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35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听说丫鬟说王姨妈带着表妹又来了,快步到了上房,一进门就见姨妈跟表妹都在。

姨妈一脸的忧愁,表妹在掉眼泪,自己母亲绷着脸,满脸怨气。

成宁侯夫人一见周瑄便恼道:“你又去哪里了?有这功夫就不能劝劝你爹,让他再替你表妹出出头?”

周瑄为难的道:“娘,我爹一个大男人,让他三番五次的说和婚配这种女人该管的事情,也太为难他了。再说了,我今天碰到了黎臻,他跟我说,他没有成婚的念头,所以您就是叫我爹踏破敬国公府的门坎也没用。”

一说完,就见表妹含泪站起来,“他具体怎么说的?”

周瑄眼珠一转,为了让表妹彻底死心,“他跟我说,正妻是不可能的!你听听这个意思,难道你想做妾吗?”

正常情况下,闺阁小姐听到这种话,必然是暴跳如雷,任再怎么喜欢对方,也会深深感到受到了侮辱,自此死心。个别还会恨上对方,觉得自己猪油蒙了心,竟然会爱慕一个无耻之徒。

果然此言一出,他娘跟王姨妈都拧起了帕子,一脸的愤怒。

成宁侯夫人气道:“真是的,他们黎家的门坎是镶金了吗?真以为谁都想跨吗?”

王姨妈更是气得冒烟,自己心肝宝贝似的姑娘,他公然拒绝已经够伤人的了,怎么还能说出这样折辱人的话,“真想不到老国公那么个英明的人,会教出这样的孙子!”

正义愤填膺的讨伐黎臻的无耻,周瑄就听表妹停止了啜泣声,传出了一声:“那好,我就做妾。”

平地一声雷,炸翻了成宁侯夫人跟她娘,“我的孩子,你疯了?”

周瑄也惊得长大了嘴巴,表妹失心疯了?只不过在梦中见过一次黎臻,至于如此丧心病狂的想嫁他吗?!

王姨妈又惊讶又气氛,“若儿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叶娴当然知道,而且很清楚,她原本就只是一个丫鬟,在袁同知府的时候,她看家里的姨娘,觉得她们过得也很好,至少比丫鬟奴婢过得好多了,能做姨娘简直是她遥不可及的梦。

她现在骨子里可不是杨若,只是个出身农家的小丫鬟,做妾,对她来说,毫无心理负担的。

再说,妾还有扶正的呢,只要嫁进去,慢慢来就好了,自己这么漂亮,不信天长日久,对方不对她生出情愫。

她含泪点头,“我知道做妾脸上不好看,但是,我只能进他们黎家的门,做正妻不要我,我只能做妾了。”

若是换做别人,早一巴掌打过去了,但王姨妈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心疼的紧,好声好气的问:“如果你是担心自己的性命,娘保证给你再找个能保护你的男子。”

成宁侯夫人一个劲儿的摇头,显然对外甥女十分失望,默默端起茶盏,小抿了一口。

这个时候就听外甥女用细弱蚊蝇的声音道:“我只能跟他了,因为……因为在梦中,我们共赴巫山了。”

“噗——”成宁侯夫人一口茶水直接从口鼻里喷了出来,她忙掏帕子擦拭,急道:“什么?”

周瑄下巴差点掉地上,天啊,还能这样?!要是哪天某个良家女子也说梦到他了,两人在梦里云雨了,他是不是也得把人收进后院?!但不得不说,表妹这么一说,如果不进黎臻家的门,好像也没法嫁别人了。

成宁侯夫人反应过来,对儿子道:“还不快出去?!”

周瑄只好离开,心里不满的道,是表妹主动说的,哪能怪他在一旁听?

不过,如此一来,表妹就算身体上还是处子,但内心已跟妇人无异,他瞬间对她散失了大半的兴趣,母亲一催,他干脆的走人。

等屋内就剩三个女人,王姨妈无助的望着成宁侯夫人,“姐姐,这可怎么办呀?”

“怎么办……”成宁侯夫人焦头烂额的道:“是啊,怎么办?!”

作孽的,黎臻表明态度不娶,难道只能做妾了?做妾倒是不用他同意,毕竟不用办婚礼,无需他配合,直接一顶轿子抬进敬国公府就是了。

不过,外甥女做了妾,这不是一件小事,太丢脸了。

“娘,我不跟他,我还能跟谁?!我觉得我已经是他的人了,他不要我,我也……我也不活了。”她说罢,捂着脸起身就跑,直接一路跑回了马车上。

她一进车厢,就调皮的吐出半截舌头,自笑道:“黎臻,看你这回怎么办。”

如果一开始是爱慕,那么现在她的心理,她自己也讲不清,有种赌气的成分在里面。

她明明向鱼骨许愿,就要得到幸福了,但是黎臻不娶她,让她梦想破灭。

那么,她偏要缠住他!就要进他家的门!

大不了,她再向鱼骨许愿,另外换个身体,下次就换个公主当当吧。

不久,她娘追出来,抱住她安慰道:“你千万别想不开,娘会给你想办法的,如果真的不行,那就先当个妾,大不了再扶正。”

她一抿唇,嘴角浮出满意的笑容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