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12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黎臻当然听出来了,“你直接让我别挤兑他就行了,用不着拐弯抹角。”他坐到桌前,看宋映白,“你就不好奇,我为什么看不上他吗?”

“不好奇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恕我直言,你看得上谁啊?”宋映白半开玩笑的道:“再说之前谢中玉搞砸那么多事,你能看得上他才奇怪。不过,他这次不是办得挺好么,所以你就先忍忍吧,他师兄也在,搞太僵不好。”

你真是善解人意,黎臻心里暖暖的,故意将话说得很暧昧,“你这话说得不对,还我看得上谁,我看得上你啊,咱们来地狱井,我只带了你,这还不明显么。”

宋映白哼笑道:“谢谢你的认可!”

黎臻“自大”的道:“荣幸吧。”

“荣幸荣幸。”宋映白一边说,一边走到炕边,往上一趴,“……咱们总算活着出来了。”

黎臻起身走到炕沿边,趴到他跟身边,杵着下巴瞅他,“我说,你在地狱井的时候,真的没看你会跟谁成婚吗?”

宋映白改成侧卧,挑挑眉,“没有,我说过了,我还是希望保留一点神秘感,总之顺其自然吧。”

黎臻撇嘴笑道:“神秘感?你就不怕跟一个从来没预料到的人,过一辈子?”

宋映白想了想,学着他的样子撇嘴,“那也不错啊,挺刺激的。”

黎臻不由得轻笑出声。

宋映白纳闷,“有什么好笑的?”

黎臻忙掩饰道:“怎么不好笑,你赌博呢,婚姻大事,别人都求平稳,就你求刺激,有毛病。”说着,谈了他额头一下。

宋映白捂着脑袋不悦的道:“我发现你最近手挺痒啊!”说完,便要报复的也弹黎臻一下。

黎臻忙挡住他的手,笑道:“你胆子肥了,敢攻击上司。”

宋映白一听,猛地想起因为攻击黎臻而被降职的事,脸色一变,赶紧收手坐起来,“你别误会,我没这个意思。”

黎臻见他突然变得拘谨,意识到是自己刚才的话说得不好,“我跟你说笑的,你怎么当真了?”

“没当真啊,就是觉得咱们这么大的人了,打打闹闹不好。”宋映白后怕,险些得意忘形,人家黎臻毕竟是自己的上司,没大没小的,万一习惯了,哪天没忍住真跟他动手,岂不完蛋了。

黎臻便往炕上一躺,叹气道:“真没意思,难怪祖父说没我朋友,毕竟连你跟我都有隔膜,开个玩笑都被误会。”

宋映白一边觉得黎臻可怜,一边又觉得他在卖惨。

黎臻见宋映白没行动,继续哀叹,“算了,我以后都不开玩笑了,我这种人就适合板着脸。”

宋映白便跪到他身旁,弹了他额头一下,笑道:“这样没上没下的,行了吧?”

黎臻就势握住他的手腕,笑着坐了起来,“你跟我之间本来就不该分尊卑,甚至不分彼此更好。”

我的就是你的,当然,你是我的。

宋映白还没说什么,就听门板砰砰砰作响,有人正在大声敲门。

他没好气的道:“谢中玉,你能不能先带着猴子走开?”

门外传来的声音却不是谢中玉,“道长,请救救我。”

宋映白和黎臻交换了个不解的眼神,道长?找谢中玉的?

他下地谨慎的打开一条门缝,看到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站在门外,面无血色的道:“……道长不在这间客房吗?”

宋映白冷声质问道:“你要找哪个道长?”

书生没有回答,突然用右手的食指拨拉着脸颊道:“没羞、没羞,遇到好看的男人又恬不知耻的动心了吧。”

“……”宋映白嘴角抽动,这什么毛病,自己羞自己?

书生满脸痛苦的道:“别误会,我没心动。”刚说完,手又放在了脸颊上,一边点着,一边在口中道:“没羞,没羞,竟然说谎话。”

这时候谢中玉听到动静探出头。

黎臻将宋映白拽回屋,“找的是道士,跟咱们没关系。”

话音刚落,就听这书生对谢中玉道:“道长,请你救救我吧,我中邪了。我是这个镇子潘家银楼的账房之一,这邪祟弄得我什么都做不了,饭碗就要保不住了,救救我吧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