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75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“咱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就那么回事吧,全靠附近的驻军接济生意,他们常出来买酒肉吃,否则啊,单靠路过的几个行人,这店早就关门了。”胖子一边擦桌子一边道。

黎臻道:“可看你们店外那个酒旗可挂了有些年头了,这店也开了很久了吧。”

“那我倒是不清楚。”胖子道:“我才来一年。”

瘦子笑嘻嘻的道:“咱们这家店是开了很多年了,但老板却早换了几茬,当然我是听说的。但是你想啊,驻军要喝酒吃肉,就有人开铺子供给他们。”

宋映白随口问:“现在的掌柜是谁啊?怎么不见他人?”

胖子道:“我们吴掌柜的给驻军送酒去了,得明天才能回来。”

吴掌柜?吴宁?

宋映白余光瞄向柜台里的账房先生,见他揣着袖子,迷迷糊糊的站着,像个不倒翁。

宋映白跟黎臻吃过饭,便上楼歇着了。

此时外面风沙渐打,窗户不时传来沙粒的拍打声。

“别告诉我,地狱井就是这间客栈后厨做饭用的水井。”宋映白半开玩笑的道:“那样话,我非得吐一口老血不可。”

“那咱们等晚上,人都睡下后,偷偷溜出去,查探一番就是了。”黎臻道:“好好摸一摸这家店的底细。”

宋映白表示同意,就等着天黑下来,晚上刺探消息。

傍晚时分,到了吃饭的时候,他俩来到大堂,这一次,食客只有一个年轻男子,早先见过的客人都不见了。

宋映白问那胖伙计,“人怎么这么少了?”

“哦,您说中午那波人啊,他们是从关外进货的商人,打尖儿吃了顿饭,早就走了。”

宋映白哦了声,跟黎臻坐到角落的一张桌子旁,见几张桌子外有一个年轻男子在吃饭,长得倒是一般,但是器宇轩昂,腰杆挺得笔直,连吃饭的动作一板一眼的,身材精壮,一看身上就有些功夫。

在男子差距到他的观察,侧眸往这边瞅的时候,宋映白移开了目光,对黎臻抱怨道:“我喝不惯这里的酒,晌午喝了,这会头还有点疼呢。”

黎臻笑道:“你酒量真是不行。”

年轻男子扫了他俩一眼,继续吃饭了。

这时候胖伙计端来了酱羊骨跟羊杂汤,搁到他俩这桌,“客官慢用。”

宋映白才拿起汤匙舀烫,还没等放进嘴里,就听门板砰砰作响,外面有人怒喊道:“开门,开门,快开门!”

瘦伙计忙跑故去,将插门的门闩拿开,瞬间,也不知是风吹的,还是门外的人推的,两扇门全部洞开,接着十几个男人鱼贯而入。

打瞌睡的账房先生终于惊醒了,揉了揉眼皮,发现对方是十几个气势汹汹的人,不由得一缩脖,躲到了旮旯里。

而胖子和瘦子两个伙计,闹不清这帮人的目的,紧张的注视着他们,

黎臻瞥了一眼,皱眉道:“是东厂的人。”

宋映白乍一瞅,这些人都不认识,但经过黎臻提醒,再仔细一瞄,从里面看到一个眼熟的人,正是之前大战蜈蚣精遇到的许景。

他走在最边上的位置,表情严肃,沉着一张脸。

他当初被宋映白弄瞎了一只眼睛,如今眼眶内装的是一只义眼,不仔细看,倒是瞅不出来是假的,但如果专注一会,就会发现他的右眼眼球不能动,也没有任何感情。

宋映白暗自庆幸,幸好当初他们戴着人皮面具,许景不知道是他干的。

不过,就算不考虑许景,突然来了这么多东厂的人也没法应付。

逃跑肯定是来不及了,而且也不可能跑。

虽然不知道东厂的人来做什么,但显然,在此处撞见绝不是好事,弄不好叫他们知道地狱井所在,惹出大麻烦。

再或者,他们也是本着地狱井来的?

此时东厂的一个番子走到吃饭的年轻男子身旁,端详着他,盘问道:“这位小兄弟是哪里人,要到哪里去啊?”

“我是这里人,要到你管不着的地方去。”年轻人脾气很冲的道。

“你!”番子愤怒的一拍桌。

此时档头皮绍棠朝他摇了摇头,他只得回到了大家身旁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