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80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就听毛从贤笑道:“看来宋兄弟不讨厌丹丹,不如一会来我房间,让丹丹给你表演几个绝活。”

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宋映白正想套一套毛从贤的话,“好啊。”

谁知道刚一说出口,就听黎臻道:“不许去!”

宋映白不去当然可以,但是有点介怀黎臻的口吻,干嘛啊你,一副管自己另一半的语气,但一想到他俩现在的人设,活活忍了,哼道:“不去就不去。”

毛从贤连声道:“那就改天吧,不打扰二位用饭了。”起身离开了。

他回到皮绍棠跟前,小声禀告:“我看他俩像是真的,我刚一邀请宋映白,黎臻瞬间就翻了脸,我看得出来,他的确是吃醋了。”

皮绍棠心想,所以他俩就是那种关系了,如果是这样,昨天自己拆穿他俩,宋映白恼羞成怒,情急之下说漏嘴也是有可能的。

这个问题,他已经想了一宿了。

许景在一旁压低声道:“你看准了?别是他俩演的,把你骗过去了。”

“你搞过男人吗?没有吧,没有就听我说。”毛从贤不经意的白了他一眼,“我十分肯定黎臻非常在乎那个姓宋的,就怕别的男人把他拐走,那眼神恨不得弄死我。没见我赶紧回来了么。”

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,许景落了下风,不再说话。

皮绍棠放下筷子,眼神一凛,“就算黎臻知道咱们的计划又如何,我就不信他会出手救于家那两个崽子。他出现在这里,不过是想抓咱们东厂的把柄,随他,厂卫一家,都好谈。”

——

宋映白装作若无其事的压低声音道:“毛从贤邀请我去他屋子看猴子,为什么不让我去,不接触怎么套情报?!你不也说了么,虚虚实实。”正好再放点烟雾弹给他。

黎臻单手托着腮帮,脸微微侧着,“我怕他迷晕你,然后对你不利。他可是个臭名昭著的龙阳,最爱干的就是让手下到家喝酒,弄晕后……要不是皮绍棠袒护他,他早完了。”

“人渣啊。”

“对啊,他就是人渣败类,你离他远点。而且他刚才过来,分明是试探咱俩的关系,所以我就故意装作吃醋的样子不许你去,他肯定信了。昨天你说漏嘴的事儿,他现在肯定深信不疑了。而且我觉得他们不是为了地狱井来的,如果是的话,按照东厂的做法,肯定早就东翻西找了,他们这么安静,倒像是在等待什么。”

宋映白瞅着他,心里叹气,行吧,这就叫撒谎容易,圆谎难,一以贯之的贯彻人设更难。

不过,如果东厂不是奔着地狱井来的,此时又相信他俩到此是为了狙击他们。

那么他跟黎臻寻找地狱井的真实意图,则能被很好的掩盖。

毕竟如果不这么虚晃一枪,东厂肯定也要探寻他们的目的,那才真是麻烦呢。

牺牲了一点名誉,保全了大局,宋映白心里觉得还算划算,毕竟他的名誉早就成筛子了。

“我倒是无所谓,我有孝在身,三年内不议婚,你就惨了,传到那位小姐耳朵里,你可怎么办呦。”宋映白露出“心疼”的表情。

黎臻装作生气的样子,拿筷子头敲了下宋映白的额头,“吃饭吧你。”

这一切被毛从贤看在眼里,啧啧道:“看吧,打情骂俏呢。”

此时,吴宁吴掌柜的站在后厨,问胖瘦两个伙计,“咱们这店里现在住了几波人啊?我怎么瞧着他们一个个怎么都那么奇怪呢。”

胖子道:“人最多的那波自称是刑部出来办案的,两个人结伴那对,似乎认识他们,但应该有过节,互相提防。单个的那个男的,自称萧少梓,不知是干什么的。剩下的就是您昨天领回来那两个人了。”

吴宁脸一酸,“这一个个的,好像都会功夫,闹将起来,还不把咱们店给拆了。”

瘦子也道:“掌柜的,咱们怎么办啊?”

“静观其变吧,咱们开门做买卖的,还能把人都扔进大漠吗?诶,做点生意可真难。”

话音刚落,就听大门又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,吴宁忙从厨房走出来,去开门,“来了,来了,不要敲啦。”

皮绍棠破罐子破摔了,原本打算将这家店包下来,不留别人。

结果横空跑出来个黎臻就不说,还有个一副游侠风范的萧少梓,昨晚上又蹦出来两个走江湖的,现在就是鬼敲门,他也不在乎了。

吴宁将门打开,走进来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,还领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。

宋映白的位置正对着大门,他本来吃在馄饨,猛地瞧见那孩子,差点咬到舌头,妈呀,这不是宁采臣跟蜈蚣精吗?!

黎臻见他这副表情,好奇的一回头,看到出现在门口的二人,表情也是不相上下的惊讶。

而另一边,许景拍案而起,杀气腾腾的看着门口。

宋映白暗暗擦了把冷汗,这客栈现在不是暗流涌动,是快血流涌动了吧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