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17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说罢,擦身而过,向前走去,出了自己府邸的偏厅。

其中一个随从跟上来,“大人,您今天还去镇抚司吗?”

裴怀珹瞅了眼太阳的高度,“去转转吧。”

第68章

宋映白拿到黎臻给的批条后,没有急着离开,见屋内没有其他人,便问起了东厂的近况。

“于家姐弟确定已经出关了吧,东厂这回偷鸡不成蚀把米,曹祥要气疯了。”

黎臻道:“据说咱们刚走不久,边关守军就带人到了客栈,从沙漠中发现了皮绍棠跟许景的尸体,因为他们带着刑部的官文,一开始派人找到了刑部,叫他们去认尸,结果刑部一查,说不是自己的。七转八转,终于找到了东厂。据说曹祥听到皮绍棠死了,着实大哭了一场。不过,他最揪心的,还是叫于家姐弟给跑了,因为这个,跟首辅还闹得挺不愉快。”

这两人交恶的原因,宋映白多少能猜到点,恐怕是首辅怪曹祥沉不住气,如果按照他的计划,已经更换了充军地的千户,只要姐弟到了充军地,神不知鬼不觉的虐待死他们,也只是时间问题,犯不着弄那么大的阵仗,搞暴力暗杀,引人注意。

这就是两种做事风格了,首辅,文人么,斗起争来,战线往往能长达几十年,且乐此不疲,所以采用低调阴毒的方式。

曹祥,东厂提督,信奉暴力,追求立竿见影。

宋映白道:“东厂是监督官员用的,曹祥原本就不该跟首辅走得太近,现在他俩掰了,不知道多少人暗中开心。”

“是啊,估计皮绍棠跟许景的位置,很快就有人替补上了。对了,毛从贤的猴子真给谢中玉养了,你们找毛从贤的亲人了吗?”

“我派人打听了,他哪有亲人,仇人倒是一堆。谢中玉把丹丹养得很好,我昨天还见着了,皮毛溜光水滑,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我还感慨,真是只金丝猴呢。”

黎臻心里不太舒服,但人家宋映白是个长腿的大活人,闲暇时间去哪儿都是他的自由,他管不着,“谢中玉没被他师叔打死吗?”

“他跟他师叔说,跑出去是为了救人,我见他的时候,他整个人活蹦乱跳的,应该没怎么挨罚。”

就是挨罚了,他见到你喜气洋洋的也不奇怪吧,黎臻看着宋映白,眼神有点惆怅,这家伙是不是没长这根脑弦,别说开窍了,八成连个可供开窍的脑缝儿都没有。

要不然自己再主动点?还是别了,万一把人吓跑了呢?

最该死的是,自打宋映白被过继给了宋俞业之后,外界都以为他升职是靠宋侍郎的关系,连他俩的流言都不传了。

人生就是这样,不如意之事十有九件,不想传流言的时候遍地都是,想叫他们传的时候,一个个却都跟哑巴一样。

黎臻想起一件事,提醒道:“下个月初五袁同知做六十大寿,你那天别安排事情了,千万记得腾出空来。”

“他有这么老了吗?”上次他给刑千户撑腰的时候,宋映白见过,就记得是个小老头,没想到已经有六十岁了,看来快退休了。

“对啊,是有这么老,所以他过完寿,应该就快致仕回老家了。”

宋映白听出弦外之意,袁同知一退下来,接任的肯定是黎臻了,自己的铁杆好友就要升官了,“他这不仅是过寿,还是欢送会吧。”

黎臻没听过欢送会三个字,但觉得挺贴切的,拿笔杆戳了他脸颊一下,笑道:“就你牙尖嘴利。”

欢送袁同知这种老同志,肯定不能空手,“不知袁同知喜欢什么寿礼。”

“只要不失礼,随便送点什么都行。”

“那好,我回去准备准备。时辰不早了,那你忙吧,我去趟诏狱,把人提审一遍。”

“用不用我陪你去?”

“不用了,有你的批条就够了。”宋映白笑着摆摆手,让黎臻继续坐着,收好条子出了门。

到了诏狱,亮出黎臻的批条,宋映白顺利的提到了人犯。

批条之所以好使,倒不是人人都认识黎臻的字迹,而是因为字条加盖了佥事大印,有这个印,就是命令,没有,就是废纸条。

所以内廷十二监,司礼监掌印太监的权力最大,就因为他管着大印。

诏狱可不是随便谁都能进来的,关的多数是直接触怒皇帝的人,一般人就是想惹皇帝也没那个机会,所以这些犯人不是皇亲国戚,就是朝廷官员,要不就是民间大儒,最不济也是富贾。

因此穷秀才在里面显得格格不入,宋映白决定对对口供,和一开始的没什么大出入,就把他放回家过年。

诏狱环境脏乱差,宋映白怀疑是故意的,这样人关在这里才能无故“病死”。

他带着房家墨和两个随从,将穷秀才就地提审,询问了案情,比如何时何处捡到打油诗的,如何报的官之类的情况,跟一开始的口供都吻合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