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02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黎臻装作“很怕受伤”的样子,小心翼翼的问:“你不会嫌弃我血统有问题吧?”

宋映白道:“你这说的什么话,不管你身上有什么血统,都是我的好哥们!”

黎臻心里感动,但故意表现得很夸张,一把拽过宋映白,握着他的手,“不愧是我的好兄弟。”

他真的放不下,就算宋映白真的未来没和他在一起,那肯定是他先于他死掉了,只要他还有一口气,就绝不放手。

“我交的是你这个朋友,其他的我根本不在乎。”宋映白继续喂黎臻定心丸。

黎臻见时间差不多了,放开他的手,叹着气想关于自己身世的糟心事。

现在可以肯定他爹第一次失踪是被自己母亲那边的人抓走的,至于抓走之后,可能将错就错,等有了他,将还是婴儿的他送回敬国公府。

之后呢,他爹去了哪里?又回到了自己娘那里吗?

想到这里,黎臻高声道:“我想看看我爹最后一次失踪的情形。”

话一说完,水底便浮上来一片叶子,这一次,黎臻吸取了教训:“……我一个人来吧。”宋映白笑着的点头。

黎臻将手放在树叶的纹路上,进入场景。

【他父亲一个人坐在敬国公府偏厅的椅子上,手里把玩一串红玛瑙珠串,不时看一眼漏壶,大约过了一刻钟,他父亲站起身来,朝前走去,每走一步,身体便变淡一分,几步之后,整个人消失在了房间中。】

黎臻从过去的情境中返回来,失望的对宋映白道:“什么都没看到,他第二次失踪的情景毫无价值可言。”

“你别难过,我觉得伯父伯母说不定现在正在哪个仙境逍遥,只是忘了时间,等时间到了,他们一定会来看你的。”

“我不光为我自己,我爷爷年纪大了……唉……”黎臻道:“神树,我的母亲到底是什么人?”

水面没有任何叶子浮出来,这在黎臻的预料之中,他母亲能入画,必然不是普通人类,而地狱井的神树似乎只能收录人类的情况。

黎臻仰头问大树,“无所不知的神树,我今生还能跟父母团聚吗?”

这一次没有树叶浮上来,他俩正纳闷着,突然就见黎臻被一股看不到的力量捧起来,朝着树冠飞去。

宋映白吃惊的仰望,就见黎臻很快消失在了密密麻麻的枝杈跟树叶中,他愣了愣,抓着大树斑驳的树皮,试着往上爬,去找他。

还没等他爬上几丈,黎臻就落了下来,掉进了水中。

他从水中冒出来,拂去脸上的水渍,四下寻找宋映白,看到他正保持攀登大树的姿势,知道他想去找自己,不由得心里暖暖的。

宋映白也干脆一松手,落到了水中,他感到自己仿佛落到了一块大海绵上,全没有高空落水的痛楚,“你怎么被吸上去,这么快又下来了,你看到了什么?”

黎臻整理了下思路,才对他道:“我刚才被拽上去,落到了一个树杈上,看到了五六种场景,有我祖父临终前还在念叨我爹的,有他们携手主动回家探望的,还有他派人回家递纸条给我,约我到其他地方见面的,总之……每一种情景,都不一样……”

宋映白颔首,“……就是说未来不确定,对吗?”

“没错!”黎臻指着水下的落叶道:“我认为发生过的,无法改变的事情会变成落叶沉入湖底。”又指了指树冠:“而还没发生的,就是头顶这些正在生长的叶子,每一片都代表一种未来的可能。”

宋映白接受起来一点困难都没有,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黎臻高兴极了,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,“未来可以改变的!我就知道!哪有那么多天注定,多是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

宋映白不明白他为什么这般欣喜若狂,难道他之前认为某件事是不可改变的,导致绝望了吗?

所以当知道未来可以更改的时候,才这么开心。

黎臻笑着砸了下水面,“太好了,太好了!”

宋映白却笑不出来,因为他意识到了一件事,而这件事,相信黎臻很快也会发现。

果不其然,黎臻笑着笑着,眼神渐渐变了,狐疑的看向宋映白,“你刚才看到的真是你死亡时的情形吗?你的死亡应该还没发生,树叶怎么会沉到水底?”

“我哪里知道,再说了,神树也没告诉你,发生过的树叶会沉入水底,没发生的树叶长在树上,一切都是你推断的。”宋映白绝不松口,“你确定?”

的确,这只是黎臻的推断,不过,他认为应该不会错,“不觉得很合理吗?过去的事情不能改变,所以掉落沉入水底,未来充满了可能,依然在生长。”

宋映白心里其实十分赞同黎臻的推断,这棵大树就像个信息收集器,发生过的事件变成叶子掉落水底存档,正在发生的源源不断的收集信息,推演出若干种可能性,生出一片片嫩绿的叶子。

简单来说,就是蝴蝶效应,一点点小因素,都可能导致未来改变。

宋映白心虚的耸耸肩,“所以啊,看来我子孙满堂自然死去这件事,已成定局,所以树叶才会掉落。”

黎臻却不大信,狐疑的看他,“真的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