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67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黎臻以为自己听错了,宋映白被派到琼州去了?不可能!

这时,裴怀珹噌地站了起来,“是不是重名或者听错了。”

没道理啊,有他跟黎臻坐镇,谁敢调动宋映白去琼州,真是不想活了。

楚丘摇头:“绝对不会错,范指挥使派人来告诉的,还说是皇上亲自下的命令。”

裴怀珹脸色一变,难道自己和宋映白走得太近,引起皇帝的嫉妒了?

不会啊,他这一系列行动,在外人看来,倒更像是跟黎臻走得近,毕竟宋映白官职太低,外人并不会认为他是核心。

就算皇帝要针对,也该针对黎臻。

黎臻听到是皇帝下的命令,心里咯噔一下,这肯定是有人告了宋映白的状,否则宋映白一个小小的百户,皇帝根本不知道他是谁,犯不着特意下令驱逐他。

他恶狠狠瞪向裴怀珹,“是你,是你告了宋映白的黑状,对不对?”上前揪住对方的衣襟,“你有本事冲我来,伤害宋映白算什么本事。”

裴怀珹也恼了,“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,怎么会伤害他?!”

正争执的时候,又一个锦衣卫气喘吁吁的跑进来,挤开楚丘,站在门口道:“裴大人,不好了……”见黎同知揪着自家的大人的衣襟,不知该怎么办。

裴怀珹明白这肯定也是禀告宋映白外派的消息的,他也一直叫人关注宋映白的动向。

“有什么事,但说无妨!”

裴怀珹的人道:“宫里传来消息,说皇上和太皇太后下令驱逐宋百户到琼州。”

他的养父裴能是宫里的大太监,因此宫里的火者里替他传递消息的不少,他对宫里的消息了解的十分迅速。

“太皇太后?”黎臻跟裴怀珹同时意识到了这个关键人物。

瞬间,两人都明白了什么。

尤其是裴怀珹,气势汹汹的将黎臻推开,怒道:“都是因为你!”

太皇太后是黎臻祖父的亲姐姐,她站出来驱逐宋映白,原因不言而喻,肯定是黎家那边出了问题。

黎臻意识到问题出在自己这边后,气势瞬间矮了一大截,被裴怀珹一推,向后退了几步。

楚丘跟裴怀珹的校尉怔怔的看着两人,一时不知该怎么办。

裴怀珹几步冲到黎臻跟前,反提起他的衣襟,“你给我立即入宫向皇上求情!”

他心急如焚,却不能进宫亲自向皇帝求情,否则事情会越弄越复杂。

他要想救宋映白,反而要避嫌。

他把气都撒在了黎臻身上,要不是现在有别人在场,他非得跟黎臻动手不可。

“用不着你说!”黎臻把裴怀珹的双手掰开,扭头就往外面走。

房家墨提水回来,看到黎臻一脸怒气的往外走,不敢上前,站在一旁目送他离开。

接着,他就看到裴镇抚也走了出来,原地踱了几步,使劲在墙上踹了几脚泄愤,才黑着脸走了。

等他们都走了,房家墨才提心吊胆的回到屋内,祈祷道,宋大人,你去哪儿了,快回来啊,太可怕了。

黎臻马不停蹄的入宫,求见皇上。

皇上还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立刻召他入殿。

朱晟泽见表弟皱着眉心,表情心痛中还带着一丝愤怒,他有点奇怪,“怎么了,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朕吗?”

黎臻也不拐弯抹角,一撩衣摆,跪在地上,“陛下,请收回关于处置宋映白的圣令。”

朱晟泽反问道:“宋映白是谁?”

“……”黎臻一呆。

“啊——”朱晟泽想起来了,是方才太皇太后梦里那个让她觉得不吉利的锦衣卫,笑道:“还是第一次见你如此心急的为别人求情。”

“陛下,请收回成命罢,他不能去琼州!”

“可他出现在了太皇太后的梦里,他手执弓箭射死了一只白兔,今年是太皇太后的本命年,她十分忌讳。朕就是为了太皇太后,也不能留他在京城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