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12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不过酒过三巡,聊起天来,倒也不觉得冷清了,韩榕不是外人,就将发生在翟家身上的事情也跟他说了。

韩榕眯起眼睛思忖,“风水真这么厉害?盗风水能盗个驸马出来?”

“但是反噬起来也很厉害。”宋映白抿了一小口酒,“我觉得自打上次地震,将墓穴震出了裂纹,这个风水局就破了,李家的人能遇到我和黎大人,多少意味着他们开始走好运了。而翟永呢,眼睛红得跟妖怪一样,驸马做不成不说,这辈子怕是也好不了了。”

盗来的东西,终有还回去的一天。

黎臻道:“罗刹鸟是怨气化作的,想要赶尽杀绝实在太耗费精力,还不如换个驸马来得容易。翟家好几代前就开始盗取别人家的风水,也难怪查不到。这也给之后选驸马提了个醒,要更加谨慎。”

“对了,咱们遇到的那个可以化作人形的罗刹鸟,就是头发里都是眼睛那位。”宋映白提起来,心有余悸,幸好他没有密集恐惧症,“她说的九代洗女是什么意思?”

韩榕道:“这个我知道,就是说祖宗的风水只保护儿子,不保护女儿,如果将女儿留下养大,嫁出去的时候,会带走娘家的运势,让儿子们受损。于是为了防止带走运势,女儿们都不留,俗称洗女,而且要持续九代。”

宋映白觉得恶心,“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。就算担心女儿出嫁带走运势,大不了招个上门女婿,身为人,怎么舍得杀自己的骨肉。”

韩榕苦笑道:“有儿子的情况下,哪有招上门女婿的,别人会笑话的。”

宋映白仗着自己多喝了几杯,加之也没外人在场,笑道:“我以后就这么做,小两口放我眼皮下面,敢欺负我闺女,就揍死那混账。”

一番话引来了其他两人的笑声。

“别胡说了你,快吃两口菜吧,这么光喝酒,又该醉了!”黎臻笑道。

宋映白低头夹了几筷子菜,放进了嘴里,这时候就听韩榕道:“翟驸马这件事忙完了,也快入冬了,应该能清闲一段日子了。”

每年都是开春最忙,进入冬季,散漫起来,都等着过年,有什么事都等着来年再说。

“是啊,能轻松一段日子了。”黎臻感叹,“今年可真够累的。”

宋映白心想,今年是他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一年,如果他以后能够步步高升,那么他要称今年为发迹元年。

大家推杯换盏,喝得尽兴而归,宋映白结了账,将黎臻和韩榕送上马后,自己沿着大路往家里走去。

他因为喝了酒,浑身热乎乎的,脸颊发红,鼻尖微微出汗,凉风一吹,后背有点凉意。

要不然,自己也搞一匹马骑一骑?

不行,还是算了吧,貌似没看到百户职位的人骑马,自己就算有钱置办还是低调点吧,尤其刚过继,在伯父面前留下奢侈的印象就不好了。

回到伯父家,远远就看到门口有几辆马车和轿子停靠,进门朝下人一打听,原来是伯父之前在京城做官的同窗们来拜访了。

做文官的从参加乡试就开始积攒人脉,同窗同科同乡,总之竭尽所能的拉关系,编织一张人脉网。

宋映白一回到家,就有下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宋俞业,很快有丫鬟来找他,让他过去上房一趟。

宋映白到了伯父的院子,一进上房的门,就看到里面坐着几个和伯父年纪相仿的男子,都保养得富富态态,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官员。

宋俞业起身笑着拉过宋映白,朝在座的人介绍道:“我宋某人也是有儿子的人了,来,映白,见过你的叔叔伯伯们。”

在座的人纷纷道贺,接着将宋映白一阵猛夸,听得宋映白差点相信自己真这么优秀了。

宋俞业介绍一位,宋映白就拜一位,一圈下来,才将腰直起。

“诶,我有个远房侄子也在锦衣卫任职,哪天介绍你们认识一下。”其中一个人道,明显想让小辈也交好。

宋映白客气的道:“还请叔叔引荐。”见不见再说,先应承下来,场面上过得去再说。

“贤侄仪表堂堂,一表人才。我听你父亲大人说,你好像还没有婚配,叔叔回家跟你叔母说一声,给你物色一门好亲事。”

宋映白刚入职,又才过继,需要适应的事情还有很多,可不想被婚事再牵绊精力。

而宋俞业好像发现了儿子的顾虑,笑着回绝道:“不急不急,他还年轻,过段日子再麻烦你们不迟。”

见宋俞业这样表态,其他人也就不多说什么了,说笑着岔开了话题。

这里没宋映白什么事儿了,打过招呼,他就先退下了,回到了自己的院子。

身为宋侍郎家的继承人,宋映白除了采枫外,另外还被配了四个大丫鬟和四个小丫鬟,全都在他院子里伺候。

宋映白虽然想要人帮忙料理他的生活起居,但也不想这么多人在眼前晃,但是这些丫鬟是伯父命人安排的,他不好拒绝。

连带着幺零幺的待遇都好了,成为了一条“贵宾犬”,吃的用的,生活水平再上一个台阶。

宋映白是昨天半夜才回到的京城,今天赶早又去了成恩侯府,之后又和黎臻他们对饮,现在终于有时间好好休息一下了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