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61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周瑄自打扔了鱼骨,也没许过愿,有些担心的道:“竟然有这种好事?不是什么坑吧。”

“我要是挖坑给你跳的话,会这么明显吗?”

“倒也是。”周瑄被说服了,“……那我就领走了?”

黎臻颔首,“赶紧吧,天不早了。”

贵族官员之间互送女宠男宠本就不是什么新鲜事,稀松平常。

两个女子见周瑄年轻潇洒,相貌堂堂,又被称为成宁侯公子,不由得心动,跟他走,总比被转手卖给哪个糟老头子做玩物强多了。

黎臻见他们三人互相眉目传情,便催促道:“愿意看回去看,赶紧走。”

等把他们三人驱赶走了,他兴致冲冲的去找宋映白。

宋映白跟丫鬟正在伯父的旧居里翻箱倒柜,见黎臻来了,道:“你等一会,有肯定是有的,就是不知道放在哪个箱子里了。”

黎臻觉得这种情景特别有夫妻的感觉,“……周瑄把人带走了,我看她俩挺高兴的,总比伺候糟老头子强。”

他不收,又不能送给去,给周瑄算是比较好的处置办法,“啊,找到了。”

宋映白打从箱子里摸出一条钑花带来。

黎臻打算趁机占点便宜,正绞尽脑汁的想怎么才能诱使宋映白给自己系腰带,却见宋映白手一甩,直接把腰带抛给了他,“给你,看看合不合适。”

动作简单粗暴,腰带直接落到了黎臻怀里,他不禁一叹,唉,如果你喜欢我,肯定不会这样的。

可是,你什么时候能喜欢我呢。

宋映白伸了个懒腰,见黎臻拿着腰带,脸上写着不高兴三个字,“怎么了,不能用吗?”

“没事,能用,咱们去吃饭吧。”

黎臻看着他,心想,算了,先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,现在能跟他在一起就很满足了。

——

早晨,敬国公府,下人们打开角门,拿着工具出来,像每天一样洒扫台阶。

最先出来的管事,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端端正正摆放在台阶上的信封。

他拾起来,上面写着:国公亲启四个字。

他左右看了看,胡同内,别人说,连条狗的影子都没有。

他不敢耽搁,赶紧把这信封交给管家,管家片刻不停留的把信封递到了老国公手上。

“亲启?”一般这种来历不明的信件,多是告密用的。

敬国公心想,他孙子黎臻就是做锦衣卫这行的,还有什么秘密是需要从外人那里获知的呢。

他满腹狐疑的拆开了信封,抽出一张叠好的纸,他抖落开,漫不经心的略略扫看。

随着读取的深入,他的眼睛越瞪越圆,看到最后,拍案而起,“一派胡言!”接着,将信纸撕得粉碎。

周围候着的仆人见老国公暴怒,都吓得大气不敢喘。

敬国公站起身,背着手在屋内走来走去,“一派胡言,这种妖言惑众,散布谣言的家伙就该抓住下狱!”

踱步走了几圈,他再次回到桌前,将撕碎的信纸重新拼好,将信上的内容读了一遍后,再次暴怒的把碎片都扫到地上,一边踩一边道:“胡说八道!”

我的孙子怎么会是断袖?!绝对不可能!

这是一封告密信,内容很简单,只阐述了一件事,那就是他的宝贝孙子之所以拒婚,之所以不回家,是因为他根本只喜欢男人,钟情的是他麾下锦衣卫百户宋映白。

两人如今住在一起宛若夫妻,出双入对,早就乐不思蜀,他是不会回家的。

敬国公发完火冷静多了,坐回椅子上,双手扶额,不得不说这封信的内容的确给了他全新的思考角度,叫他不由自主的重新审视自己的孙子。

他想起一件事,立刻派人将孙子房里的丫鬟叫来,盘问道:“少爷的那位朋友第一次来家的时候,是不是就睡在了他床上?”

丫鬟虽然不知道老国公为什么问起了这件事,但既然主子问,就如实说了,“是的,奴婢记得很清楚,当时少爷的那位朋友喝醉了,被少爷带回来,放到他床上,让我们都不要打扰,让那位朋友睡到自然醒。”

敬国公轻轻点了点自己的额头,懊悔的想,是啊,当初他怎么就往那方面想呢,自己的孙子那种傲慢谁都瞧不上的性格,竟然会允许别人睡他的床,除非那人和他关系匪浅,根本不是外人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