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39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屋内有悉悉索索的响动,好像在翻找东西,很快,就听一个人低声道:“小伍子,快点,人一会回来了,赶紧走吧。”

“这个人一看就是他们的家主,就属他最有银子,来都来了,哪能走空。”

宋映白倒是松了一口气,只是毛贼而已,于是活动了手腕,守株待兔。

不足一刻钟,其中一个又催道:“不行了,你不走,我走!”

“好了,好了,走还不行么。”

话音刚落,门就被从里面打开,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探出头来,朝左看了下没人,再朝右看,就看到了一个拳头。

“啊——”他捂着脸,往屋里栽了回去。

走在后面的那个贼,见同伴被袭击,转身就往屋里跑,才跑出一步,就被后面追上来的宋映白扣住了一边的肩膀。

宋映白左手将他的肩膀扳过来,右手举拳欲打,却在看到这人面孔的时候,停下了。

长得……眉眼有那么几分像采枫,连年纪都差不多。

他突然有点下不去手了,而这人见状,立刻跪下双手合十求道:“爷爷饶命,爷爷饶命,求您别打我,其余怎样都可以。”

这时候方才挨了打那个,捂着口鼻,也顾不得正在滴血,就往外跑,但迎头撞上了几个人,正是听到动静赶来的宋家家丁。

“少爷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被宋映白擒住的小伍子见来了这么多人,马上掉了眼泪,“爷爷,小的娘几天没吃饭了,只想闹些散碎钱回去给她老人家弄口热乎吃的啊,爷爷饶了我吧,千万别打我。”

宋映白倒是不相信他所言,每个做贼的都只会在被抓住的时候才会想起自己的老娘,偷东西的时候,老娘就忘到爪哇国了。

可他长得真的有几分像死去的采枫,这就叫宋映白很难办了。

这时候,庙里的和尚听到动静,也跑了过来,其中一个和尚定睛一看这两位,马上道:“施主切莫听他们的话,这俩人,不,他们一群人,惯常在寺庙附近行窃,很多香客都被他们的偷过。”

宋映白奇怪的反问:“既然是惯偷,怎么不报官来抓?”

“施主有所不知,他们是……无名白。”

此话一出,屋内的人都露出了微妙的表情。

所谓无名白就是擅自阉割,却未能入宫当太监的人。

本朝的太监有实权有油水,当不成权阉,混个小头头也能极大的改善自己和家里的生活条件,于是应聘者趋之若鹜。

毕竟参加科举考试,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,而且就算侥幸读上了书,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考了一辈子还是童生的比比皆是。

做太监虽然高风险,但同时也高回报,厉害的权阉能把进士们吊起来打。

可见,男人为了权力能牺牲的下限,是没有下限。

可惜岗位太少,而想上岗的又太多,导致有很多擅自阉割的,不能被选入宫,流落在民间。

这些非法阉割,并且失业的人,称之为无名白。

宋映白回忆起刚才他俩的谈话,的确音调有些高,音质也更清脆些。

如果是无名白,那么报官用处也不大,人抓进去了,男不男女不女,关在牢房擎等着闹出事。

所以遇到这种人,一般是打一顿了事,加上招人厌恶,所以每次挨打,打得都不轻。

“爷爷,爷爷,小的自己打,您就别打了,成吗?”说完,小伍子左右开弓扇了自己几个耳光,同时泪珠一串接着一串的往下掉。

“行了!”宋映白道:“你们走运,今天是我父亲出殡的日子,他老人家想必也不想太吵闹,你们走罢。”

“谢谢爷爷,谢谢爷爷。”小伍子磕了个头,忙扶起地上的同伴,逃也似的跑了。

其他人见主人家已经做了决定,不好再说什么,纷纷散了。

宋映白一撇嘴,居然长得像采枫,算他走运。

不过,这到底是件小事,随着他处置完丧事,重新回锦衣卫衙门再次当职,很快被抛掷到了脑后。

虽然大事没了,但琐碎的事情,每天一堆。

这一日,他终于得闲坐在温暖的屋内喝热茶,房家墨走进来直搓手,“大人,外面可真冷啊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