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10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宋映白一瞧,这不是毛从贤的丹丹么,原来它也没事,顿时松了一口气,笑着走上去,摸了摸猴子光洁的头顶,“我还担心你来着。”

谢中玉见他这么喜欢这只猴子,如果自己饲养它,那么以后宋映白想看猴子便会跟自己常走动了,“小猴子,跟我回京城好不好?”

黎臻瞧出这厮的打算,“它叫丹丹,而且他有主人,叫毛从贤。”

宋映白道:“可是毛从贤死了。”

“那也该还给毛从贤的家属。”但是黎臻知道,毛从贤进入东厂前,混迹江湖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后来当上东厂千户发达了,但因为是个断袖,根本没媳妇孩子继承这只猴子。

宋映白也想了想,考虑到毛从贤的所作所为,“他有家属吗?”

“……”黎臻道:“有没有,咱们现在也不知道,得回京城问一问。”

谢中玉将小猴子放在自己肩头,笑道:“那在回京城前,就由我养着吧。如果到京城找不到毛从贤的亲属,我就是他的新主人。”

宋映白觉得这个决定不错,毕竟就算毛从贤没有亲属,但是肯定有东厂的人见过他养这只猴子,如果他来接手,被人发现确实不太好,由谢中玉饲养最合适,他如果有空,还能去逗一逗。

“好,就这么办吧。”

黎臻不由得更反感毛从贤了,来执行任务,你带什么猴子?这下好了,人死了,猴子归别人了吧。

宋映白原地逗了一会猴子,黎臻抱着肩膀在一旁冷眼旁观,等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即使叫停,“咱们下楼去看看吧。”

宋映白一想也是,猴子什么时候都能玩,三人便下楼。

胖伙计坐在断壁残垣中,一脸的绝望,看到他们三个,吃惊的道:“两位客官原来一直在楼上吗?你们看到昨天的大蛇了吗?”

黎臻跟宋映白一起摇头。

胖伙计抓了抓鬓角,“难道是我眼花了?不能啊,唉,不管了,掌柜的没了,账房死了,其他人走了,我一个人可怎么办啊,而且这还有几具尸体,都谁跟谁啊。”

宋映白走到客栈门口,看到一具躺在地上的尸体,正是许景,他不禁一怔,许景看来是被刀剑杀死的,杀他的是谁?难道是宁采臣?

“对了,你看到那个书生了吗?”

“他跟一个戴着斗笠的女人,带着那两个囚犯孩子从地道走了。”胖伙计道。

宋映白郑重的道:“既然这样,你还在这里做什么,还不赶紧逃命去?驻军早晚发现客栈的异样,等他们来了,看到楼上官差的尸体,还有让人出关的地道。走脱了两个被发配的孩子,都会怪到你身上,你还有活路吗?”

胖子一听,咬着手指,恍然大悟,“对啊,我还是赶紧走吧。但、但是万一掌柜的回来,怎么办啊?”

你们掌柜的早变成大蛇了,宋映白道:“我言尽于此,你愿意等你们掌柜的,你就等吧。”

掌柜的昨晚就让他们走来着,他一定有脱身的办法,“那我还是别等了。”胖伙计冲进厨房,不一会拿出一筐晒好的羊肉干,“这些肉干,大家分了吧,我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。”

于是大家将肉干分了,备齐干粮酒水,各奔东西。

胖伙计骑着骆驼,谢中玉自己有马,而黎臻跟宋映白的马,虽然在昨晚的大蛇骚乱中跑丢了,但沙暴一结束也回到了附近,打个口哨便给叫了回来。

宋映白他们沿着原路返回,走到客栈跟镇子中间距离的时候,就看到一个骑马的道士迎面朝他们行来。

打扮跟谢中玉如出一辙,黎臻便探头问他:“你一定认识他吧。”

谢中玉脸一酸,不情不愿的将头扭开,“看不清脸,谁知道呢。”

等来人走近了,黎臻一眼人就认出这人是廖中芳,谢中玉师叔的座下弟子,跟他一起进过宫,黎臻与他见过几次面。

他非常“热情”的呼喊廖中芳,这反倒吓了廖中芳一跳,在他印象中锦衣卫的黎佥事,每次都冷着脸伴随在皇帝左右,对人可没这么热忱过,赶紧下马,道了一声黎大人,才对旁边的谢中玉道:“啊哈,我总算找到你了,赶紧随我回去。”

谢中玉吐了下舌头,“不用你说,我现在正打算回京城呢,你来晚了。”

廖中芳不信,“你既然偷了司南跑出来,为什么又想返回京城?”

“因为我已经找到我想找的人了!”谢中玉说着,瞅了眼黎臻,哼,对,我偷了师叔的司南,就是为了找宋映白!

廖中芳见师弟身旁有两个男子,黎臻他认得,另一个脸生,但想必也是锦衣卫中的人,“你最好不要骗我,师父可给了我一件法宝。”

黎臻好奇的道:“什么法宝?”

道家的法宝自然不能随便给外人看,但是廖中芳不能直说,正好因为追寻谢中玉一肚子气,便将袖中的狗尾巴草拿出来,“就是这个,它能把我带到你跟前。”

黎臻和宋映白一瞧,都忍不住笑出来。

谢中玉气不打一处来,上前将狗尾巴草抢过来扔到地上,踩上一脚,“现在找到我了,这玩意没用了!”肯定是师父把他变狗的事情跟师叔说了,否则的话,怎么会想出用狗尾巴草揶揄他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