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99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“对,感觉像个清晰的旁观者。”宋映白吃惊的道:“难怪说地狱井可以前看一百年,后测一百年,这应该是外面的世界真实发生的事情。但是这个女人是谁,咱们根本不认识她,知道她的事情又有什么意义?”

如果只能这么随机观看过去或者未来的事情,就算倾尽一生,或许看到的都是对自己毫无意义的“垃圾信息。”

水底的落叶无数,难道一片一片翻找属于自己的部分吗?简直开玩笑,从概率来说,随着落叶的增多,恐怕这辈子都没找到属于自己的那部分。

黎臻皱眉,想了一会,“也别太绝望,难道小诸葛看到于宇轩被平反也是碰巧吗?连谥号都准确的知道。一定有方法能够快速的查到,自己想知道的事情。”“

“……既然这个地方就是地狱井的内部,那么这棵大树就是地狱井的灵魂……”所谓拷问灵魂,询问灵魂,可能方法就是这么简单。

宋映白想到这里,放开嗓子大声道:“我想知道宋映白的生卒年,能告诉我吗?”

毫无反应。

黎臻抱着肩膀,微微摇头,“肯定不会这么简单。”

宋映白不甘心,继续仰头朝大树喊道:“我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,你就行行好吧。”

话音刚落,水底的积攒的落叶层中,浮上来一片金黄的叶子,飘到了宋映白跟前。

黎臻不由得吃惊,真的就这么简单?报出大名,再说上一句好话即可?

宋映白挑挑眉,“你还是别碰了,我自己看看得了。”

黎臻劝道:“你可想好了,你能承受后果吗?”

宋映白知道他什么意思,万一看到自己死得惨兮兮的,而未来又不能更改,怕是会消极度日。

“当然能,别担心我了。”宋映白趁机找回场子,“我看你才婆婆妈妈的。”

我是担心你好不好?!黎臻干涉不了他的决定,“好吧,你看看也好,万一你会遇到危险,咱们回去,我保护你,改变未来。”

宋映白笑了笑,将手放到了树叶上,刚一触摸到树叶的纹路,他顷刻间觉得周围的场景发生了变化,他置身在一间卧房内。

这间卧房他再熟悉不过,这不是他在老家的卧室么,难道他最后死在了老家?

不应该啊,他可没什么落叶归根的乡土观念,再说他都过继出去了。

“……呜呜呜……映白真的没救了吗?”是母亲的哭泣声,宋映白往前走,就看到母亲坐在床边垂泪,低着头,用帕子在擦眼泪。

床上躺着一个人,看不到脸,反正一动不动,应该是他已经死了。

床边还站着几个人,有男有女,岁数不等。

看来他算是英年早逝,母亲还在世,他做儿子的却离世了。

忽然,他注意到奇怪之处,怎么一旁站着的那群少年中,有一个如此眼熟,分明就是他大哥,只不过年纪比现在年轻个六七岁。

这时候,他母亲拿来帕子,露出脸来,也比现在要年轻许多。

他懂了,他来到的根本不是他未来死去的场景,而是过去,真正的“宋映白”死去的情形。

都怪他没把话说清楚,或者说,根本说不清楚,他无奈的叹气,想要结束观看,却发现他不知该怎么退出,只能继续看。

“娘,您别哭了,反正映白是捡来的,又不是您亲生的。”一个少年冷漠的开口劝道,是他三哥。

宋映白将眉头拧成一团,吃惊的看着他们,“什么,

原来不是亲生的吗?”

但是他们听不到他的声音,本来这就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,早已成既成事实,他只不过是在观看而已。

他三哥话音刚落,就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,打人的正是他大哥,“爹娘将他视如己出,跟亲生的又有什么区别?”

三哥不忿的撇嘴,“是吗?他来的时候已经挺大了,我记得他刚到家那会整天朝着要找真正的爹娘,要找他哥哥,最近倒是不喊了,可没准悄悄记在了心里,等长大了去找他们呢,咱们家白给人家养儿子。”

“都别说了!”他母亲发话了,抹着泪道:“映白是个可怜的孩子,派人去铺子上叫你爹回来……”

“娘!娘!映白没死,他睫毛动了。”他大哥激动的指着床上道。

他母亲跟其他兄弟姐妹都围了上去,突然大家又都哇的一声散开了,就见他腾地坐起来,警惕的看着周围,“我这是在哪儿?我怎么了?”

宋映白无语的叹气,原来刚穿越那会真是傻愣愣的啊,难怪后来莽撞的要参军被狠狠抽了一顿。

不过,他居然不是亲生的……他挑挑眉,或许这就是他为什么被过继出去的另一个原因吧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