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52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不仅这几天魂牵梦绕的程小旗在,还有另外两个赏心悦目的美男子在这里,虽然其中一个是道士,但是不碍事,他这么年轻,应该没什么道行,不是它的对手。

程东一见“田斌”莽莽撞撞,不满的道: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程东一一开口,将“田斌”的注意力又引回到了他身上,满眼的倾慕看着他,“程小旗……”

程东一恶寒,本能的把身子往后仰,田斌这是怎么了?太奇怪了吧。

这时候就听谢中玉开口干笑道:“这位善人来得正是时候,我们问卜恰好缺个人手,你愿意加入吗?”

他担心自己莫名其妙的说出这种话,会不会被不明就里的宋映白他们拆台,但他实在没机会解释,只求三清保佑,如果不慎打草惊蛇,也只能硬拼了。

程东一和宋映白一愣,但马上反应过来,毕竟他们不是一般人,身边的人突然说出奇怪的话,极有可能是发生了突然状况。

加上田斌的状态确实奇怪,宋映白由此判定,他就是异常。

“是啊,来吧,我们在问卜,必须得四个人才行。三缺一正愁呢,你就来了。”宋映白笑着上前,主动将田斌身后的门关好,并朝程东一使眼色。

“真是巧啊,快来坐吧,田校尉。”程东一的演技虽然不如宋映白自然,但也算得上不出戏。

最差就是谢中玉,动作略显僵硬,说辞也不流畅,颠三倒四的,“这个所谓的问卜啊……嗯,就是问卜,问卜呢,就是占卜现在不知道的事情……”

田斌沉浸在这美好的景象中,被人邀请就欢欢喜喜的走了进来,坐到桌前,双手托腮挨个瞅对面的三人。

宋映白见谢中玉慌乱,判定这个“田斌”不正常,但却不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东西,难道是镜子里的妖怪?

于是指了下桌上方才程东一用过的手镜道:“这个东西放在这里是不是碍事呀,要不要拿开?!”

谢中玉怔了下,猛地反应过来,话里有话的道:“对!就是它!碍事,还是拿开吧。”

宋映白瞟了眼程东一,你听出来了吧,这个田斌是镜妖!

程东一不敢做太大的表情,但内心已经乱成了一片,眼神中流露出恐惧,难怪刚才看镜子,它没出现,敢情是已经直奔我家,不屑于在倒影中露面了。

宋映白眨了眨眼,你要淡定啊淡定。

他朝谢中玉笑道:“人到齐了,那就开始占卜吧。”他也不知道谢中玉为什么提占卜,但此时只能顺着他的话说。

本来是奔着程小旗来的,却没想到有意外收获。田斌根本不在意这三个人说什么,一个个盯着他们的脸看,程小旗就不说了,五官端正,好有男子气概,剩下两个人,一个秀气标致,一个面如冠玉,究竟要选哪一个做下个面孔呢?

好难选哦,都想要。

“田斌”一脸的如痴如醉,宋映白皱眉思考,程东一低着头,不时抬眸观察出入口,可能在酝酿逃跑的路线。

谢中玉道:“呃……我突然想到最近很流行的一占卜方法,不需要乩盘,方法非常简单,叫做……四方魂令占卜法,方法是聚齐四个人,一人拿着法器,其他三人发问即可。”

宋映白虽然觉得这个占卜法的名字是谢中玉胡编的,但是很认真的问:“一听就不得了啊,快开始吧。”

谢中玉将右手伸进左袖中摸索,他今天出来捉妖,朝师叔借了法宝阴阳环。

一个赤金色的手镯大小的阴阳环,被从袖中取出,摆到了桌上,他竖起二指念动咒语,就见这阴阳环嗖嗖嗖瞬间直径扩大了三倍不止,变成了脸盆大小。

“田斌”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来,它兴致勃勃的道:“这是乾坤圈?”

谢中玉道:“对,又叫阴阳环,这可是件了不得的法宝,心里想着你关心的事情,只要开口问一问,它就会出结果。”说着竟然起身,坐到了桌子上,双腿盘起,双手持着阴阳环,看向其他人,“谁先来?”

宋映白道:“我来我来,我想看看我爹最后到底把家业给了谁。”说来也奇,话音刚落,乾坤圈内生气了缭绕的烟雾,等烟雾退去,出现一个矮胖的老头,每个手指头上都戴一个金戒指,他下面跪着一个中年男人,正在朝他磕头。

宋映白明白了,这是谢中玉制造的幻觉,他爹不矮胖也没那么爆发土豪范,但此时他需要的就是演戏,“啊,竟然是我三哥?他居然把家产都了我三哥!”

然后负气般的坐到了一旁,嘟囔道:“这老头真是太过分了。”

程东一没见过宋映白的父亲和三哥,半信半疑的想,难道谢中玉真有这种宝贝?

“我来问……嗯……我想看看我未来的妻子是什么样子。”

迷雾聚集,再散开的时候,阴阳环里洞房花烛夜,程东一新郎装扮,正拿秤杆挑身旁新娘子的盖头。

就在挑开的瞬间,画面戛然而止。

“怎么没了?!”

“想继续看的话也行,拿黄白之物来。”谢中玉手一伸,眼睛一翻,一副死要钱的嘴脸。

程东一不满的道:“你怎么这样?!趁火打劫吗?!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