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27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宋映白微微颔首。

黎臻出了大门,临上马前,大声道:“总之,你今天抽空来趟锦衣卫衙门,跟房家墨交代一下事务吧。”说完,勒紧缰绳,跟随从们走了。

宋映白站在大门口,回头看着满院的白幡,若有所思。

宋映白下午抽空去了趟锦衣卫衙门,回来的时候,已是傍晚时分,吊唁祭拜的人差不多都走了,只剩下宋家原有的仆人,一下子冷清了起来,冷风一刮,白幡涌动,颇有几分凄凉。

他径直走到灵堂内,摆手示意哭灵的丫鬟们都下去,他一个人关好门,跪在了蒲团上,为伯父守灵。

宋俞业身为户部侍郎,宋映白也算有官身,丧礼虽不说大操大办,穷奢极欲,但也要体体面面,棺材板选的都是最上等的,灵堂的布置也是,花银子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。

跪了一会,宋映白可能觉得人死了没必要跪了,除非想骗鬼,改成盘腿坐下,但是一动不动的盯着棺材板,甚至还取出靴靿里的匕首在袖子上蹭了蹭,想来也是料定今晚上不会太平。

时间一点点过去,很快到了后半夜,四下死寂,宋映白眼皮有点沉,使劲掐了把手背,强撑开眼睛。

但是危险就在这悄无声息中慢慢迫近了。

忽然,蜡烛跳了跳,细腻的烟雾以肉眼难见的密度向宋映白所在的位置飘去。

宋映白使劲晃了晃脑袋,很快,他意识到了危险,向门外跑去。

突然,不知哪里钻出来一张符箓,贴到了他脚踝处,当即,他便如钉子一般被钉在了地上,动弹不得。

他大惊,仰头一看,屋脊上若隐若现一个人的模样,这人不知使了什么法术,仿佛变色龙一般的和屋脊融合成了一体,此时他收回了法术,所以身形忽闪不停,一会显出他的轮廓,一会又变成了屋脊的样子。

闪了片刻,他的模样清晰的显露出来,正是谢中玉。

宋映白二话不说,抬袖便放出一只袖箭,可那支箭并没有射中谢中玉,接着他又放出数支,但支支落空,反而是谢中玉不急不缓的落到地上,朝他又甩出了两张符箓。

这两张符箓贴在他两个手腕上,登时,如同被钢丝束缚,他双脚双手都不能动了。

这时候谢中玉走到他跟前,亲自在他嘴上贴了一张符箓,得意的笑道:“好吧,咱们开始吧。”

谢中玉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瓶,从里面倒出一滩血在手心,两指蘸着,往宋映白额头画着符文,不管宋映白怎么瞪眼呜呜呜叫,他都不为所动,“你别叫了,这是你伯父的血,他看中了你的肉身,跟我谋划好久了,你就认命吧。

诶?不服啊,你也不想想,好端端的一个朝廷大员为什么要过继你?你那几个哥哥其实也行,但是他们都成婚了,妻子孩子一堆,里面换了人,保不齐会被发现。选来选去,就属你最合适了,模样好,身体好,还没成婚。

等你伯父换到你身体里,以他积累一生的才学和经验,参加科举,轻轻松松名列一甲。他早就叮嘱了同窗,在他死后多照顾他的好儿子,你说说,加上这些大官的照顾,仕途之路不可限量。”

谢中玉又扒掉他的上衣,在胸口处也用血画了符文,等画完了,把他放到地上。

然后把宋俞业从棺材里搬出来,放到宋映白对面,“其实你伯父叫我炼的是锁魂丹,服用之后,人很快就会心脏衰败而亡,但魂魄却被锁在体内,不会跑出去。

本来我们打算再等一等,等他的那些官场上的朋友都跟你熟悉后再动手的,但你因为采枫乱来,逼得我们不得不提前行动。不过无所谓,早晚有这一天。”

谢中玉割破宋映白的手背,蘸着在宋俞业额头画着符文,“时辰也刚刚好,咱们开始吧。”

他坐到宋俞业的尸体和宋映白这个大活人之间,集中念力,口中念念有词。

“少爷,少爷——”突然,门口传来一个小厮献殷勤的声音,“你饿了吧,奴才叫厨房准备了点素点心,您吃了吧。”

谢中玉恨得咬牙,偏偏这个时候。

“少爷,您在吗?奴才进来了。”小厮试着推门。

谢中玉眼看没办法,这家伙不走,还要进来,只能除掉他了。

他起身站到门前,就等着小厮进来动手。

吱嘎,门打开,一个小厮低着头,端着一盘点心小心翼翼的走进来,接着,他视线内出现了一双道士穿的四方鞋。

谢中玉上前,刚要捂住小厮的嘴巴,拧断他的脖子。

却不想这小厮却主动上前一步,扑到他怀里,随即,他只觉得胸口一凉,低头一看,胸口插着一把刀,这会只剩一把刀柄露在外面。

而小厮于此时冷笑着抬头。

是宋映白。

谢中玉猛地推开宋映白,不可思议的看了看眼前的,又看了看地上躺着的,突然,他反应过来,上前扯了狠扯了把地上躺着的“宋映白”的耳后,果然扯下来一张人皮面具。

地上躺着的哪里是什么宋映白,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。

“你没想到吧。”这时黎臻打外面走进来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