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20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宋映白见他不喝,重申,“这个水曾经救过我一个病重的锦衣卫同僚,您快喝了吧。”

宋俞业欣慰的笑道:“我的儿,为父真的没事了,休息几天就好了,你还有事要忙吧,先退下吧。”

宋映白一腔热情就这么轻易动被一盆冷水浇灭了,“这仙水,父亲如果用不着,我拿走了。”

宋俞业忙摆手,“不必,不必,为父还是会喝的。”

“那您好好休养,儿子不打扰了。”宋映白退了出去,临出门前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伯父。

等他走了,宋俞业将水袋拧开,面无表情的把里面的水全倒进了痰盂中。

宋映白跨出门的瞬间,听到了水流声,不禁一愣,但是目光一凛,低着头走了出去。

——

仲秋的天气,晚上气温已经很低了,尤其夜风一起,若是穿得衣衫薄,不消一会就被吹得透心凉。

但就在这样的低温中,宋映白一动不动的趴在屋顶的瓦片上,他为了不惊动下面的人,轻手轻脚的爬上来,足足费了差不多两刻钟,每走一片瓦都轻的像猫一样。

为了行动方便,他不敢穿得太厚,只穿了一层单薄的夜行衣,这会趴在冰冷的瓦片上,只觉得浑身透风。

但为了刺探情报,哪有不吃苦的,尤其还是为了自己的事情。

他以极轻的动作慢慢移开一块瓦,尽量在寂静的夜中不发出一点声响。

缓缓的,他慢慢看到了屋里透出的光亮,他将眼睛放到了缝隙中,窥探里面的情况。

屋子内已经设坛铸炉,乍看之下,跟一般道人的炼丹场所无异。

而谢中玉坐在丹炉前,丹炉内烈火熊熊,照亮了他的面庞,他盘腿入定,好似灵魂出窍了一般,一动不动。

拼耐心的时候到了,宋映白在屋顶观察着他,就看他下一步如何行动。

突然,有人敲门,宋映白呼吸一窒,身子放得更低,全贴在了瓦片上。

谢中玉出定后,睁开眼睛,起身开门,接着,宋映白就看到伯父走了进来。

宋俞业先巡视了一圈屋内,没发现异样,才道:“丹药炼得怎么样了?我这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怕是等不了很久了。”

“马上就要成了。”谢中玉自信满满的道:“不过,你的好儿子给你求了药,你为什么不吃呢?说不定真的能让你再顶一段日子。”

“我虽然只剩一年寿命,但选择在他面前昏迷,其实只是想麻痹他,让他掉以轻心罢了。而且他啊,只不过是个百户,整个锦衣卫里像他一样的蝇子小官何其多,他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神药。”宋俞业不屑的道:“再说他指不定安的什么心,给我一剂催命药也不好说。”

谢中玉附和着笑道:“也对,你死了,家产就都是他的了。”

宋映白在黑暗中,只觉得心脏冷得仿佛都不跳了一般,原来伯父是这样看他的,他和黎臻冒那么大风险弄的鲛麟水,得到的就是这样的评价,真是不识好人心。

他,已经仁至义尽了。

“他倒是想得美。”宋俞业冷笑道:“老夫辛苦一辈子积攒的家业,岂能落到他手中。”

“那是,一分一厘他都拿不走,哈哈哈。”谢中玉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,仰头大笑。

宋映白只觉得毛骨悚然,因为按照道理,他身强力壮,就算伯父没有痨病,根据生老病死的正常规律,他熬死他搓搓有余,为什么说他一分一厘都拿不走,除非他们肯定自己会死在伯父前面。

这时,宋映白突然听到自己前方的瓦片有响动,他一惊,慌忙抬头,就见两只猫正在互相追逐奔跑。

因为两只猫都是成年体型的肥猫,加上打闹,踩翻了一片瓦,弄出了声响。

而屋内的谢中玉也察觉到了动静,“什么声音?”

宋俞业同样警惕的看着屋顶。

宋映白移开的瓦片只有一条缝隙,他不认为他们会发现这点小孔洞,但是如果猫继续打闹下去,将他们引到外面察看屋顶,那就说不准了。

他忙解下自己的腰带,正好那两只猫打到他附近,他身体前探,挥臂用腰带狠抽了一下,正好打中一只猫的身子,那只猫喵的一声,跌下了屋檐。

同时他顺势一翻身,趴到了屋脊另一侧。

而此刻,谢中玉跟宋俞业出门查看,那只猫正好掉在他俩面前,吓得宋俞业后退了一步,骂道:“死畜生!”

“猫打架?”谢中玉仰头看屋顶,正此时,另一只猫跳了下来。

他侧身一躲,那只猫没扑中他,掉到之前落地那只猫旁边,两只猫呲牙,再次闹成了一团,窜了几蹿不见了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