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65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廖中芳摇头,“没有妖气。”

听他这么说,宋映白他们走进了屋内,屋内伸手不见五指。

他们往前走了几步,突然觉得脚下一空,同时身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推了他们一把,便往前方跌去。

他们落进了一个水池内。

屋内竟然挖了一个大水池。

水很深,淹没他们绰绰有余,宋映白浮在水面上,想要跃出去,却发现这水仿佛有生命,一股股水流顺着下巴往上汇聚,往鼻子里钻。

程东一腔了一口,“咳,咳,这怎么回事?”

廖中芳发现袖子里的符箓全湿了,他只得咬破指尖,念咒滴入水面。

随着血液融入水中,突然间,房间墙壁上的火把噌地亮了起来。

宋映白一低头,就见池底沉着一条大鲤鱼,足有磨盘那么大,鼓着眼睛在看他们。

这时,程东一的鼻腔里灌满了水,痛苦的挣扎。

而说来奇怪,虽然宋映白鼻腔内也感到了水流,但他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。

难道是因为喝过地狱井的水的缘故吗?

他立刻拔出佩刀,一头扎进水中,去刺这条大鲤鱼,毫无疑问,这家伙就是妖物。

大鲤鱼在池底游刃有余的游着,非常灵活,而宋映白在水下因为阻力,刀的速度追不上鲤鱼的速度。

这时,廖中芳用血在水面上画完了一个符箓,就见鲤鱼仿佛感到了灼烧一般的跳出了水面,站到了门口仅剩的一点地面上。

“我、我不是妖怪!不要杀我!”鲤鱼开口道:“我没有妖气的,道士,你作证。”

这个道士不简单,它今天恐怕凶多吉少。

它确实没妖气,因为它靠人许愿时的贪念为生,自然没有妖气,有人气还差不多。

它认出了宋映白,这不是之前那个丫鬟的情敌么,真是冤家路窄,难道它的劫难还没过去吗?

它靠一个小乞丐,不停的拉人过来许愿,它枯骨生肉,短时间长成了这般大,它不想再死了。

宋映白对廖中芳道:“别听它的!”往上一托,把人举到了地面上,让他去收拾鲤鱼。

廖中芳从袖中抽出一个绳子,一抛,那绳子仿佛有生命一般,将鲤鱼结结实实的捆绑住了。

鲤鱼原地打滚,“不要杀我。”

这时候宋映白跟程东一相继爬出来了水坑。

“该死的水总算不往鼻子里钻了。”程东一心有余悸的道。

宋映白盯着鲤鱼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东西?为什么能帮人实现愿望?”

“……”鲤鱼不答。

其实它是一口气。

没错,就是一口气。几百年前,有一位末代王朝的太子被追杀到黄河边,孤立无援的他,发出,“来生再不生于帝王家”的愿望投江自尽。

沉江后呼出的最后一口气,被一条鲤鱼吞掉,渐渐的,这口末代太子的之气在鱼腹中酝酿,沁入骨髓,让鲤鱼变得非比寻常。

大概因为生前是一口怨气的关系,虽然它能实现愿望,但也经常出岔子偶尔还会充满恶意。

宋映白见它不回答,“算了,直接把它锁回于道长那里封印吧。”

听到封印两个字,鲤鱼感受到了灭顶的绝望,那岂不是和死了没分别。

它愤怒的看向宋映白,“你就是来找我报仇的吧!好,满足你!”说罢,将胸中那股怨气张嘴吐出,直奔宋映白面门。

宋映白只觉得一股凉气扑面而来,他一皱眉,摆手驱散,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。

鲤鱼愣怔,不应该啊,这口积攒了几百年的死人之气足以要他一个凡人的命了,“为、为什么……”

鲤鱼呼出这口气后,身上因为许愿的贪念滋长出来的肉,瞬间腐烂,露出下面的白骨。而白骨,很快,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消亡了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