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40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“这儿!”黎臻指了下自己的右脸颊。

宋映白长舒一口气,还好还好,不是嘴巴,情节不算严重,他故作轻松的笑道:“不要紧吧,又不会少一块肉。”

黎臻“不满”的哼道:“这是少一块肉的事情吗?!”

宋映白将目光移开,糟糕了,像黎臻这种恐同的家伙,被男人给亲了一口,自尊受到了伤害,这会一定气死了,“我能问一句附在我身上的妖怪为什么离开了吗?”

黎臻左手支在宋映白身后的墙壁上,将他圈在自己跟前,“可能觉得要被我殴打,感到不妙,逃掉了。”

果然如此!宋映白干笑道:“你不是想连我都打吧?”

“那倒不会。”黎臻哼道:“不过,你必须承认这件事你也有责任,我得找回来。”

找回什么?自尊吗?宋映白有点猜到他想干什么了,刚说了一句,“别了吧,你也太小气了。”就被黎臻按住肩膀,一侧脸,在他右脸颊上亲了下。

黎臻抿抿唇,得意的哼道:“好了,一报还一报,扯平了!”

“……”宋映白颇为无语,妈的,这什么人啊,在黎臻心里默认被亲了是种侮辱吧,所以同样“侮辱”他一下,找回场子。

幸好刚才那破妖怪没做别的,要不然自己岂不是栽了。

黎臻放开放宋映白,率先转身坐到桌前,严肃的道:“你过来,咱们说说刚才的事情。”

宋映白心里恨死那个妖怪了,这会酒彻底醒了,跟着坐了过去,“我只记得我在小厅,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其他一概不知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。”

跟黎臻料想的一样,他什么都不记得了,那胆子就大了,“我把你扶回来休息,你突然醒过来亲了我一口,然后莫名其妙的说我恶心,总之疯疯癫癫的。”

宋映白脑补了一下,流下一滴冷汗,“我这是被过路鬼附身了吧,简称中邪。”中邪的人行为没有逻辑。

“倒也未必,最近怪事太多,一定有人在背后捣鬼。”黎臻道:“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三个嫌疑人了。”

“说说看。”这也太效率了,这么快嫌疑人都想出三个了。

“第一个,是谢中玉。他不知用什么法术,趁你醉酒操纵你的身体,故意恶心咱们的关系。”

宋映白拨浪鼓似的摇头,“不可能不可能,他的确有犯案的能力,但这种恶作剧太过分了,肯定不是他。”

黎臻“构陷”不成,继续道:“第二个,我怀疑是裴怀珹,你一直怀疑,你最近突然跟他走得特别近,是他暗地里使了手段,对你下了蛊。刚才你中邪,也是他的手笔。”

宋映白仍旧摇头,“不会是他的,我跟他走得近不假,但整个过程,我头脑非常清楚,完全没有刚才失忆的状况。”

黎臻悻悻的道:“那好吧,这两个嫌疑人,咱们先放在一边,那说说第三个嫌疑人,我认为来自杨家。我今天刚拒绝对方做妾的请求,晚上你就被附身,闹出这么一场叫人误会的事情来。他们家那边嫌疑很大。”

宋映白缓缓点头,“有道理,是不是杨家小姐认为你拒绝了她,是因为你压根不喜欢女人?对了,你最近搬到我这里住,的确很容易惹人怀疑。快将这件事处理了吧,你也好能搬回家里。可惜啊,她不知道,你有喜欢的女人,却不是她。”

“其实我早就觉得奇怪了,姓杨的女人,父亲好歹是一方将领,竟然会如此没羞耻心的做妾也要进黎家门,这种执着,令人费解。”

“那你既然觉得奇怪,怎么没有早去查?”

“……我原本觉得,杨家是弱势的一方,我不答应婚事,他们也拿我没办法。”况且,只有他们不停纠缠,才能一直拖着不回家,“没想到他们竟然手段越来越激烈,连你都敢动。”

宋映白生气的道:“会不会是杨小姐父亲的亡灵整蛊咱们?”

“不知道,就算不是她爹,也是跟她有关系的东西,甚至极有可能就她本人。”黎臻道:“刚才你被附身的时候,行为举止十分女气,急了还会跺脚呢。”

宋映白咧嘴,“照你这么说,很有可能是她本人。但杨小姐一个养在深闺中的小姐,怎么会离魂之术呢?所以,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杨小姐跟马永言一样,跟妖人学了法术,要么,她本人就是被妖人给附身了。”

妖怪附身于美貌的小姐,寻找如意郎君的事情并不罕见。

黎臻冷笑,“我明天派人找于道长请一个符箓,叫周瑄给她表妹挂上,不怕那个鬼东西不现身。”

宋映白提议,“何必惊动于道长,不如把谢中玉找来。我看他最近挺闲的,一定会帮这个忙的。”

“免了吧,他还是靠不住,我可经不起再出岔子了。你再被附身,指不定干出什么事来。”黎臻拿眼睛瞟他,撇嘴含笑道。

是啊,幸亏只是亲了黎臻脸颊一下,如果亲了他的嘴巴,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收场,“别再提了,反正也不是我做的,我被脏东西附身了,不怪我。”

黎臻不仅把人偷亲了一回,里外里还赚了一个,厚脸皮的道:“好吧,算了,毕竟我也找补了。诶,且慢,会不会压根没妖怪,上面那一切咱们都猜错了,其实真是你喝醉了?喂——不是你平日里内心有什么压抑的想法,酒后失态,付诸行动了吧?”

宋映白很想吐血,一咧嘴,“我这个人就算真有问题,也只会对采枫那样的下手,根本不会招惹你。再说了,你刚才说我突然变得女里女气的,我以前又不是没喝醉过,无论哪次喝醉了也都还是纯爷们。”

退一千万步讲,他就算真的做了断袖,也是上别人的那个,招惹黎臻干嘛,疯了吗,等被上啊。

黎臻轻描淡写的道:“……好吧,我相信你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