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08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黎臻道:“……是我错怪你了。”

宋映白对他俩现在的地位差距仍有清醒的认识,忙给黎臻递台阶下,“没关系,我理解我理解,做咱们这行,时常一起外出,如果我是断袖的话,一起出门的确太别扭,你之前对我反感也是应该的。”

黎臻闻言,不禁油然而生几分愧疚,他误会了宋映白,他还这么善解人意,“……总之,这件事是我做得不好,以后不会了。”

宋映白松了一口气,朝他笑道:“原来之前看我不顺眼是这个原因啊,我还纳闷呢,你怎么无缘无故的对我发脾气。”

说完,他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,似乎时间点对不上,黎臻对他忽冷忽热,好像在见到采枫之前就开始了。

如果顺着断袖这条思路进行推测的话,他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,脱口而出,“……不是有人造谣咱们两个有什么关系吧?所以在见到采枫之前,你也故意疏远了我一段时间。”

黎臻心里咯噔一下,宋映白这小子太聪明了,故作镇定,“毕竟他们不知道你在路上救过我,对于我为什么提拔你,想不出别的理由,只能往这边想。”

宋映白无奈的苦笑,“造谣一张嘴,辟谣跑断腿,真叫人无语。”

如果是这样,他有点理解黎臻了,人家名声还是不错的,就因为提拔了自己,弄得闹出了绯闻。

他就算了,谈不上什么家世,黎臻出身敬国公府,爱惜名声也是应该的。

黎臻见宋映白如此豁达,想想自己之前的纠结,不由得也想发笑,尤其想笑自己庸人自扰,“后来我冷静了,觉得这件事其实挺可笑的,咱们是朋友,我对待你和别人不一样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宋映白暗暗挑眉,你是听到我被过继给户部侍郎的消息,才觉得咱们可以做朋友了吧。

黎臻见他没吭气,往他身边一凑,手臂勾着他的脖子,半开玩笑的问道:“咱们是不是朋友?”

“是是是。”宋映白也以开玩笑的口吻道:“你要是勒死我,你就要失去一个朋友了。”

黎臻将他放开,只觉得心情舒畅,一直压在心里的石头全被搬开了,说不出的轻松,于是也有心情跟宋映白闲聊了,“对了,你刚才说采枫是你大伯送给你的,你大伯为什么要送给你一个男仆?”

宋映白拧开水袋,仰头喝水,轻描淡写的道:“大概是想拉近父子感情吧。”

黎臻听不懂了,“他不是你伯父么,怎么说拉近父子感情?”

“因为我被过继给他了啊。”宋映白眨眨眼,“你不知道么?”

黎臻暗骂楚丘,宋映白被过继出去,可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他怎么也不向自己报告?!

他摇头表示不知道。

宋映白吃惊之余,无奈的道:“就是前几天的事情,我大哥突然来找我,还给我带来一个从没见过的大伯,并且告诉我被过继给他当儿子了。”

“瞒着你?”黎臻心说道,这什么爹啊,跟自己那失踪的老爹都一样差劲。

宋映白冷然道:“可能是为了我好吧,毕竟我大伯是户部侍郎,我过继给他,不吃亏。”

黎臻恍然大悟:“你大伯是宋俞业对不对?原来你们不光是同姓这么简单,还真是实打实的亲戚。”

看黎臻的样子不像是装的,而且他没必要伪装,宋映白心说道,难道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过继了出去,想和自己做朋友,不是因为他是户部侍郎的儿子,而是真的。

黎臻微微咬唇,仔细琢磨了下,难道宋映白肚子喝闷酒,不光是因为驸马一事,还因为过继?

他轻叹一声,胳膊搭在宋映白肩膀上,安慰道:“你要换个角度想,你就当做有两个父亲,这还不好吗?”

宋映白早就猜到黎臻无父无母,在他面前不能瞎矫情,“你说得对。我已经想通了,不会再纠结了。”

黎臻朝他颔首,“这就对了!以后不管发生什么,你要是觉得自己一个人承受得辛苦,就跟我说,咱们是朋友么,自然要互相分担忧虑。”

宋映白抬眼,正对上黎臻的眼眸,他的眸子比一般人的要淡一些,呈现淡淡的棕色,清澈透明,再加上他真诚的目光,宋映白不由得再次感慨,黎臻不抽风的时候,人确实挺好的。

宋映白心想,既然黎臻主动跟他示好,他也不能扫兴:“我会的,不过,真到了那个时候,可别嫌我烦。”

黎臻听了,觉得心里满足极了,有朋友的感觉真不错。

两人都觉得解开了自己的心结,心情都很好,将剩下的干粮吃完。

黎臻先站起来,朝宋映白伸出手,“走吧,今夜就能到目的地。”

宋映白勾住黎臻的手,让他拽自己起来,“咱们先去谁家的坟地,虽然彼此它们离得也不远,但还是定下来先查看其中一家吧。”

“去李家的。”黎臻道:“我认为,盗取风水一事,很可能是真的,那么李家或许比翟家的坟茔本身更值得一查。”

“我也是这样想的。”宋映白道:“罗刹鸟的眼睛是弱点,咱们就攻击眼睛。”

黎臻顿了顿,笑道:“你放心吧,我有办法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