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58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黎臻看出裴怀珹这家伙话里有话,便顺着问:“你关什么心?”

“实不相瞒,有算命先生告诉我,宋映白的孩子能够望我的养父,帮他度过一个十年后的劫难,所以我很在乎你跟宋映白的关系,如果你们真是契兄弟的关系,那我养父就危险了,我最近一直纠结这件事。今天打定主意,心想无论如何也要问清楚,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事。”裴怀珹看向宋映白,“这一切我都跟宋映白讲过,是我让他不要声张的,是不是?”

宋映白在这个情况下,不能拆哥哥的台,再者,这个理由很好,至少让黎臻相信他跟裴怀珹走得近,不是中蛊,便道:“……确实有这回事。”

黎臻眯起眼睛神识裴怀珹,“……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

“我也是太关心我的养父了,才会口不择言,不过现在好了,我们之间没有误会了。”裴怀珹释然的微笑道:“真好,果然是我误会了。”

黎臻既然你亲口承认和宋映白不是那种关系,那么以后我再做什么,你可挑不出理了。

宋映白在一旁笑道:“本来就是捕风捉影,我们怎么会那种关系,这辈子都没可能的。”

黎臻感到自己的心被生生戳了几个血窟窿,强颜欢笑,“既然误会解除了,那么就入席等开宴吧。”

话音刚落,就听店小二欢欢喜喜的进门道:“各位大人,第一波客人们已经来了,正在楼下栓马。菜可以上了吗?”

宋映白高兴的道:“可以了。”

太好了,误会解除,大家以后可以好好相处了,他笑眯眯的想。

黎臻对裴怀珹刚才那番话,是一个字都不信的,什么养父劫难,宋映白的孩子望他,全是胡扯。

可为什么宋映白要替他掩饰?

还有裴怀珹,他到底想干什么?

——

因为黎佥事摆烧尾宴,今日早早就放衙了,程东一在路上买了只烧鹅,一家三口就热吃了。

饭桌上,他爹跟他说了一件事,“房头老刘家的小儿子丢了,他爹下午来咱家,想请你帮忙找一找。你方便不?”

程东一吃着饭,瞥了眼站在鸟架上的绿鹦鹉,他家之前可没这东西,是今天才出现的,不用说,是刘家人送来的,“爹,您好处都收了,我能不查么。”

程东一他爹也不反驳,“那就好,用点心。他家几代单传,就这么一个儿子,现在人丢了,发动亲戚寻找,都快疯了。”

“亲戚?是刘大爷的四个女婿吧。”刘家开了间米店,拢共五个孩子,四女一男,女儿们都出嫁了,只有儿子养在身边。

“你认识那孩子吧?”

那孩子他见过,特征很明显,“娘娘腔,二刈子。”不知是不是家里女性太多了,加上父母太宝贝,导致他明明是个男人,行为举止却跟女人一样。

“少讲究人家,总之你认得话,就赶紧找人。”

“找找,等我吃完这口饭,我就去找人帮忙。”程东一跟其他锦衣卫的探子一样,都养了几个民间的眼线,以泼皮居多,他们平日就在街上逛,消息极为灵通。

程东一吃了饭,出门遛弯的功夫就把这件事跟眼线说了。

第三天一早,就传来了好消息,人找到了,在一家绣坊。

程东一趁着中午休息的功夫,亲自来绣坊找人,他一亮自己的身份,吓得绣坊的老板娘赶紧将刘五郎给叫了出来,“你家里来人找了,这里不能收留你了,你快回去吧。”

眼前的刘五郎和程东一印象里的完全不一样,这不是刘五郎,而是刘五娘。

对方穿着裙子,挽着发髻,涂脂抹粉,完全一副女儿家的作态,“原来是程大哥,我不会回去的,我在这里学习针线,以后靠手艺养活自己,告诉我爹娘,就当我没生过我吧。”

程东一听罢,上去照准他脑袋就是一巴掌,“说什么屁话呢,你爹娘养你这么大,说当没养过就没养过?!赶紧把衣裳脱了,换回你正常的打扮,跟我回去。”

旁边的老板娘看不下去了,劝阻道:“她一个女儿家,怎么能对她这么粗暴呢?”

“什么女儿家?!”程东一道:“他是个男人,你们绣坊招绣娘前都不验身的吗?不怕出事?”

老板娘皱眉道:“她是女儿身,我亲自隔着衣裳摸到的,绝不可能造假。”

程东一盯着刘五郎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那就给你看看吧,这就是我不会回家,也不会回家的原因。”刘五郎将程东一拽到僻静处,掀起裙摆给他看真相,“这个多余的东西,我已经送人了,现在觉得轻松极了,我就该是个女孩子。”

“……”程东一惊讶的嘴巴微张,“你被去势了?”可是时间不对了,他才失踪几天,如果真的受了宫刑,绝不会这么快就好。

刘五郎将裙子放下,“好了,请回去告诉我爹娘这件事吧。”

程东一揪住他的衣领,“你怎么做到的?”这是什么邪术?自打经历过镜妖,他对鬼神之事十分敏锐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