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37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宋映白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,“他是不该死,所以他下辈子会投好胎,但你们居然敢胆大妄为从我手中抢魂,绝不能轻饶!”

黎臻站起来道:“你这一趟也不亏罢,好菜好酒都吃了,将好处默默揣着,赶紧走不好吗。你看看桌子上的牌位都是谁?”

刚才没发现桌子上有牌位,这么一说,的确有三个牌位,一一掀开。

分别是,本地城隍、黑白无常和阎罗王的牌位。

“这桌子酒菜本来就不是供奉给你的,而是给你的上司们的,如今你吃了,可谓十分不妥。”黎臻高声道:“我们这里有个道士,小心他写祷文给城隍或者其他的阴司官吏,告你的状!”

宋映白恨不得竖起大拇指,高,实在是高,你居然能想出让鬼差被动贪污“高官供奉”这招。

“这三个牌位就摆在桌子上,酒菜摆明了不是给你的,而是给他们几个的,你分明是不把牌位上的几位看在眼里。”黎臻冷声道。

可以设身处地的想一想,如果写明了是供奉给皇帝的东西,却被一个路过的小官吃了,小官会是什么下场。

宋映白隔着屏风就见膨胀起来的鬼影,慢慢缩小,直到跟刚进门的时候差不多。

黎臻继续道:“你肯就此罢休,我们也不会穷追不舍,今夜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。如果纠缠不休,我们也奉陪到底。”

就见一长一短两个影子,慢慢从门口消失,直到全不见了。

宋映白从屏风后探出头,长出一口气,同时擦了把额头的虚汗,“看来人死,真的不能再复生。”

谢中玉不服气,“都怪那只猫,否则就成了。”

“成什么成,鬼差发起火来,你连一刻钟都顶不住。”黎臻对宋映白道:“以后可别听他的主意了,他之前能连自己的肉身都折腾没了,今天更是带你涉险,太靠不住了。”

宋映白不得不承认,同意谢中玉的办法,是因为自己有让采枫复活的私心,也不能怪谢中玉。

但是,的确还是黎臻更靠得住一点,今天要没他,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。

“我又欠你一个人情。”宋映白苦笑道:“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还清。”

黎臻含笑,“好朋友分那么清干什么。”

说着眉梢一挑,余光朝谢中玉得意的一瞥。

第50章

谢中玉敏锐的捕捉到了黎臻的眼神,不满的轻哼了声,但却无可奈何,谁让今天的事情办砸了呢,他无话可说。

黎臻“得了便宜卖乖”,语重心长的对他道:“你啊,以后稳重些吧。自己受罪也就罢了,别把其他人也连累了。”

谢中玉不服气,但谁让胜利不掌握在他手中呢,瞟了黎臻一眼,没多说什么。

宋映白叹道:“果然是人死不能复生……”

如果能轻易的从鬼差手里抢人,那么天下权贵就不会轻易死去了。

“节哀罢。”黎臻安慰道:“鬼差不是说了么,他下辈子能投个好胎。”

宋映白轻轻点头,可是投胎了,记忆被抹去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人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人了。

他再次怅然一叹。其实他不是感情很敏感那种人,因为做他这行的,共情能力太强不是好事。

可是采枫的离去,还是叫他心里发闷,憋得难受。

可世界就是这个样子吧,充满了不确定和各种意外,有得就有失。

营救采枫失败,宋映白和谢中玉心情都不太好,黎臻是唯一不受影响的人,天一亮就直接去锦衣卫衙门了,临走前硬是把谢中玉也给捎带走了。

宋映白又是一夜没合眼,虽说二十来岁偶尔熬夜完全没问题,但也得悠着点,等他俩都走了,回去补了一觉。

起来后继续给“父亲大人”守灵。

下午的时候,采枫的家里人来了,一个中年男人,自称是采枫的舅舅,倒是不怎么关心采枫是怎么死的,只关心能赔多少银子。

宋映白一见这嘴脸,一两银子都不想给,但是之前管家已经告诉他老爷答应双倍赔银,所以不好再反悔,于是直接叫他去账房领钱,再没见过。

傍晚的时候,黎臻照例来探望他,然后就跟两人约好似的,前脚黎臻才到,后脚谢中玉便到访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