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07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宋映白一听,猛地回头,直盯着杜十娘看,他就说李甲这名字这么耳熟,原来是背叛了杜十娘的世纪渣男。

想到这里,他又看了看杜媺的包袱,心想难不成百宝箱就在那里面?如果侏儒知道,肯定去偷她,说不定也不能翻车了。

正看得起劲,后脑被人用筷子轻打了一下,他这才转过头来,不解的看黎臻。

“别看了,一会杜媺骂你登徒子,看你怎么下台。”黎臻试探着问,“你对美女有兴致?”

“也不是所有都有兴致。”杜十娘可是名人,今日目睹,名不虚传,只是她有她的命运,令人唏嘘。

“……”黎臻所有所思,看来他应该不是断袖。

吃过饭,两人继续赶路,整理马鞍的时候,正好看到李甲与杜十娘出门来。

宋映白看着鲜活俏丽的杜十娘,心想毕竟是入过课本的人物,好歹送给她几句话吧,于是自喃般的大声道:“两条腿的狗不好找,两条腿的男人满街跑,遇到王八蛋就再换一个,有钱有貌,还愁没人爱么!”

说罢,翻身上马,一手勒马缰,一手打马,“驾!”驰了出去,留下其他人愣在原地。

李甲和杜十娘自然是一头雾水。

黎臻更是莫名其妙,宋映白你怎么回事,刚才说得是什么鬼话?!

第43章

宋映白骑马跑了一会,停下来原地等待黎臻,不管他刚才的话,杜十娘听进去没有,反正他只能帮到这里了。

等了一会,看到黎臻打马追了上来,“你怎么自己先跑了?”

宋映白说完刚才那几句话,自己也觉得有点尴尬,所以赶紧跑了,他打着哈哈道:“我先来探路。”

都是官道,你探什么路,黎臻瞟了他一眼,行啊,你说探路就探路吧。

两人继续前行,等到晌午的时候,下马休息,放了两匹马在附近吃草,他俩则找个棵大树,依靠着树干吃起了干粮。

跑马的时候可以不说话,现在吃饭不闲聊,免不了尴尬。

宋映白搜肠刮肚的想,要不要讲个笑话缓和缓和气氛,但又怕讲不到黎臻笑点上,变得更尴尬。

算了,食不言寝不语,不说话只吃东西挺好的,他刚这么想完,就发现黎臻一边吃东西,一边不时拿余光瞟他。

宋映白脸皮厚,就是不抬头做眼神接触。

黎臻有一肚子的疑问想问他,而现在又是个好时机,他本打算先聊聊家常,然后自然的切入想问的话题,但是宋映白却一直低着头,好像没有交流的意思。

如果这样,就别怪他太直接了,其实拐弯抹角也不是他的风格,他审讯的时候,一向是直来直往的,“宋映白,我问你一件事,你如实回答我。”

宋映白本来正含着一口水,听了黎臻这话都没敢往下咽,抬头郑重的点头。

结果就听黎臻道:“你是断袖吗?”

“咳!咳!咳!”宋映白差点一口水呛死,黎臻见状,赶紧过来给他拍背,“要不要紧?”

宋映白引袖擦去嘴角的水渍,皱眉认真的答道:“不是!”然后不满的反问,“为什么问我这样的问题?”

这属于个人隐私了吧,就这么直接问了出来,还挺冒犯的。

“就是觉得你刚才说的话很奇怪,什么两条腿的男人满街跑,不行就换一个……”

原来是自己刚才的话让黎臻误会了,宋映白尴尬的苦笑,“其实那几句是说给杜十娘听的,我觉得她跟李甲不是一路人,而教坊司的人就算赎了身,能不能进李家的门,都是问题。如果李甲不接受她,我怕她寻短见。于是就说了那几句话,希望说者有心,听者也有心吧,如果以后真遇到困难,想开点。”

黎臻轻笑,“想不到你还想救风尘,你对杜十娘有意思?”

“没有没有,就是尽我所能的管点闲事而已。”

黎臻见宋映白被质问并没有气急败坏,可见他心里确实是坦荡的,便将自己另外一个疑问也问了出来,“伺候你的采枫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他啊,是我大伯送给我的。”宋映白暗暗叫苦,他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黎臻会对他看不顺眼了,原来以为他是同性恋,严格来说这属于职场歧视,但他没地方维权,只能尽可能的解释,“他是个能干的仆人,做饭好吃,绣工也好,对我来说足够了,至于别的,我没多想。”

难怪那天一见到采枫,黎臻一瞬间就变脸了,原来还真像采枫说的,是他的原因。

啧啧,原来黎臻是个恐同的直男癌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