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63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因为他们骑了这么长时间还没看到一个人。

空有房屋,不见住民。

宋映白见旁边的屋子虽然被风吹得有些破旧,但门窗俱全,街道肃整,不像经历过战争和杀戮,有的家门口还挂着红彤彤的干辣椒。

鬼镇?

第56章

夕阳最后的余晖向地平线下沉去,宋映白判断用不了两刻钟,天就会完全黑下来。

这个镇子之外,方圆数十里再没有可落脚的地方,露宿野外,太过危险,可能睡梦中就被黄沙给埋了,而且附近保不齐有游荡的野兽。

所以,除了此地无处可去。

黎臻也是这样想的,谨慎的道:“……再往里走走看,慢点。”

风卷着尘土,吹着街道。

坟墓一般的寂静,若不是风声,恐怕连他们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听清。

马蹄哒哒,很快,两人沿着主街,来到了一处挂着旗幡的酒店门口,互相使了个眼色,相继下马。

黎臻走上前,拍着门板问道,“有人吗?”

门显然被从里面闩死了,纹丝不动。黎臻便抽出佩刀,顺着门的缝隙插进去,向下一劈,里面的门闩应声而断。

黎臻用脚轻轻一踹,门吱嘎一声缓缓打开。

他警惕的走了进去,见大堂内的桌椅板凳摆放规整,除了没人影外,一切正常。

宋映白走进去,用手指揩了下桌子,很干净。

就是说,其实这里是有人居住的,否则也不会从里面插门。

两人口干舌燥,饥肠辘辘,就等着进镇子补充给养,没成想却来到一个空镇,连个鬼影都看不到。

黎臻简单的四下看了看,最后目光放到了一个开在后墙的门上,门上挂了个帘子,方便出入,不出意外,帘子后面是这家店的厨房。

俩人悄步靠近,黎臻用刀挑起帘子,里面果然是个厨房,油缸米缸水缸一字排开,但跟外面一样这里也没有人。

宋映白跟黎臻交换了个眼神,每个缸都盖着盖子,其中一个盖子下面露着一角布料。

黎臻冷声道:“不管你是谁立刻从水缸里出来,否则我就一刀刺穿盖子。”

“……别……别杀我……”盖子缓缓顶开,露出一个年轻男子的面孔,他眼里充满了恐惧。

这时候听门口有响动,宋映白一回头,就看到一把雪亮的菜刀朝他劈来,“放开我儿子!”

手法太笨拙了,一看就是没经过任何训练的普通人,宋映白闪身一躲,照他腹部一蹬,就叫他鬼哭狼嚎的丧失了攻击力。

“爹——”缸里的年轻人哭道:“别杀我爹。”

“别嚎了,要杀早杀了。”黎臻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,为什么躲起来不见人,这个镇子怎么回事,为什么街上不见其他人?”

年轻人咽了下泪水,“你们什么都不知道?我知道了,你们不是和他们一伙的。这是我们家的店,至于为什么躲起来……我们也不想躲啊,可旱地夜叉他们说了,明晚午时之前,谁都不许露面,违者杀无赦。”

旱地夜叉?听起来很中二的样子,越是偏远的地方,越是盛产这种会点拳脚就拉帮结派的黑道份子,毕竟在大的地方也作不起来,不过,他们这种土皇帝对当地老百姓来说,危害才大。

“说话别没头没尾的,因为什么不让你们露面?这所谓的旱地夜叉又是从哪里来的?你们这里的官府呢?”宋映白问。

“官府?这里没设啊。以前还挺好的,今年开春不知打哪儿来了五个凶恶的大汉,自称什么旱地夜叉,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,不过,其实也还成,他们就是偶尔来一趟,抢点东西,不反抗的话,他们也不伤人。

只是昨天有一队官差路过,不知为什么双方起了争执,官差杀了一个夜叉,他们也杀了一个官差,现在官差们退守到一家客栈,旱地夜叉扬言要把剩下的官差都杀光,警告我们这些老百姓不许出门,否则见之杀之。现在家家户户不想掺和的,都躲起来了。”

官府对上强盗,和普罗大众没什么关系。

黎臻听了这番话,道:“你们店里有什么好吃的?赶紧上来,有全羊最好。”说着,撩开门帘走了出去。

宋映白把倒在地上的中年男人薅起来,丢给他儿子,然后跟着黎臻出去厨房,来到大堂,坐到了他对面,将佩刀搁到一旁,“民风彪悍,连官差都不放在眼里,不过,和咱们没关系。”该吃吃,该喝喝,该赶路赶路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