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68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丫鬟纳闷,夫人怎么知道的?

“是来了外人,还是两个,就住在中院的客房内。”潘四小姐道。

沉静了片刻,突然洞内的夫人开始撞门,但是石门构造坚固,她根本撞不开。

“夫人,您别撞了,多疼啊。”

潘四小姐见状,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,涌起一股快意,对啊,只要她闯祸就好了,反正这样下去,自己也活不成了,不如闹大一点,鱼死网破。

她想到这里,上前要去拧打开石洞的机关,丫鬟见状,拦着不许,“四小姐,万万使不得啊。”

“使不得?奇怪了,夫人偶尔也会在月下散步,今夜月色这么好,夫人想出来赏赏月,有何不可?”

“那是夫人病情稳定的时候,她现在分明是发病了。”丫鬟将四小姐的手向后拽。

“夫人的病情这几年来一直很稳定,月下散步本来是一件寻常的事情,你一个奴婢凭什么干涉?!”潘四小姐使劲一推,加上方才丫鬟被夫人甩出去,身上本就带着伤,被狠狠一推,支撑不住,跌倒在了一旁。

趁此几乎,潘四小姐拧开机关,石门缓缓移开。

一个黑发如瀑,面无血色,双唇鲜红的女人走了出来,对着月光抬起了头,眼神迷离,在空气中嗅了嗅,仿佛闻到了极致的香味,表情陶醉。

她完全被味道吸引,迷醉一般的循着味道追了过去。

这个家来了生人……新鲜……腥甜……

她像一个被欲望征服的野兽,在黑夜中游荡……

——

宋映白因为黎臻刚才的冒犯,心情不佳,回到床上久久不能入睡。

凭什么让他占他便宜,就是口头上的也不行,自己斗嘴明明很在行,就这么输了,越想越不甘心,盘算着明天把便宜占回来。

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宋映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失眠了。

突然,他看到门上出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,看身高体态应该是个女人,她慢慢靠近,然后站在门板前,动也不动的立着。

还来?有完没完了?不是都告诉你,我是断袖了么?!

这时,人影转身离开,从他窗前经过,向旁边黎臻的房间方向走去。

宋映白坐起来,目送人影移动出了自己的视线,他无奈的撇嘴,黎臻也说他不喜欢女人了,你还要去?去吧去吧,他可没我这么好脾气。

刚要躺下继续酝酿睡意,就听砰的一声巨响,好像是隔壁被人破门而入了。

宋映白赶紧蹬上靴子,抄起佩刀冲了出去,来到黎臻房门口

两扇房屋的木门全被撞掉,他一惊,一边走一边喊道:“黎臻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就见有一个女人扑在黎臻床上,听到动静,她猛然回头,表情狰狞的露出满口雪白的利齿,

黎臻双手抓着女人的两个手腕,想把她从身上推开,而女人则张着嘴巴,不停的朝他脖子咬去。

他便改成一手抓着她的两个手腕,然后用腾出来的手,抵住她的下巴,让她没法咬自己,双方僵持着。

宋映白用刀库狠狠砸向女人的后脑。

挨了一下,女人毫无反应,只是一味的想朝黎臻的脖子下口。

“杀了她!砍掉她的脑袋!”

虽然在潘家,但也只能杀人了,宋映白抽刀朝女人头上砍去,这一刀,仿佛剁在了一块结实的原木上,全不似人类该有的硬度。

因此,脖子竟然只斩下来一半,但女人也受了不小的冲击,怪叫一声,恶狠狠的瞪向宋映白。

黎臻趁此机会,一脚蹬开她,从床上坐起来,抄起旁边的佩刀,毫不迟疑的将刀刺进女人的心脏。

女人躺在床上,脑袋掉了一半,心窝处插着黎臻的刀,双眼放空,微张的嘴巴露出两颗牙尖。

短暂的静止后,她突然双眼大睁,直挺挺的坐了起来,双手伸直,身子穿过刀刃,就这么朝握住刀柄的黎臻冲了过来。

见状,宋映白一刀划出,斩掉了女人的脑袋。

脑袋从床上滚下去,掉在了脚踏上,眼睛缓缓闭上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