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32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“黎臻?”成宁侯夫人也见过黎臻几次,虽然不多,但印象很深,“诶,别说,我这么一想,还真有可能是他,模样年纪跟职位都对得上,这可是一门好姻缘啊。”

周瑄忍不住泼冷水,“是他才麻烦,他那个性子……前几天碰到他,他对我的态度别提多坏了。”

成宁侯夫人道:“那你自己品德有亏,他才不理你,你表妹冰雪聪明,谁能不喜?这样吧,你将他请到家里来,叫你表妹隔着帘子看一眼,如果真是他,我便替若儿想办法。”

没想到周瑄立刻摆手,“他每天忙得很,恐怕没闲心来咱家做客,如果想核对,恐怕只能让表妹坐车到路上瞅他一眼了。”

成宁侯夫人恨铁不成钢的道:“你也好意思说出口,你怎么混成这个样子,连个朋友都请不到家里。”

周瑄不语。

王氏赶紧打圆场,“请家来太麻烦了,我觉得瑄儿说得很有道理,反正只是认人,搭马车瞧一眼又快又方便,就这么办吧,我回去让若儿准备一下。”

王氏匆匆的离开了,很快,她就带着女儿折返回到成宁侯府。

周瑄这几年一直在外地,在他印象中表妹还是那个像假小子似的小女孩,却不想迎面来了一个明艳照人的大美女,登时整个人一怔,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漂亮了?女大十八变,古人诚不欺我。

她听到自己要去见朝思暮想的公子,十分听话,让做什么就做什么,全听表哥周瑄吩咐。

王氏派了几个信得过的仆妇跟着女儿,将她送上了马车,叫周瑄领着出了门。

她坐在车内,不时挑帘子看窗外的景色,兴奋得难以自已,偶尔低头抿嘴偷笑。

现在,鱼骨就被她用小袋子装着放在袖中,随时都可以许愿。她今天嫌见到他的过程太拖拉,便向鱼骨许愿早点见到他,没想到母亲一去成宁侯府就带来了好消息。

她出生以来第一次坐马车,她才知道原来出门可以这么轻松,不用担心风吹雨淋,也不用跟人挤来挤去。

很快,车停在了路旁,她就见表哥周瑄从前面的马车下来,靠在路边等着什么,不久,就见一个身穿大红飞鱼服的人骑马行来,虽然表情比那天初见时严肃许多,但她一眼就瞧出,正是那位公子。

“呀,是他!”她兴奋的对周围的嬷嬷们道:“他是黎臻吗?”

这时候,就见表哥上前跟这人搭话,看样子是认识,印证了她的猜测。

周瑄见黎臻来了,迎上前去道:“这是放衙了?有空吗?咱们去吃酒啊。”

“不去!”黎臻毫不留情的拒绝。

这完全在周瑄的预料内,心里不舒服,却没怎么受伤,“哦,不去就不去吧。”说完,转身回到了马车上,吩咐车夫驾车离开。

黎臻反倒纳闷了,周瑄什么目的?只是来请他吃饭的?而且他坐的马车一离开,身后还有一辆也同时掉头走了,后面这辆马车上坐的是什么人?

没几天,黎臻就知道了答案。

这一日,他晚上归家,祖父直接派人在二门处告诉他,让他去一趟上房,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说。

他祖父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用“重要”二字的,黎臻很重视,下了马,便匆匆来到上房见祖父。

跟想象中的涉及“重要事情”应该有的严肃表情不同,祖父满脸的喜气,“你小子要有好事了。”

“好事?”黎臻现在除了宋映白突然宣布也喜欢他之外,不觉得人生中会有好事。

敬国公捋着胡须笑道:“下午你周伯父来了,跟我说,他妹夫的女儿正在找婆家,我们一商量,你们年纪什么的都般配……”

不等祖父说完,黎臻已经猜出他想说什么了,“不娶!”

“不要闹脾气,你都这么大岁数了,我在这你这个年纪,你爹都会拿银子打赏丫鬟了。”敬国公道:“你瞧瞧在京城里,就你这个岁数,除了有孝在身的,有几个是没成婚的。这两年我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,如果我哪天一头栽倒不行了,你还要再守孝三年,到时候,你可怎么办呦。”

黎臻心里毫无波澜,“您别费口舌了,就是嫦娥,我也不会娶的。”

听到联姻这事是成宁侯老周头来跟祖父说的,加上前几天周瑄的奇怪举动,黎臻心里多少明白了,那么后面那辆马车里坐的是谁?如果是长辈没必要遮遮掩掩,难不成就是要嫁给他的女子?

敬国公满腔做媒的热情被孙子毫不留情的泼灭,不满的道:“臭小子,你这语气是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啊,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成婚?你朋友都有了,再有个媳妇不好吗?你都老大不小的了。”

“我没心情。”黎臻反问,“倒是您,您以前从没催过我,怎么突然想起给我娶亲了,成宁侯妹夫的女儿难不成三头六臂,叫您这么上心。”

敬国公见瞒不住,便叹道:“你有所不知,那姑娘的父亲做过我的副将,之后他调任成了一方统帅,可惜后来他守城的时候,不幸战死,国家少了一个可用之才,虽然他的遗孀和女儿有娘家人照顾,不用我做什么,但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惦记这孩子,没有父亲的痛苦,你应该懂,如今成宁侯来商量这件事,我觉得你们很般配,你想想呢,是不是这回事。”

面对祖父的滔滔不绝,黎臻只给了六个字:“我不会娶她的。”

“你这样是没法说服我的。”敬国公沉下脸。

“您想照顾前下属女儿的心,我理解,但是也不能强行拉来配给我吧。只为了成全了您自己的心思。”黎臻道:“我这个人,您也知道,如果我不喜欢一件事,谁也没法强迫我做。”

敬国公有些动怒:“你娶谁不是娶,正好有个合适的人选,就娶了,不行吗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