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24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这个念头一出,她只觉得脸上一红,觉得自己不知羞。

等他们走过去了,她回头瞧了眼他的背影,才迈步进了凉棚。

身为厨房的粗实丫鬟,她不该这个时候来这里,但是为了取得鱼骨,她不得不冒这个风险。

一进凉棚,见客人走得差不多了,没人注意她,她忙寻找那条鲤鱼。

可是每张桌子上都有一道糖醋鲤鱼,她不知道哪一桌的才是它。

忽然,她看到有一个桌子上的装糖醋鲤鱼的盘子动了下,幅度还不小,幸好没其他人看到,她忙走过去,将这一桌子装剩鱼骨的小碟端起来,挨个往袖中倒,又将吃剩下的鱼拿布一盖,低着头走出了凉棚。

夜深人静,别人都睡了,她偷偷来到院内,借着月光将鱼骨摘干净,一根根的摆在盘子里。

她的鱼骨找得很齐全,一根都不少。

鱼骨发着淡淡的金光,好像真度了一层金。

“刚才谁出来了,不睡觉在弄什么?”她听到管事的大丫鬟的声音,吓得忙在心中想,天啊,千万别叫她看到自己。

虽然这样想,但管事的大丫鬟还是朝这边走来了,她不知该怎么办好。

这时候,就见大丫鬟走到距离她不过一两丈的距离,目光都落到她身上了,却好像什么都看到一般的道:“奇怪,分明听到有人出来了。”

念叨着,转身回去了。

她怔了半晌的,惊喜的看向鱼骨,是真的,可以许愿,这条鱼没骗她。

——

宋映白睡眠一向很好,而且自打收拾了伯父,完全掌控了宋府,他再没提防的人,晚上更是睡得很安心。

他不知不觉间睡得有些热,便将被子蹬开一角,翻了个身,迷迷糊糊的打算继续睡。

……突然间,他心脏好像被人狠狠攥了下,猛然惊醒,睡意全无。

因为他刚才踢被子的时候,好像踢到了什么。按照道理,他的床足够大,根本不可能踢到其他东西的。

他微微睁开眼睛,竖着耳朵听身后的动静。

夜色静谧,静得像坟墓,他什么都没听到,但这不代表身后就没情况。

猛地,他的手伸向枕下,摸出放在下面的防身匕首,腾地坐了起来。

还没等他进行攻击,一把冰冷的刀刃已经抵在了他喉咙处。

果然有人,他刚才蹬被子踢到的就是这个不速之客。

而这不速之客,没有像一般的夜行者那样穿着黑衣,反而就穿着寻常的衣裳,也没有蒙面。

他的面孔在月光下一览无余,是裴怀珹。

宋映白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很绝望,因为他的内心已近崩溃,这是纯粹的精神病啊,竟然这么堂而皇之的跑到他家里了,他真是千算万算,也没想到对方居然敢这么做。

大概是看出宋映白的绝望,裴怀珹马上将刀刃拿开,紧张的安慰道:“你别害怕,我不是故意用刀吓唬你的,只是你突然醒过来,我本能的就将刀架到你脖子上了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……裴大人,深夜到访,有何赐教?”你特么怎么进来的,有什么目的?舔鞋吗?

“我是不是吓到你了?”裴怀珹没有回答,反而很担心的问。

我说没有,你信吗?!宋映白面无表情的道:“大人有什么吩咐就直说吧,不过,我还以为咱们之间的过节,经过黎大人调和,已经过去了。”

“白天的事,都是我不好,你没生气吧?”

“……”宋映白心里打鼓,他这语气的确一点不像要追究他责任的样子。

“白天的时候有黎臻在,咱们说话不方便,所以我只能深夜来找你……你非常像我要找的人……我找了他很多年,所以第一眼看到你,我……我……”他声音颤抖的道:“我……能忍到这个时候才来找你,已经是极限了,我今夜必须知道答案。”

“我像你要找的人?”宋映白眼珠转了转,自己长了大众脸吗?

“嗯,模样没怎么变,就是张开了。”裴怀珹道:“我刚才打量你,越看越像。”

宋映白毛骨悚然,刚才打量他?可刚才他在睡觉啊,想象一下,他无知无识的睡觉,而裴怀珹就坐在床沿,盯着他的睡颜看,完全是恐怖故事才会出现的情况。

他咽了下唾沫,“相像的人很多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