣架上的衣裳穿好,一边系着腰带一边跟上了黎臻的脚步。

一楼有个吃饭的小厅,此时有几个驿卒在清扫,看到黎臻他们,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儿,惊讶的看着他们。

“这是个窃贼,我相信指使他偷窃的人就在你们之中。”黎臻说完,将侏儒从他们每个人面前走过,挨个测试,“当然如果找不到主谋也没关系,大不了将他交给官府,他这个样子,在牢狱里会遭到什么对待,想必主使的人心里有数。”

“你是怀疑我们身为驿卒,监守自盗?”一个最年轻的驿卒气道:“没凭没据的,凭什么这么说?”

黎臻另外一只手从腰带中摸出锦衣卫的牙牌,亮出来给众人看,言下之意,凭这个。

昨晚上只知道这两人是公差,却不知道真实身份是京城来的锦衣卫,这可万万惹不起,一时间所有人都噤若寒蝉,不敢再说话,全听这两位发落。

黎臻对侏儒道:“这里有指使你的人吗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