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17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真叫人头疼。

其实宋映白想到了一个可以养活和保护幺零幺的地方,但是不敢开口。

“你既然醒了,就别在家里待着了,先离开再说吧。”

宋映白找来一个小被子,将它裹好,抱着它出了门,把它放下来,一起往锦衣卫衙门去了。

等要进门的时候,宋映白又用被子把它包了起来,捧着往自己的屋子走,到门口的时候,他趴在窗户喊了声:“房家墨,给我开门。”

很快屋里的房家墨打开门,“大人,您回来了,黎大人等了您一会了。”

宋映白一怔,走进屋果然看到黎臻坐在他的椅子上,桌子上摆着一个棋盘。

黎臻正低头喝茶,见他抱着一个东西回来,不由得皱眉问道:“这什么啊?”

宋映白将被子一抖,把幺零幺扔到了地上,“你挺沉啊,胳膊都酸了。”

“看来你从道士手里把它救出来了?”黎臻盯着这条丑狗看,越看越不顺眼,真不知道宋映白为什么待见这狗,什么品位啊。

宋映白拉过一把椅子坐下,叹道:“伯父弄了个道士在家烧炉子,正好那道士之前就看我的狗不顺眼,今天被他碰到,差点弄死。总之不能再在家里养了。可是它前两天又攻击了刑千户的随从,再叫人看到它公然溜达也不好,愁死了,我可拿它怎么办啊。”

黎臻闻言,没做声,默默饮茶。

宋映白眼神盯着桌上的棋盘看,但其实很想用余光看看黎臻的表情,他说这番话,当然不是白说话的。

他相信以黎臻的脑子,应该能听得懂弦外之音。

黎臻微微蹙眉,故作漫不经心的道:“……给程东一养不就成了。”

“不成,程东一家就一普通的民居,那个道士万一趁人不备跳进去把它抓走,怎么办?”宋映白道:“说来那个道士也是无理取闹,它不过是通人性而已,就断定它要成精,并加以迫害。”

“人家是道士,防患于未然也在情理之中。”黎臻明知故问:“不过,程东一家不行……你这条狗放在谁家呢?”

远在天边近在眼前!宋映白百分百肯定黎臻知道他想说什么,但他装糊涂,他也没法子挑明,这种事只能对方主动答应,否则除非脸皮特别厚胆子特别大,才能开口。

黎臻瞄宋映白,察觉到他纠结的小表情,忍住笑意,冷静的道:“这样吧,咱们继续晌午的棋局,如果你能赢我,这条狗就暂时放在我那家养。敬国公府总不会有人敢闹事。”

“真的?”宋映白眼睛一亮,晌午那盘棋局,他可是有相当的把握的,整盘走势都对他有利。

“我叫人把棋盘整个搬过来了,位置都没变过。所以,咱们继续下吧。是该我落子了吧?”说着,将棋子落在棋格上。

事关幺零幺的安置,宋映白马虎不得,在黎臻落子后,仔细琢磨,谨慎的落下了自己的棋子。

黎臻也不想让宋映白赢得太容易,免得露出破绽,好一番厮杀,才装作一着不慎,败下阵来。

宋映白开心的朝狗子笑道:“这下你有地方安身了。”他发现黎臻也露出了微笑,好像并没有因为输棋而坏了心情,趁热打铁,说起了幺零幺的好处,“它很通人性的,给口吃的就行,等那个道士离开我家,我就把它领回去。”

“宋映白,你要是想它,随时去我家看就是了。”

宋映白道:“那多不好意思,本来替我养狗就够麻烦的了,还要打扰。”

黎臻表示无所谓,反正狗也不是他来养,交给下人就是了,而且有这条狗在,还能把宋映白领到家里玩,怎么看都稳赚不赔,“哪有什么打不打扰的。不是说了么,你以后遇到什么麻烦就跟我说。”

宋映白笑着点头,“谢谢你。”

这时候幺零幺走上来,拿爪子扒了扒宋映白的衣摆,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。

宋映白摸了摸它的狗头,“我会去看你的,早晚把你接回来。”

黎臻在这一瞬间,对这条狗的讨厌度莫名的又上了一个台阶。

“那个道士绝对有古怪,眼睛贼溜溜的,看着很不正气。”宋映白道:“对了,他叫谢中玉,是龙虎山上清宫的。”

“上清宫?那里可了不得,当今圣上最宠幸的道士几乎都出自那里,尤其是陶真人冬至后,又要奉命上京了。所以,如果谢中玉真是龙虎山的道士,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宋映白就是嘴上说说,他现在没把谢中玉打一顿,就说明他对这家伙的出身确实有顾虑。

“……我就是说说。就算不是龙虎山出身,如今是我家的贵宾,我也不能怎么着。”

“别说这个了,还有点时间,再跟你下一盘。这一次,你可别想赢了。”

宋映白被刚才那一局培养出了自信心,“那可未必。”

——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