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14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“啊?!诶,慢着慢着,就是说宋侍郎没儿子,所以才过继了宋映白?”语气压得更低了,神神秘秘的道:“你还记得宋映白之前的传闻吧,有人说他跟黎佥事怪怪的,你说宋侍郎是不是也……所以才没儿子?”

“不许胡说啊你,舌头不要了?!”惊恐的四下看了看,幸好没有其他人。

就在他们庆幸没有其他人的时候,就见一条黑点子狗呲着牙走出了坑位。

它愤怒的呜呜叫,来到两人面前,它现在也算名犬,都认得他,这两人也不例外。

狗就没关系了,听不懂人语也不会把他们的话外传,两人一下子哼笑了出来。

“呦,这不是宋百户的狗么?你怎么在这里,来吃屎啊?”见四下无人,其中一个人抬脚往幺零幺肋骨上踩了踩,笑道:“正好,那你就去啊,要不要我帮你。”

幺零幺呲牙,趁着人抬脚,猛地扑过去,一口咬住这人腰间的荷包,再一扯,就见铜板和散碎银子四处迸溅,滚了满地。

它则趁此机会,夺路而去,就听身后那人心疼的喊:“天啊,这叫我怎么捡啊,都脏了!”

幺零幺一路狂奔,身后的两个人则气急败坏的追它。

眼看就要被追上,此时幺零幺突然看到宋映白和房家墨,看到救星,直接跑到宋映白身后,躲了起来。

而追它的两人猛地见到宋映白,立刻紧急刹住脚,差点一个踉跄。

宋映白认得这两人,是刑千户的随从,现在居然在追打他的狗,他感觉很不好,沉着脸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见躲不过,他俩决定恶人先告状,“大人,您这狗咬人啊,虽然我躲得快,但是荷包被咬烂了,钱洒了一地,您看。”说着亮出了被狗牙撕烂的荷包,将证据给宋映白看。

“所以你们就追它?”

“宋大人,我们就是想说,追它不是无缘无故的,事出有因,希望您明察。”

宋映白则指着狗肋骨上的鞋印道:“事出有因?这个就是原因吧。你们踹它,它才咬你荷包的吧。”

“这……”两个人的脸色立刻白了。

“要不要脱了鞋,比对一下鞋印?”

被撞见追狗,本就心虚,加上狗身上的脚印的确是他们刚才踩的,只觉得如芒在背,直滴冷汗。

“你们对我说谎,妄图隐瞒事实,我本该罚你们,但是俗话说得好,打狗还得看主人,你们能不看,但我不能。”宋映白冷声道:“滚下去!”

这两人赶紧低着头溜走了。

宋映白瞅着幺零幺,叹了口气,“不管怎么说,你是条狗,你攻击人,人家只会说你不对。从明天起,我不能再带你来衙门了。”

幺零幺愕然,呜嗷呜嗷的抗议了几句,但宋映白只是摇头,它也只能无奈的垂下了脑袋。

果然,从第二天起,幺零幺被留在了家里,其实之前宋映白一直带着它去衙门,是为了提防谢中玉。

但如今,他们住在侍郎府,谢中玉就是胆子再大,也不敢闯进侍郎府捉妖吧。

加之出了这样的事情,幺零幺被留在家中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起先它觉得落寞,心情差劲的趴在廊下,但后来猛地记起宋映白交代的任务,自己不能颓废,不如利用在家的时候,多多替他观察家里的情况。

想到这里,它溜溜达达的出了院门,没事在府里这里转转,

因为知道他是少爷的狗,也没人管它,十分自由。

“该吃饭了。”这时候采枫追上来,在小花园里将它拦住,“回去了,而且今天老爷有重要客人,平日里没客人怎么都好说,有人来了,你就别乱溜达了。”

幺零幺不想回去吃饭,掘强的仰头,采枫没办法,上来扯它的项圈,“听话。”

狗还是挺有力气的,加之采枫力气小,竟然相持不动。

突然间,采枫就发现幺零幺浑身僵硬,接着猛地一怔,挣脱了采枫的手,没命似的转身就逃。

“喂!”采枫不明所以,而这时,一个身穿绛衣的道士从她身边跑过,追了上去。

很快,他就抓着狗的项圈将它拎了回来,“哈哈哈哈哈,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,你居然在这里,简直是自投罗网!”

采枫上前道:“这是我们家少爷的狗,你放开它。”

这年轻道士虽然长得眉清目秀,但却表情极为凶狠,“你不过是个下人,而我是你们老爷的贵客,哪里有说话的份儿。”根本不理睬采枫的拦截,拎着毫无反抗能力的幺零幺往前走。

采枫眼见幺零幺任人宰割,急得原地一跺脚,向院外跑去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