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06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妖怪也分各种类型,石妖就比镜妖有追求。

黎臻颇有干劲儿的道:“那咱们就来把积案清一清吧。”

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两人口中频繁传来诸如,“这个案子果然是那家伙做的。”“诶,原来刺客是他吗?”“行贿的名录竟然藏在那里吗?!”“冤案啊,这是冤案。”“姓曹的,就知道你告过我黑状。”

最后发展到,“老岑国公真戴绿帽子了,现在的岑国公根本不是他的亲生儿子。”“刘太妃年轻时也不是很好看啊,哪有文官说得那么夸张,当年还骂她乱国祸水。”

将能想起来的谜题真相彻底看了个爽,宋映白有些看不动了,“太累了,不看了。”

就凭他知道这么多案件真相,跟开了挂一样,回去后,手头的积案一扫而空。

要是有评选,今年锦衣卫的优秀标兵就是他了。

他刚才动过想看看真正宋映白父母是谁的念头,但是转念一想,看了又能怎么样?再去认亲吗?

他认宋氏夫妇,是因为他穿越过来后,他们养育过他,出钱请师傅教他骑马射箭。

宋映白真正的父母可是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他又不缺亲情,他要忙的事儿还有许多,就别给自己找麻烦了。

黎臻正好也腻味了,游到他身旁,四下看了看,“……我也觉得够了。”

玩够了,可以回家了,但问题是,怎么回去,跟大蛇坠进来的,那么出去呢?

人家大蛇吴宁现在攀在树干上正休养呢,别说没法醒过来送他们,退一步讲,它真的醒了,还不得一口咬死他们。

“……我没看到出口,咱们怎么离开?”宋映白道:“这里只有一棵大树,一条大蛇。”

“问神树!”黎臻笑道:“问它不就知道了么。”

宋映白恍然大悟,可不是么,神树无所不知,自然知道如何出去,“好,就由你来问他,小诸葛都出得去,咱们自然也能出去。”

“你真的没有什么想问的了吗?咱们可要出去了。”

他本来就是陪他来的,“你没有,我就更没有了,咱们走吧。”

黎臻见他下了决心,仰头对神树道:“你无所不知,请告诉我该如何离开这里。”

说罢,他就神树叫到树冠上观看如何离开的未来了,宋映白在下面等他,很快,黎臻再次落到了水中,他皱眉一指黑色的大蛇,“我看到咱们拿剑刺大蛇的眼睛,那家伙吃痛暴起,将咱们给甩飞了出去。接着,情景就结束了。”

宋映白瞅着那条庞然大物,咽了下吐沫,“真的要通过它吗?”之前在大漠中的恐怖景象历历在,被它支配的恐惧还没完全忘掉呢。

“但我看到的确实是这样的。”黎臻道:“我觉得越是近的未来,应该越准确,不像十年八年后那种未来,受各种因素影响,可能在发展过程中产生偏差,这种几乎下一刻就会发生的事情,我想,应该是准确无误的。”

“它没杀了咱们?”

“没有,就是说了几句话后,生气的把咱们给甩飞了出去。”

宋映白心里一横,“咱们没有别的办法,就照看到的做吧。”说着,两人低头找佩刀,这才记起佩刀还扎在大蛇身上,两人身上就有个刀鞘。

他俩商量好,一起朝大蛇游了过去,找了一圈,发现佩刀还结结实实扎在它身上,虽然它的身衬托之下,佩刀比绣花针还小。

蛇身光滑,他俩费了一番力气才爬上去,黎臻道:“我从去年开始就准备结实的绳索和各种工具,没想到现实会是这样,因为东厂和吴宁的关系,一件都没带到井下来。”

“这就是计划没有变化快。”宋映白道:“所以未来有多种可能,或许咱们看到的未来,也还会发生各种变化。”

没错,一定会发生变化,谁要去琼州?!谁要降职?!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
黎臻听了这话,不免担心起来,他跟宋映白那么多悲剧的结局,只有一个是幸福的,如果非要有变化,也希望是那些糟糕的统统变没,而美满的那个不要动。

在大蛇身上找到自己的佩刀,俩人几次差点从它光滑的鳞片上跌下去,磕磕绊绊总算来到了它头顶上。

宋映白必须说,这家伙实在太太太太吓人了,但是事已至此,不可能打退堂鼓。

因为蛇是没有眼皮的,所以纵然它在养伤,眼睛也是睁着的,这倒是挺省事了,他们滑到它眼睛的时候,用刀往上一扎,然后松手,继续保持下滑,落到树根上。

他们一落到树根上,便一头扎进水中,拼命往前游。

很快,就听身后传来吴宁痛苦的咆哮,“啊——好疼——”

宋映白回头,就见黑花大蛇挺立起身子,居高临下的看着它们,能感觉到它非常的愤怒。

是啊,人家正在进行“修复式充电”,谁在这个时候被打扰能开心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