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70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“不用了,叫下人拿火油和柴火来,就在这院里,我看着烧。”黎臻面无表情的道:“她刚才险些杀了我,不当着我的面烧,难解我心头之恨,怎么,潘百户爱女心切,哪怕她诈尸要吃人,也不舍得烧掉她来平息我的怒火吗?”

潘跃泰看了看地上的尸首,不停的摇头。

这时候黎臻突然一把揪住他的衣襟,将他提起来,怒道:“老实交代,她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潘跃泰紧咬嘴唇,垂下眼眸,不敢和黎臻做接触。

“宋百户,捧起那颗头到外边烧掉。”黎臻道。

“是。”宋映白往床边走。

“不可!”潘跃泰大喝一声,挣脱黎臻的束缚,朝宋映白扑去,黎臻哪能放过他,出招挡住他的去路,眼看他自己不是黎臻的对手,而宋百户已经捧起了脑袋,往外走,几招不敌之后,潘跃泰后退了一步,跪倒了地上,痛苦的道:“放下它,我说!”

“宋百户,先把那颗头放下,看他怎么说。”

“她不是我的女儿,是我的发妻。”潘跃泰仰起头,慨然道:“你们肯定会问,为什么她看起来这么年轻,和我不是一辈人。那是因为她跟我在福建做事的时候,被佛朗机船上的僵尸咬了,从那之后,她……她变得畏惧阳光,连饭也不吃,直到我发现附近的牲畜乃至人开始被吸血而死,我才知道,她不是不吃饭,而是吃的不再是五谷杂粮,而是人类的鲜血。”

宋映白一怔,佛朗机在这个朝代指的是葡萄牙和西班牙,本朝经常向他们购买火炮,因此他们的船可以停靠在岸边。

如果他们来的时候船上躲藏了吸血鬼,咬了本朝当地的人,并非不可能。

本地的僵尸虽然跟吸血鬼具备很多共同点,但他们并不是同一个物种,杀死的方法也不同。

黎臻道:“所以你就用人血将她养在家里?”

“难道我能杀了她吗?”潘跃泰低喃着,像反驳又像是在寻找答案,“……那段日子,她像一个野兽,眼睛里只能看到鲜血。没多久,我被派到了这边陲小镇,将她也带了过来,后来我认识了一个叫吴宁的人,他说有一种方法能够让她找回心智……让她喝跟她本身类似的血,再配合他调制的草药,不仅能抑制住吸食人血的欲望,还能让她慢慢找回神智。”

宋映白不解的问:“喝跟她本身类似的血,可她身上应该没有血液了,喝谁的?”想到女吸血鬼跟“爬床”女子有些相似的眉眼,他突然想到了什么:“你娶了你妻子的姐妹,然后生孩子给她喝血?”

这操作绝了,生的不是孩子,是血泵啊。

潘跃泰道:“之前由我妻子的姐妹提供血液,可她们年纪渐渐大了,经不起每五天一次的抽血,所以只能生孩子养大,来维持血液的供应。”

黎臻也被潘跃泰震惊了,想说什么,终究没说出来。

大概是没想到自己的下属身上居然会发生这种事。

潘跃泰道:“这只是一种供养,我为她们提供锦衣玉食,她们提供血液给我的爱人,有什么不可?愿意多取血的,我就多给钱,为了多拿钱,导致自己一命呜呼的,也只能怪她自己太贪婪!”

宋映白慨然一叹,看着窗外的景物,只觉得这个富奢的府邸,不像个家,倒像个冰冷的血站。

黎臻道:“多取血多给钱,那么不想要银子的,可以不被取血吗?”

“只靠自愿的话,不足以维持消耗。”潘跃泰实话实说。

宋映白挑眉,这不就得了,取血就是强制性的,只是取了之后,父亲多少会给点补偿。

一种伤害过后的补偿,可能潘跃泰也有愧疚心理,给了钱之后,买个心安理得。

黎臻冷声道:“就算他们是你的妾室和子女,你也不能任意残害,你这样属于钝刀子杀人。”

“我不后悔,从我答应这么做的第一天起,我就没打算后悔。”潘跃泰道:“这个方法虽然听着离奇残忍,但却真的有效,自从我妻子开始喝用她姐妹的血液跟草药配合制成的‘红汤’,她真的慢慢好转了,虽然偶尔还会失控,但多数时间都是清醒的……”

她状态好的时候,他们甚至还能像以前那样月下散步,虽然他在衰老,而她的外貌定格在了十七岁。

宋映白看向桌子摆放的女人头颅,能杀死吸血鬼的只有阳光,这个时候,她想必只是暂时失去了意识,只要把脑袋跟身体接在一起,她便能复活。

复活之后呢?继续这样的生活吗?

宋映白轻声问:“她愿意这个样子活着吗?”

潘跃泰愣了下,才像自我说服一般的坚定的道:“她愿意,她的那些姐妹也愿意,大家都愿意让她活下来。除了四丫头那个畜生外!”

宋映白有些理解潘四小姐的焦虑了,父亲把她们当血库养活他的正妻,她一个女人不能独自生活,所以不能出逃,而她爹为了延长供血时间,必然延缓她出嫁的日子,将她尽可能的留在家中。

听潘跃泰刚才的话,似乎有子女因为取血太多导致死亡,这些看在潘四小姐眼里是何等的焦虑。

想外逃不能,想出嫁不能,或许明天就轮到她殒命,情急之下,发现他和黎臻入住,便想投怀送抱,让他们带她离开这个魔窟,只是可惜他跟黎臻不上套。

所以……所以她就……放出了夫人,想让她闹事,再破釜沉舟一般的揭发父亲的所作所为。

她倒是挺为自己着想的,但是想过没有,万一他跟黎臻武功不行,被夫人咬死了呢。

当然,极有可能在一个只想活命的人眼里,根本不会考虑其他人的死活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