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30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黎臻发现刚才扑他的黑影,竟然是幺零幺,他第一眼还不敢肯定,以为是另外一条花色相同的狗,但定睛一看,确定世上不可能再有被宋映白染指成这么难看花色的狗。

就是幺零幺。

当即气不打一处来,“你要干什么?”说罢,提刀要再去追,而这时候,幺零幺张嘴咬住他的衣摆,口中发出呜呜呜呜的求饶声,并不停的摇头。

黎臻正打算一脚踢开它,就听宋映白喊他,“黎臻,你还在吗?听到的话,回个话。”

他应该是看不见了,否则不会这么问,黎臻高声道:“我这就来。”使劲一扯,从狗嘴里抢回了衣摆。

幺零幺倒是片刻不停留,松开黎臻的衣摆后,一跃跳过了院墙,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

黎臻估计此时谢中玉已经逃到大街上,再追也难了,而宋映白的眼睛不知怎么样了,还是他更重要一点,转身回到了宋映白跟前。

宋映白的眼睛好像被人喷了辣椒水一般,一个劲儿的流眼泪,感到有人扶他,“黎臻?”

“让我看看。”黎臻捧起他的脸,见他眼睛周围红肿,挂满了泪水,我见犹怜,心底涌起一股异样,“赶紧进屋用清水洗洗。”

宋映白忍不住说出心中的疑问,“你怎么没事?”

是啊,他怎么没事?黎臻也问自己,但事实是,他也不知道。

从小到大,他的承受力就是比一般人强,所以之前被蜈蚣咬那一口,如果是别人恐怕当场就被毒死了,断不会像他那样能坚持上好几天。

“是你太脆弱了。”黎臻搀扶着他往屋里走,“你看我就没事。”

“对啊,你为什么没事?”宋映白又把问题问回来了。

“别说这个了,让谢中玉逃走了。”

宋映白虽然辣得不停流泪,视力暂时不能用,但他听力还在,没听到谢中玉被杀死的嚎叫,那肯定是被他给跑掉了,“跑得了道士跑不了道观,大不了去龙虎山找他师父。”

两人走进屋内,黎臻找到水缸的位置,用水瓢舀起水,让宋映白侧头,然后将清水淋到他眼睛上。

宋映白眼睛好受多了,“我觉得还得再来一瓢才行。”

黎臻就再给他舀水,“我让谢中玉跑掉,是因为有人救他,你猜是谁?”

“另外一个道士?”

掌握正确答案的黎臻并不着急放出真相,“再猜?”

“总不会是宋俞业诈尸了吧?”

“那倒不是。”黎臻倒是有点佩服宋映白的想象力。

“我真猜不到了。”

“告诉你吧,就是你养的那条狗。”黎臻终于大大方方的说这条狗的坏话了,“我早就觉得它奇怪,果不其然。”

宋映白相信黎臻绝不会看错,所以更加难以理解,“谢中玉要杀它,它还帮他?”

得狂犬病了?

黎臻道:“只能问谢中玉了,看来他们的关系不仅是道士和狗妖那么简单。”

宋映白引袖擦去脸上的水渍,感觉好受多了,但还不敢太睁开眼睛,“……这一晚上实在太乱了,咱们先回去吧。”

话音刚落,就听里屋一个男人吼道:“谁,谁在说话?”然后大声道:“媳妇,媳妇,你醒醒啊,家里进贼了。”

紧接着一个女人尖叫道:“诶呀,屋顶怎么破了?”

宋映白咧嘴,这家人终于醒了,扔下碎银子和黎臻跑出了屋,因为大门锁着,于是连大门也没走,节省时间,直接翻墙走了。

回到宋府,灵堂内一片狼藉,被搬出棺材的宋俞业跟伪装成宋映白的帮手,都还躺在地上。

他俩一进门,黎臻摘掉了帮手身上的符箓,拽他坐起来,并叮嘱道:“今夜之事不许泄露半个字。”

那人忙颔首保证,“是,黎大人。”

“你先回去休息罢。”黎臻道:“今夜辛苦你了。”

等这人走了,黎臻转身关上灵堂的门,见宋映白站在宋俞业跟前,眼睛眯着,也不知是因为刚才受伤的关系,还是因为憎恶他,因而露出了嫌弃的表情。

“按照谢中玉的说法,他的魂魄还在身体内,可能还听得到咱们的谈话。”宋映白冷声道,“希望是真的,这样方称我心,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