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97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宁采臣也道:“放心,咱们一定会出关的……”

大家没有底,随时打算接受令人绝望的结果,走啊走啊,不知道走了多久,地道到了尽头,再没有出路。

所有人脸色皆是一变,绝望的气氛叫人难以呼吸,就在这时候,田惠发现了头顶的光亮,她跳起来用刀一捅,哗啦掉下来一堆沙尘,随后夕阳的余晖也照到了她们脸上。

她欣喜的望向其他人,才发现大家都已经泪流满面。

他们爬出地道,向后遥望,看到边关的城楼已在身后。

宁采臣跪在地上,忍不住边哭边抹眼泪,“……可惜大家都死了……只有咱们活了……”

“所以咱们要好好活着……连其他人的份儿……一起活下去。”

想到哥哥,田惠一开始还只是哽咽,最后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。

——

谢中玉骑着马,随时观察司南的指针。他这一路找来,眼看越跑越远,最后几乎来到了边关前。

可还没找到宋映白,不由得心里愈发没底。

尤其看到前方遭受到毁灭重创的客栈,他暗暗捏了把汗。

不过,幸好,司南没有告诉他宋映白在那里,他告诉自己,那间客栈是被沙暴吹成这样的,而宋映白他们肯定是去了前方的驻军地办事。

骑着马又走了一段路程,突然间,司南猛地打了个回旋,指针指向他身后。

他纳闷,将马掉头,走了几步,司南突然再度转弯,又指向了他身后。

谢中玉见周围茫茫沙海,根本没人,心里发慌,因为他有个不好的预感。

他试着将司南竖起来,指针指向天上,刹那间,就见指针打了个回旋,直直的指向地面。

谢中玉低头,除了马腿外,就是一马平川的沙地。

“……不是吧……宋映白在地下?”

就在他不想承认的事实的时候,就看到远处哒哒跑来一匹空骆驼,很快,骆驼经过了他跟前,他看清,上面其实坐了一只猴子,只是因为只有巴掌那么大,一开始才没看到。

在他的注视下,猴子骑着骆驼继续一骑绝尘往客栈方向跑了。

他收回视线,这猴子跟他没关系,他现在只想知道宋映白到底在哪里。

他下马,跪在地上,试着挖了下,黄沙挖出一捧,立刻有周围黄沙填充。

而司南的指针仍旧直直的指着地下。

——

大蛇不停的向地下沉入,随着周围黄沙的陷落,沙粒跟蛇皮光滑,宋映白差点从蛇身上掉下去,这时候,他看到黎臻拔刀插在大蛇鳞片的缝隙中,然后紧紧握着刀柄,稳住身体。

他有样学样,也学着他的样子,将刀插在了蛇身上,不知大蛇是被蜈蚣毒得没了知觉,还是他们的刀刃刺痛对它来说微不足道,它毫无反应。

宋映白只觉得周围铺天盖地的黄沙堆积下来,赶紧闭上了眼睛,屏住了呼吸,就在黄沙堵住他的口鼻,快将他窒息的时候。

就听咔嚓一声巨响,大蛇身下的土体突然裂开,一道深不见底的硕大缝隙露了出来,而大蛇的身子失重一般的向里面坠去。

随着速度的加快,宋映白的身体飘了起来,若不是手死死握住刀柄,他便从大蛇身上飞了出去。

这时候,往他身上掉落的黄沙越来越少,他努力的回头一看,就见身后的裂缝正在缓缓闭合,等他下一次回眸看,便什么都看不到了,可见缝隙完全闭合了。

他们随着大蛇沉甸甸的下沉,觉得像飞,又不太像飞,总之整个人向下飘。

要不是能闻到大蛇身上的腥咸味,在什么都看不到的情况下,他甚至怀疑他是否还跟大蛇在一起,还是自己在漫无目的在漂荡。

“宋映白,你在哪里?”黑暗中传来黎臻的声音,“在的话,伸出手,让我拍一下。”

根据黎臻声音的方向,宋映白朝他的方向伸出了手,在黑暗中舞动了几下,碰到了对方的手掌。

感到到了彼此的存在,宋映白说不出的安心,“咱们这是往地下去了吗?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头。”

“等停下来的时候,就是到地狱井的时候。”听得出来,黎臻在笑,“还记得它吗?可以上看一百年,下测一百年,咱们就要无所不知了。”

宋映白当然记得,看样子黎臻应该有很想知道的事情,而且他调查了很久,终于能够达到,他替他高兴,“当然记得,可是你一直没和我说过,你到底想知道什么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