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51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“你见到程小旗了吗?”它一走进去,看到一个人,开口就问,“他在哪里?”

“程小旗?哪个所的?哪个百户旗下的?”小旗官实在太多,不是特立独行,声名在外的那种,不会人人都认识。

它不知道,有点郁闷,失望的时候,就听眼前的人说:“你去大堂那边问问吧,那边哪个所的人都有。”

它重新燃起了希望,摸索到了大堂的方向,才一进去就有人和他打招呼,“田斌,你也来看布告啊,今天没什么新消息。”

哦,原来这张脸的主人叫田斌,它目的明确,开口就问:“程小旗在哪里?我想见他。”

“他病了,昨天和今天都没来。”

“病了?我要去探病!快告诉我他家在那里!”

想要探病溜须拍马的话,表现得也太猴急了,但看不惯也不能阻碍人家献殷勤,便将程东一家住的胡同位置说了,刚说完,就见田斌转身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。

——

宋映白和谢中玉到了程东一家门口,敲开门后,程父一见宋映白带来一个道士,欣喜的道:“请进请进,东一昨天回来一直说他中邪了,我寻思找个懂行的给他看看,结果他说不用,说宋百户会带人过来,这不,真就来了。”

“他还好吧?”宋映白介绍道:“这位是龙虎山上清宫的谢中玉。”

程父一听是龙虎山道士,自然高看一眼,“那我就放心了。东一挺好的,挺好的,就是不大方便。”程父带着两人到了程东一的卧房,“要不要我帮忙?”

谢中玉道:“劳烦你们先避一避,一会可能动静有点大,家里最好别留人。”

“那我和他娘出去走走亲戚吧。”鸡宰好了,还没收拾,看来得晚上了。

程父走了,宋映白敲着门板道:“程东一,我带人来了,能进去吗?”

程东一刚才已经听到他们在门口说话的声音,“门没闩,你们直接进来罢。”

宋映白跟谢中玉推门而入,见程东一坐在桌前,屋内镜子瓷器桌面一切能反光的地方,都用布罩了起来。

宋映白介绍过谢中玉,便开门见山的对程东一道:“刚才我们去了姚来凤那个秘密小院,发现镜子已经被砸碎了,不知是谁干的。我想测试一下,看看你现在还能不能听到妖怪的声音,如果能,那么这妖怪就没死,如果不能,很可能它已经死了,也就不用再担心了。”

程东一见有道士在场,加上宋映白的提议非常有道理,“好,我这就试试看。”

他桌上就有一面扣着的镜子,他提起一口气,然后将镜面对着自己的脸,他眨眼,镜中的他也眨眼,没有任何异常,周围清清静静。

“……好了!”他笑着仰头看宋映白,“它不出现了。”

宋映白心里高兴,但想到这妖怪可能有疏忽的时候,警惕的道:“再看一会吧,或许它打盹呢。”

程东一深以为然,盯着镜子中的自己足足有半刻钟,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越发肯定那妖物消失了。

谢中玉坐到桌前,随时观察周围的情况,确实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

“看来那面镜子就是妖怪的本体,镜子碎了,它也完了。”宋映白松了一口气,“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咱们好像捡了一个便宜,真是走运。”

程东一将影子放下,伸了个懒腰,“中午让我娘做几个好菜,咱们庆祝一下。”

谢中玉道:“是该好好庆祝一下,宋映白,咱们真是好久没见了。”

自打谢中玉不给他当宠物了,宋映白确实有点想不起他来了,半开玩笑的道:“那不如你做东,请我们出去喝酒。”

谢中玉笑道:“你借机敲诈啊,行,谁让我欠你伙食钱呢。”

正说话,就听有人高声道:“程小旗,你在吗?我是田斌啊,你在哪里?”

“田斌?他来干什么?”程东一知道这个人,属于他管辖下的很普通的一个校尉,两人也没有任何的私交。

“探病?那也太冒失了,哪有直接闯进来探病的?”

这时候“田斌”的声音已经到了门口,程东一起身朝门走去,手才碰到门板,还没等打开,外面的人就推开门,闯了进来。

这个冒失的举动,让他们很是吃惊,毕竟到人家探病还如此无礼的实属少见。

最吃惊的还得属谢中玉,他噌地的一下子站了起来,还顺带踩了宋映白一脚。

“你干什么?”宋映白觉得有必要报复回来,站起来想扯他的耳朵,但就见谢中玉鬓角微微发汗,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田斌。

宋映白见这个叫田斌的校尉是个高大的汉子,此刻也盯着谢中玉在看,目光中有一丝畏惧,但更多的却是惊喜。

它心花怒放,喜不自胜,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间福地呀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