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49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谢中玉的师叔对他基本上是随身携带,走到哪里带到哪里,要不是宋映白派人到他师叔府上说,“遇到了危机的事情,希望谢中玉出手相助”,他师叔绝不会放他一天假。

但是对方情况紧急,只好反复叮嘱谢中玉办完事,赶紧回来,谢中玉嘴里答应的好好的,等第二天天一亮,如同“逃出生天”一般的飞奔出了大门,朝等在外面的宋映白笑问道:“真是好久不见,你想我了吗?”

宋映白每天忙得脚打后脑勺,哪有空想别人,但毕竟有求于人,客气的道:“确实好久不见,我还挺担心你的,但看到你生龙活虎,我就放心了。”

谢中玉心花怒放,“说吧,究竟是什么事?只要我能做到的,一定尽力。”

宋映白将发生在程东一身上的事情说了,谢中玉听罢,一拍胸脯,“看来是镜子跟人接触久了,吸取人的精气成精了,那落地镜在哪里?”

宋映白在前面带路,“这个时辰,镜子的主人在千步廊右院,咱们赶紧过去。”看谢中玉胸有成竹的样子,他放了心,“不难吧?”

“不难!既然是镜子成精,只要处置掉落地镜就行了。虽然可能在除它的过程中会遭到激烈的反抗,但这种小精怪,我还是能收拾的。”

宋映白还是愿意相信别人的,“有你这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

来到水湾胡同的秘密住宅,就见大门洞开,没有上锁,宋映白一愣,怎么回事?姚来凤不可能不锁门就走人的,难道他发现被跟踪,已经搬家了?

宋映白走进门,见屋门也大开着,在踏进屋门之前,他停顿了下,脱下自己的外袍挡在自己身前,警惕的走进了屋内,余光就见屋内一地的镜子碎片,五面穿衣镜只剩下了四面。

这时候谢中玉走了进来,歪着头看满地的碎片,“这本体怎么碎掉了?”

宋映白将衣裳放下来,指着地上的碎片道:“你确定?”

“这些碎片透着一股子精怪的气息,不会错的。”谢中玉道:“如果真是镜子成精,本体碎了,那么肯定死透了。”

想到遇到的夺舍事件,“有没有可能它附在了人类身上?”

“就算附在人身上,那也得在本体完好的情况下才能做到,可现在落地镜都碎了。”谢中玉分析道。

宋映白不放心,“……姚来凤本人,绝不会放任这院子的门不锁,就这么敞开着,但是别人到这里来只砸碎一面镜子,却不动其他物件,又说不通。”

他转身往屋外走,谢中玉跟上了宋映白的步子,“姚来凤,谁啊?镜子的主人?”

宋映白点头,一个能遏制他食欲的男人。

“但姚来凤这会应该在礼部坐班呢,咱们先去见程东一,如果镜妖死了,那么他应该见不到它了,如果还能见到,就证明它活得好好的。”

谢中玉觉得有道理,笑道:“诶,现在的情景倒是让我想起了咱们俩合作一起破案那会,就是马永言那个案子。你踩我的尾巴,我踩你的脚。”

宋映白感慨,“是啊,可惜我不能再踩你的尾巴了。”

“但是我还能再踩你的脚啊。”说着,谢中玉在宋映白的黑靴面留下一个灰白的脚印,然后撒腿就跑。

“你别跑——”宋映白追了上去,非得踩回来不可。

黎臻心不静,跟前的文书瞅了半天,都没将这页翻过去,或者说,他虽然眼睛在看,但根本没过脑子,因为他脑子正装着别的事情。

他为什么想亲宋映白啊?幸好关键时刻找回了神智,否则真一口下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

黎臻越想越头疼,下定决心,一定要把眼前这个文书看完,不能再浪费时间魂不守舍了。

他闭上眼睛,凝神屏气了一会,暂时把宋映白抛之脑后,专心面对眼前的工作。

低头看文书,但越看表情越微妙。

这是一篇密告京城某官的文书,告发的罪名很有趣,徇私枉法,放任邪神立庙。

京郊附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庙宇,里面供奉着一个奇怪的神像,神像的样子是个年轻男人,穿着金黄色的貂皮,带着盘龙高帽,看样子很像汉代的公侯,而且模样文雅妩媚,很像女人,于是怀疑这是一座邪神庙。

这件事报到官府后,派人一查,发现这是董贤的庙,供奉的是断袖事件的当事人之一董贤。

但是,建立祠庙的人坚称,自己为他建庙,绝对不是追求同性之风,而是因为董贤给他托梦,说自己是被王莽构陷,其实和汉哀帝清清白白。

汉哀帝身体有疾病,无法宠幸后宫,并有出于怜悯,将后宫的宫人放出宫的记录,再说,君臣感情好,同吃同住也是常态,并不能睡在一张床上,就怀疑他俩有问题。

黎臻继续往下看,翻页后,就见官府派去的公人居然认可了这种论调,允许董贤庙继续存在,不予查缴。

黎臻看罢,不禁皱眉,心里道了一声果然荒唐。

既然董贤能托梦,那么便问问他,他和汉哀帝是否有床笫关系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