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28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张伯不负众望,一天的时间就做出了一副宋映白的面具,虽然有瑕疵,但因为只在夜晚的烛光下使用,仍旧蒙混过关了。

宋映白对一脸不甘心的谢中玉冷笑道:“否则,你以为我下午去锦衣卫衙门干什么。”

当然是让人顶替自己回来守灵,引蛇出洞。

他则和黎臻蛰伏,等着给对方致命一击。

第48章

幺零幺下巴垫在爪子上,孤独的趴着,宋映白把它送走后,还没来看过它,其实他不来也行,派采枫来也好啊,他做饭很好吃的。

虽然敬国公府的人对它很好,给它单独的屋子住,还给它烧暖炕睡,但毕竟是别人家,远比不得自家舒服。

诶?难道它已经把宋映白那里当做自己家了么?

多么可笑,它居然适应了被豢养的生活。

可它明明不是狗啊……

黑夜中,它勉强了很久,才稍微酝酿了点睡意,忽然间,它仿佛听到什么声音,当它辨认出声音的主人后,不由得眼泛泪光。

等到了,终于等到了,您终于来了……

它跳下炕,用嘴巴打开门闩,跑了出去,翻越一道道院墙,终于跳到了街上,朝一个方向跑去。

——

谢中玉暗暗发恨,自己真是太大意了,居然被人皮面具这种小把戏蒙住了。

不过,说到底还是宋映白他们反应太快,先将他们的计划看穿了。

他捂着伤口,手指感受到了从伤口处渐渐渗出的血液,温暖、湿润,他不禁将伤口按得更紧些。

幸好这具身体天生奇特,身体内的左右脏器似乎是完全相反的,否则刚才那一刀已经正中心脏。

他不住的向后退,直退到了宋俞业的棺材前,背靠着棺木,不住的喘息。

宋映白有点奇怪,按照道理,他刚才那刀已经贯穿了谢中玉的心脏,他为什么没死,还能动弹?

这时,黎臻将宋映白刚才交给他保管的佩刀,扔给他,然后自己也唰的一下,抽出绣春刀,打算收拾这妖道。

突然,谢中玉猛地抓起一把香炉中的香灰,接着竟然起身一跃,上了房梁,顶穿房顶,钻了出去。

黎臻哪里能让他逃,飞身蹬住廊柱,借力之下,一跃也上了房梁,朝宋映白道了一声:“快来!”就追了出去。

宋映白愕然,你这弹跳力是人类么?!

他助跑了几步,踩着廊柱向上窜了几蹿,然后双手勾住房梁,双臂撑着,上了房梁,从破洞钻出去到了屋顶。

此时,黎臻和谢中玉已经跑出了一段,他忙追了上去,踩的瓦片稀里哗啦作响。

谢中玉回头见黎臻紧追不舍,惊讶的想,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,居然追得上自己?

他一咬牙,拔出了插在心口的匕首,瞬间将香灰抹到伤口处止血,

但这只是暂时的应对之策,必须得甩掉追兵,好好疗伤才行。

否则这具身体就不能再用了,其实不到万不得已,他不想抛弃这具身体,不管是身份还是样貌,都是他满意的。

他眼见身后的人和自己的距离越缩越远,一跺脚,踩塌房顶,漏进了下面的民居内。

宋映白就见前方的谢中玉漏了下去,而黎臻也紧随其后跳了下去,他忙奔到跟前,见漆面一片,闹不清是什么情况,但没有其他办法,也跳了下去。

他落地,发现其实周围有光亮,循着一看,就见黎臻拿着火折子站在他身后的位置。

宋映白看清他身处一个民居的卧室,门窗紧闭,没有破损的迹象,就说明谢中玉还在这个屋内。

“啊————你们到底是谁啊?啊啊——炕上这都是谁啊?”

宋映白借着火折子的光亮,看清眼前的炕上坐起来一个黑影,听声音看体型是个男人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