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26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“哥……”

“以后咱们都不分开了!”

“哥,咱们的亲生父母在哪里?还在吗?”

裴怀珹是太监的养子,所以,生身父母大概率已经过世了吧。

裴怀珹放开宋映白,看着他的眼睛,微微皱起了眉头,看样子似乎在努力回忆,“……我不知道……不记得了……你也一点印象没有吗?”

宋映白当然没印象,默默摇头。

裴怀珹揽着他的肩膀,坐回床沿儿,“我还以为你会记得一些,看来你比我还忘得还彻底,连我都不记得了,好歹我还知道自己有个弟弟。”

宋映白心底松了一口气,看来掩饰身份比想象的还要容易,因为连裴华成自己都不记得父母是谁,长什么样子,“……好奇怪啊,你不是说咱们分开的时候,一个十二岁,一个八岁,这个年纪,应该什么都记得了……”

“可咱们偏偏什么都不记得!”裴怀珹顿了顿,似乎在回忆,但很快,他就揉起了太阳穴,“不行,我尝试过多少次了,一旦回忆父母,不仅什么都记不得起来,反而会头疼欲裂。”

宋映白叹气,“我倒是不会,就是大脑里一片空白……”

“说来奇怪,虽然完全不记得关于父母的任何情况,对你,我倒是记得许多片段,包括咱俩小时候在一起玩耍,一起闯祸……你今天在袁同知那里还装病骗我,跟小时候一样调皮。”

裴怀珹记忆并不完整,对十二岁以前的事情,只零星记得一些关于弟弟的片段,其他的一概想不起来。

宋映白庆幸自己走运,幸亏他是裴怀珹的弟弟,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,“那……咱们怎么走散的?”

“……那天下着大雨,我牵着你的手……冒着雨在跑……我不记得原因了……但是好像很害怕,后来,你脚下一滑,掉进了河里,因为下雨涨水,河水很大,你一掉进去就消失了,然后,我也跳了进去……再后来,我在岸边醒来,却没找到你。”

宋映白苦笑道:“看来我被河水冲到了另外的地方,之后被现在的父母捡走养大了,难怪小时候三哥总说我是捡来的,不过,养父母一家人很好,对我也非常好。”

裴怀珹道:“对你好,还将你过继出去?”

考虑到哥哥的性格,千万不能让他对宋家产生敌意,“毕竟伯父是户部侍郎,做他的儿子,对我的益处更大,只是,他身体不好,我刚过继,他就去世了。”

裴怀珹道:“我还是认为正因为你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,才将你过继了出去。不过,正如你所说,名义上的父亲是宋俞业,对你更有好处,说出去好听。”

他有切身感受,就算爬得再高,但身为太监的养子,别人明面上不敢说,但心里必有非议。

“哥,你又是怎么到京城做了锦衣卫的?”

裴怀珹微笑,“你先说你怎么来的。”

“我花钱来的。”宋映白斩钉截铁的道。

裴怀珹一怔,被逗笑了,“当然不是指这个,你为什么不读书,要来做锦衣卫?”

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,宋映白挑眉,“我读书不在行的,我觉得做锦衣卫挺适合我的,况且,这不还跟你重逢了,看来都是命里的安排。”

“话虽这么说,如果有可能,你还是读书的好,不过,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。”裴怀珹道:“我的经历就复杂了,咱们失散后,我被拐子抓住,卖到了京城附近给人筛沙子,后来……又被卖到了裴能在宫外的府邸做小厮。没多久,府里请了武师教小厮功夫,用来看家护院,我学得很快,脱颖而出。后来,我费了点心思,成了他的养子,一步步直到今天。”

“哥,你吃了很多苦吧?”

“不算什么,幸好不是你。”裴怀珹温笑道:“为了找你,真的什么办法都用了,甚至还找人算命,有好几个算命的都说你死了,导致我一度信以为真,还去义州挨个筛查死去的少年,哈哈,现在想想,真蠢。”

“……”宋映白道:“那,咱们的亲生父母,你找人算过在哪里吗?”

“我记得你的生辰八字,他们的……我不记得了……关于他们的一切记忆,好像都被抹去了,我只记得你的小名叫痒痒,因为你特别怕痒,别的……包括姓氏……都没印象……”

宋映白有点后悔,如果裴怀珹早点找上来,他在地狱井的时候就问一问了,现在想问也没机会了,他可没信心还能进去第二次。

“那咱们就先不要想了。”宋映白看裴怀珹回忆的模样,就跟离魂似的双眼放空,好像很痛苦,于是这般劝道。

裴怀珹抬手抚了抚他的脸颊,满足的笑道:“真的,能找到你,我就心满意足了,不敢再奢望别的。好几次我差点活不下去的时候,就想,不能死,千万不能死,至少要把弟弟找到才能阖眼。”

宋映白能感觉到,裴怀珹对弟弟的感情绝对是真情实感不掺假的。

裴怀珹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虽然我今天看黎臻的样子,他好像对你也很照顾,但是,从今以后,你有我这个亲哥哥,绝对比朋友更可靠。”

宋映白心想,自己以后有两个大佬照着,是不是能在锦衣卫横着膀子走了?

“他知道你是我哥哥,一定替咱们高兴。”

裴怀珹没有说话,而是低头思忖了一会,郑重的道:“我想,咱们真实关系还是不要告诉其他人的好。你现在可是前侍郎的儿子,还是不要做太监养子的亲弟弟了。”

“……我并不是很在意别人怎么看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