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31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宋俞业的魂魄锁在体内,不能离开投胎,只能等到骨肉全部烂光才能解脱。

这个漫长的过程就是他的报应。

宋映白转身对黎臻道:“搭把手,把他搬回去。”

他俩毫不费力的把宋俞业的尸体移回了棺材内,宋映白将伯父额头上的符文抹去,然后将棺材盖合上,“不管怎么说,谢谢你的银子。”

黎臻担心他有了钱,挂职逍遥去,“你现在继承的财产虽然多,但如果没有锦衣卫的职位傍身,你八成也保不住。”

年纪轻轻,身缠巨富,怀揣歹意的人,如蝇子见血般的围上来。

“你放心吧,我明白。”宋映白多少有点事业心,不能有了钱就混吃等死,再说了,就像黎臻说的,没权力也别想保住财。

“时辰不早了,等天亮了又一波人来祭拜,你眼睛又受损了,趁还有点时间,赶紧休息一会罢。”黎臻轻声打了个哈欠,“忙了一夜,我也有点困了。”

宋映白颔首,“嗯,咱们抓紧时间睡一会。”

黎臻觉得这句话挺微妙的,但又说不出微妙在那里,“走吧,现在这里是你的府邸了,你带路。”

——

密林中,谢中玉一边跑一边回头看,发现宋映白和他的帮手没有追上来,暂时松了一口气,弯腰从冰冷的溪水中捞起一捧水,扑到脸上,他感觉清爽了许多。

刚才使用遁地术的时候,好像有什么人出手阻挠了那个拿绣春刀的家伙。

是谁呢?

“汪汪汪汪——”狗叫声在寂静的林子里,清晰可闻。

他循声望去,看到幺零幺站在他不远处,他不由得扑哧一笑,“来送死吗?难道宋映白把你养在了这深山里?那咱俩真是冤家路窄了。”说着,扒开衣襟,露出那道红鲜鲜的伤口,“他手够黑的,差点捅死我。”

“汪汪汪汪!”幺零幺表情严肃又吠了几声,仿佛在控诉。

“哦,错了,不是捅死我,是差点捅死这具身体。”他慢悠悠站起来,“幸好你的身体够奇葩,脏器左右相反,叫我躲过一劫。”

幺零幺不叫了,好像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。

“哈哈哈,谁让你这个笨蛋学艺不精呢?还妄图捉妖,结果反被妖捉了,好好好,此刻碰到是缘分,你这身狗肉也别浪费了,给我好好补下身子吧。”他朝它走去。

突然这时,打幺零幺旁边的森林里走出一个头发胡须雪白的老道,怒道:“中玉是学艺不精,那你看贫道如何?”

“陶……陶……你不是应该在闭关吗?”“谢中玉”脸色煞白,腿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,却不小心踩到了石块,一个踉跄,险些跌倒。

“所以你这妖怪就欺负我的徒儿吗?!”陶道人一声怒喝,地动山摇。

此时虽然有狐假虎威的嫌疑,但是幺零幺还是忍不住扬起了头,愤怒的汪汪汪了几声。

汪音刚落,脑袋上就被师父打了一拳,“闭嘴,笨蛋徒儿!”

幺零幺委屈的呜呜了两声,站到了师父身后。

“谢中玉”趁此机会,一咬牙,甩出两个产生烟雾的暗器,趁着满目的烟尘,飞身一跃,想要逃跑。

“雕虫小技!”陶道人隔空一抓,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扣住了对方的脚腕,直接将人从半空中狠狠地摔到了地上。

“我错了,我错了,饶了我吧,我愿意重新回到地狱井去!”

陶道人不为所动,双手结印念念有词,很快,空中浮现出一个巨大的符阵,朝“谢中玉”压了下去。

“啊————”惨叫声在符阵接触到他身体的瞬间,戛然而止。

陶道人将视线放到狗身上,双指隔空在它身上画出一个符箓,接着再一指已经不动的“谢中玉”:“去——”

狗便双眼一翻,四肢僵硬,躺在了地上。

于此同时,地上躺着的谢中玉缓缓睁开了眼睛,将双手放到眼前,反复端详,然后欣喜的笑道:“师父,我回来了!”

陶道人气不打一处来,握紧老拳照准他的头顶就是一下子,“混账!你还有脸叫我师父!当初叫你用心学习,你根本不听,却爱出风头,我出关后发现你的师兄们都在,唯独少了你,我就知道你小子又跑下山显摆了,果不其然,而且比我想得还惨,连身体都被妖怪占据了,幸好我提前出关,否则你怕是连命都没了。”

谢中玉捂着头顶,哭丧着脸道:“徒儿听说有一家白狗要成精,便上门捉拿狗妖,谁知道狗没问题,倒是给它造窝的石头有问题,然后就……没斗过……被塞进了狗身体里,原本没有肉身的石妖反倒占了我的身体……”

越到后面,声音越小,而师父的脸色也越难看,终于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陶道人又想打人了,高高举起拳头。

谢中玉忙往旁边爬了下,“后来才知道那石头是从地狱井那边挖出来的,可我上门的时候,并不清楚啊,这不能怪我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