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13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“可累死我了。”宋映白双膝一软,往床上一趴,动都不想动,脑子也放空。

“少爷,奴婢给您脱靴子。”一个丫鬟上前。

“不用了,你们都下去。所有人,采枫你也是。”宋映白坐起来,朝趴在门口的幺零幺道:“你进来。”

幺零幺迎着其他人走了进来,蹲在宋映白床前。

确定人都走静了,宋映白起身坐到书桌前,将笔墨纸砚一一列好,道:“笔代表伯父,墨代表我大哥,纸代表采枫,砚代表其他人,你说说看吧,我不在的这几天,谁有问题?”

幺零幺瞅着他,摇了摇头。

“谁都没问题?”宋映白心说,是不是你搜集情报的能力不行啊。

幺零幺点点头。

宋映白默然,其实他应该高兴才对,没有问题难道不是一件好事么,“那好吧,你记得这几样东西代表的人物,如果哪个有问题,你就把哪个东西叼到我床边去,我回来一看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幺零幺郑重的点点头。

宋映白看它的样子,不由得想苦笑,自己在这个家里居然一个信任的人都没有,要依靠一条狗。

宋映白的大哥宋映飞这几天一直在京城逛街,买了一大批好料子和特产带上,期间还凑热闹看了一次砍头,当时就吐了,回来恶心了一天没吃下饭。

他踏上归程的前一天,到宋映白房间里告别,“我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京城,家里那边我也照顾,可能一时也走不开。如果你有时间,记得回去看我们一眼,其实爹娘还是舍不得你的。”

宋映飞取出一个红布包裹的东西,一层层打开,里面是一个银制的长命锁,因为被长久佩戴的原因,锁链磨得铮亮。

宋映白身为一个十几岁才魂穿来的异世人,根本不知道有这个长命锁的存在,但是此时看到,内心还是不由得泛起一丝温柔。

他捧在手心里,笑道:“这是我小时候戴的吧。”

“你啊,整天就知道淘气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宋映飞苦笑:“这是爹娘叫我带给你的,这一次和户部侍郎成了亲戚,咱们家在地方上的日子就更好过了。你也是,有这么一大块踏板,要好好争气。”

宋映白放下长命锁,叹道:“大哥,我是武官,又不是进士出身,助力是有的,但肯定没那么大。”

“怎么会没有,你的父亲现在是户部侍郎,那么未来的岳父能差了么。”宋映飞道:“瞧我,怎么越说越功利了。映白,我发现你真是跟我们不一样,胆识过人,你靠你自己也不会差的。”

“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。”

宋映飞赞赏笑了笑,“时候不早了,我该休息了,明天还要赶路。”

等他走了,宋映白将长命锁包好,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放起来。

第二天,宋映飞结束了短暂的上京游,带着给父母兄弟们带的京城礼物,动身离开。

宋映白特意请了一天假,送他到城门外,才转身回去。

他现在名义上的父亲是户部侍郎,很快,他就感受到了官二代带来影响——他被提拔的合理性找到了。

有传闻,黎臻提拔他是因为看在他爹的面子上,他严重怀疑这个消息是黎臻放出来并扩散的,用来消除他俩的“绯闻”。

行吧,被传靠爹,总比被说成靠男色强。

宋映白认了。

这一日,晌午的阳光正好,宋映白和房家墨出门吃饭,留下傻睡的幺零幺看屋子。

幺零幺被尿意迫醒,不情不愿的打了哈欠,用嘴巴顶开屋门,悠闲的朝厕所走去。

它解手可不能像别的狗那样找个旮旯,必须去厕所。

现在,整个锦衣卫衙门差不多都知道它是宋百户的狗,而且也不咬人,所以看到它,也没人把它当新奇,它堂而皇之的来到厕所,找了坑位正要抬腿。

就听两个人聊天走了进来,声音很小,一般人听不到,但它不一样,灵敏的听觉保证一定范围内的任何动静都逃不过它的耳朵。

“没想到宋百户居然是宋侍郎的儿子,难怪黎佥事会提拔他。”

“可这日子对不上啊,宋百户可是两个月前就被提拔了。”

“你傻啊,黎大人的消息灵通,肯定早就知道了。”

“看不出人家原来有个做侍郎的爹,啧啧,羡慕不来。”语气酸溜溜的道:“可是,既然爹是侍郎,怎么不去读书,却跑来做锦衣卫。”

“听说这爹不是亲生的,宋侍郎其实是他大伯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