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21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裴怀珹没料到对方竟然敢躲开,一步冲了上来。

宋映白原本还想再闪躲,但不夸张的说,这一次裴怀珹快的跟特么闪电似的,他怀疑自己好像只看到了裴怀珹的残影,就被他给揪住了衣襟。

宋映白心想,倒霉催的,今天看来是免不了得挨打了。

但是该落下的拳头却迟迟没有招呼到脸上,他忍不住挑眼看裴怀珹,就见他眼神直勾勾的看自己。

高举的拳头慢慢展开,变成手掌,轻轻触碰到了他脸颊上,声音有几分沙哑的道:“你、你叫什么名字?哪里人?”

干嘛啊,发什么神经,宋映白没有回答,只想快点离开这里,回黎臻身边去。

可是裴怀珹正揪他衣襟,他走不掉。

裴怀珹的随从中有人大声催促道:“我们大人问你话呢,想活命的话,快点回答。”

谁知,话音刚落,他就被裴怀珹一脚踹飞了出去,凶道:“不许这么跟他说话!”

宋映白紧张的咽了下唾沫,那不是你自己人么。

裴怀珹收敛了凶神恶煞的表情,还对宋映白勉强挤了个笑容,声音有些颤抖的问:“别害怕,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,哪里人?”

第69章

宋映白的内心是拒绝的,但对方是北镇抚司镇抚,就算他现在不说,事后也会调查出来他是谁,只是耗费点时间而已。

“我叫宋映白,义州人。”只能如实告知,不知道对方打听他的名字和籍贯有什么目的,该不会是想诛他全族吧。

“义州……义州……”这不就是他之前打探过的地点么。

宋映白说完,就见裴怀珹的目光中除了惊诧之外,还有惊喜,不由得越发紧张,他脑筋转得再快,也猜不出他究竟想做什么。

裴怀珹捧起他的脸,将他五官仔细细细看了一番,恨不得连眼睫毛都一根一根数过,弄得宋映白浑身不舒服。

但事已至此,他倒有几分想看看裴怀珹究竟想干什么了。

裴怀珹激动的嘴唇颤抖,抓住宋映白的胳膊,四下看了看,瞅见前罩房有房间开着门,便拉着他往那边走,“咱们好好聊聊。”

宋映白收回刚才的话,他不想知道裴怀珹想干什么了,这里还有人经过,他就这么肆无忌惮了,要是进去单独的房间,他还不得出事啊,“黎佥事还在等我办事,我得回去了!”

没别的办法,只有把黎臻搬出来了。

裴怀珹听到黎臻的名字,倒是停顿了一下,“你是他什么人?”

“好朋友!”

裴怀珹心想,那不要紧,还是自己这边的情况更紧急,黎臻会理解的,“你先随我来,他那边我会解释。”

宋映白见裴怀珹根本没在怕的,便打定主意,不管怎样,先挣脱他,跑回黎臻身边再说,“我随大人过去,请大人先放开来我吧。”

裴怀珹这才意识到自己紧紧抓着宋映白的胳膊,可能弄疼他了,赶紧松开。

宋映白本来还有后招,但没想到对方这么轻易就把他给放开了,不由得有点意外。

他一边揉着自己的手腕,一边跟着他走了几步,然后瞄准时机,转身拔腿就跑,才跑了两步,肩膀就被裴怀珹从后面扣住住,将他身子板了回去。

不等裴怀珹说话,宋映白就势往地上一倒,捂住心口,人缩成一团,咬齿将下嘴唇咬出一排白痕,整个人看起来承受着极大的痛苦。

“大人,他是不是有心疼病?”裴怀珹的随从中有人担心的道。

裴怀珹这人向来不管别人死活,从来没救过人,一时竟愣了,“你、你怎么了?”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这时候周瑄出来透气,正好看到这一幕,他认出了宋映白的衣着,知道他就是刚才跟黎臻在一起的人,便往这边走,准备看看究竟怎么回事。

裴怀珹的注意力被说话的周瑄吸引,宋映白等的就是他走神的这一刻,趁这机会,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,大步跑了出去,一溜烟钻进了门内。

裴怀珹怔怔的看着宋映白比兔子溜得还快的背影,半晌,忽然笑道:“……调皮,跟小时候一样。”

周瑄也是一头雾水,但稍微一想,就推断出肯定是宋映白惹了裴镇抚,所以装病倒地不起,趁人不备爬起来逃走了。

看他刚才跟黎臻在一起的亲密样子,似乎关系很好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