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84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“都说了,不让你出门,你还出去。”宁采臣一边下楼一边埋怨,“你再不听我的话,我不管你了。”

蜈蚣精走在宁采臣身旁,表情能看得出老大不乐意,撅着嘴,但并没有过激行为,老老实实陪宁采臣下楼。

宁采臣坐下后还在数落蜈蚣精,也不能说是数落,应该叫做谆谆教导,整个大堂里就听他唠唠叨叨。

“真是训儿子呢。”宋映白低声对黎臻道:“他俩刚进门的时候,那个妖怪管他叫爹。”

黎臻道:“真想不到他俩能混到一起,宁采臣竟然能制服他。”

“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吧。”

大家心里装着事儿,说真的,都没什么胃口吃东西,但是不行,不吃怎么思考,怎么应对敌人呢。

宋映白这桌点了馍馍、酸汤羊肉,一壶热酒,等菜都上齐了,跟黎臻动筷子开始吃。

别桌的酒菜也陆续在端了上来,但是东厂那边人多,有的桌子只上了酒和小菜,正菜还得等。

皮绍棠因为许景下午收拾蜈蚣精不成,这会看他不顺眼,连话都不跟他说。

毛从贤本来跟许景还能聊上两句,但他提议用丹丹做诱饵,结果却刺杀失败。

幸好丹丹跑得快,要不然被蜈蚣精吃了,算谁的,有点后悔听他的了,于是,也一下午没跟他聊天。

失败者没人权,谁让许景失败了呢,被冷落,只能忍着。

“爹,你这碗看起来比我的这碗好吃啊,我要吃你的。”吴功往宁采臣的碗里看了眼。

宁采臣端起碗背过身子,“你少来老一套,看我这碗好吃,结果就是吃了我碗里的,你碗里的还是你自己吃。”

萧少梓看着吴功,嘴角浮出一丝笑容,这毛毛躁躁的孩子还真像当年的自己。

当年的自己……他自小没爹没娘,整日好勇斗狠,一次被人打得血肉模糊倒在路边,若不是路过的于宇轩大人好心救他一命,这世上早没他了。

于宇轩大人蒙冤身死,京城牢固的跟铁桶一般,不可能劫狱,但是他的两个孩子发配龙门关,只有几个官差押送,他相信他可以救出他们。

至于这店内自称刑部官员的,的确是个顾虑,但他豁得出去,不畏死。

这时,他的酒菜端了上来,他倒完酒,刚要喝。

“不要喝酒,酒里有毒——”吴掌柜的慌里慌张的从厨房那边跑出来,身后跟了个满脸是血的厨房伙计,“有人打晕了厨房的伙计,在酒里下毒。”

噗——

屋内一是全是吐酒的声音,可是宋映白跟黎臻都喝了几口了,这时候脸色一变。

虽然按照喝下去的时间,他们这壶若是有毒,早毒发身亡了,但为了保险起见,侧身一顶喉咙,尽可能将酒水吐出来。

吴宁对满脸是血,一看就是遭人袭击的伙计道:“你快看看,是谁打的你?”

“我……我没看到啊,那人从后面打我,我就倒了……”

皮绍棠此时站起来笑道:“只是有人打了伙计,掌柜的,是如何判断有人在酒中下毒的呢?”

“你、我信了,你们不愧是刑部的人,这都要出人命了,还刨根问底儿的。”吴宁道:“有人把他打晕后,拖到了水缸后面藏了起来,我这两个前台伙计,就是他俩,一个胖子一个瘦子,进厨房后没看到人,还以为厨房的伙计出去解手了,就直接把酒壶给端了上来。

结果我转身就发现了这个被打晕的伙计,还发现放过酒壶的桌子边有散落的白色粉末,我用银子试过了,是毒药!所以,赶紧的,全都倒掉吧,有人要杀人啊。”

本来这屋内气氛就很压抑,这又闹出有人要下毒杀人,一时间剑拔弩张。

萧少梓打开自己的酒壶盖子,见壶盖边缘有毒药,双眸一狠,起身道:“想杀我萧某人尽管直来,何必弄这些手段!”

有人站出来承认是受害者了,那么加害者是谁呢?宋映白捏了一把汗,事情的发展很不好,都是手里有刀有剑的暴脾气,若是起争执,分分钟制造血案。

皮绍棠手下的人最多,且一开始就跟萧少梓起过争执,这会萧少梓的眼睛又盯着他们,他不得不应声:“萧少侠,你也听到掌柜的说了,酒水是伙计端上来的,他们又不知情,这壶酒未必就是送给你的。”

“哼,我一直喝的是冷酒,刚才点的也是冷酒,各位有谁点了冷酒?没有吧。所以若是知道我喝冷酒,只在冷酒中下毒便是了。”萧少梓道。

许景不屑的道:“怎么着,你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吗?需要别人取你性命?”

不知东厂这边谁说了一句,“说不定盗了人家媳妇。”

“你说什么?!”萧少梓手持酒壶,踩到桌上一跳,便跃到了对方桌前,一把揪住他,将酒壶嘴塞进他口中猛灌。

旁边的人反应过来,抽刀斩萧少梓,这人才哇的一声吐出嘴里的毒酒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