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47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裴怀珹勾起唇角,呵呵冷笑了两声,他这个傻弟弟真是对虎狼环视全无察觉啊。

自己遇到被男人看中这种恶心事就算了,弟弟绝不行!

黎臻、谢中玉,你们有一个算一个,敢打我弟弟的注意,我能让你们得逞,才真是见鬼了!

第75章

临街的一个小二楼上,南园诗社的几个成员照例举行每月一次的聚会。

办学院入诗社,是国朝学子最基本的文化生活,而南园诗社不过是京城大大小小诗社中最普通的一个。

之前诗社有兵部官员之子马永言参加,还算有点名气,后来他家遭难,他本人也死了。诗社便因为缺少扛鼎人物,成员流失严重。

从鼎盛时期的十人,如今就剩下五人不到,而今天还有一个人生病缺席,在场的只有四人。

“这是印好的诗集模板,大家看一看,如果没有错漏,我就跟老板说,印上五十本,每个人十本,大家可以留存,也可以赠送亲友。”为首的儒生徐铉道。

这本诗集里收集了他们诗社自组社以来创作的诗词,足有上百首。

其他三个人各拿了一本,翻阅着找自己的名字,看看把自己的诗作音印没印错。

就在大家聚精会神审阅自己所作的诗词的时候,突然就听楼下砰的一声巨响,接着不等他们反应过来,随着噔噔噔的踩踏楼梯的声音,一对锦衣卫已经冲了上来。

“你、你们干什么?”徐铉刚问完,就被冲上来的锦衣卫按在了桌上。

这时候走在最后的一个小旗官,瞅了眼,“有人检举你们印反诗,都抓走!”一指桌上的诗集,“统统拿走!”

诏狱?儒生们一听,慌了神,诏狱就是地狱,进去的就没有能毫发不损出来的,“我们这些诗词中绝没有任何逾越的地方!何至于抓到诏狱去?!”

“有没有,不是你说了算的,押走!”小旗官狠道。

诏狱谁都知道,但身边还没有人进去过,所以对徐铉来说,诏狱或许是十八层地狱,但离真正的他很遥远,他做梦也没想到,他有朝一日会被抓进去。

当他跪在诏狱潮湿阴冷的大牢里的时候,知道这不是梦了,而是实实在在发生的。

诏狱的墙壁积厚,左右之间根本听不到彼此的声音,他又被单独关押着,如同待宰羔羊。

诏狱里没有窗户,他甚至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辰了,自己被抓进来多久了。

突然,他感到腿上一痛,本能的拿手一摸,竟然摸到了一把带着温度的毛皮。

“吱吱吱——”是老鼠逃走发出的声音。

“啊——有耗子啊——耗子咬人了——”他吓得快哭了,赶紧站了起来,不停的跺脚。

这时候,牢门被打开,借着走廊的灯光,他看两个校尉站在门口。

他害怕的往屋内退,这两个校尉凶道:“快出来,镇抚大人要提审你。”

他腿肚子发飘,战战兢兢的走向门后,被校尉一把拎住,推向了走廊尽头的一个刑室。

他一进门,就看到一个身穿锦绣华丽飞鱼服的男子坐在圈椅上,面无表情的翻看他们的诗集。

这间审讯室四面都是厚厚的石壁,隔音效果一流,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。

徐铉用余光偷瞄了眼四面墙壁,见上面挂满了各类刑具,每一个都生铁打造,一看就知道质量过关。

他吓得双腿一软,跪在了穿飞鱼服的官员面前,“大、大人。”

裴怀珹目光仍旧停留在诗集上,看都不看他,念道:“静夜深山动鼓鞞,斯民何苦际斯时。出自马永言《除夕》。”

徐铉这本诗集中的确收录了马永言的诗词,主要觉得他诗作的确有些水平,应该保留留世,而且这些诗集就是诗社成员内部印发,根本没想到会被告发到锦衣卫来。

马永言是罪官之子,收录他的诗词确实容易惹麻烦,但是有罪的是他父亲,他本人并没大错,不能因为他的诗词被收录,就牵连他们吧。

徐铉胆子大了些,“他父亲犯罪不假,但他本人的诗词有造诣,流传后世又有何妨?”

说完,就见镇抚从诗集后冷眼睇他,吓得他忙低下了头。

“的确,这本诗集中只有马永言的诗写得还可以,剩下的只比打油诗好一点点。”裴怀珹冷笑道:“不过,你说马永言的诗有造诣,看来,你很认同他的观点,也想造反吗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