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72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伍知宁向自己告密,等于背叛了曹小川,“不用了,你来跟说这件事已经很危险了,不用再替我做什么了。”

小伍子急道:“没关系的,只要我能帮你。”

“谢谢你告诉我这些,我得走了。”宋映白道:“你要保护好自己。”说完,转身出了门。

“琼州路远,你也要保重!你一定会再回京城的!

小伍子目光宋映白离去,然后追到门口,靠着门板仰头在心里笑道,他对自己的态度比上一次见面时,简直要好上太多了,这一次虽然冒风险,但是值。

他现在被曹小川安排进了宫里的让太监读书的内书堂,这里的优秀者会被选入司礼监这个权力中枢,以后帮助皇帝批阅奏折。

他现在觉得曹小川有点碍事,他想直接追随曹祥。如果宋映白告诉黎臻是曹小川搞得鬼,让黎臻除掉他,那再好不过了。

小伍子下了楼,带上自己的心腹,刚要踏上马车往回走。

突然,有人朝他大喊了一声:“小伍子!”

他一看,竟然是自己在当无名白时的朋友,他们一起偷过宋映白的东西,后来他来烦他,他还派人揍了他一顿。

他看向四周,好在这会附近没有其他人。

“你看这是什么?你有富贵,我有这个!”说罢,裤子褪到脚踝处,给小伍子看自己从锦鲤大仙那里换来的宝贝。

小伍子惊愕,“你怎么长出来的?”

“哈哈哈哈——谁会告诉你?!”他将裤子一提,转身就跑。

小伍子握紧拳头,他是悄悄出来的,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踪,再者,虽然不知道这个家伙用了什么邪术恢复了身体,但他不想效仿,他现在的一切,全赖自己是个阉人,他一旦恢复身体,绝不会有这样的权势。

不过……他还是被深深的刺痛了,极不舒服。

他对心腹使了个眼色,“你派人抓到他,然后……”他在脖子上比了一个划开的动作,“做的干净点。”

“是。”

——

宋映白回到家里的时候,哥哥、程东一跟房家墨竟然都在。

程东一用完全受到惊吓的表情道:“怎么回事?竟然发了让你离京去琼州的布告,而且还写明让你日落前出城,发生什么事了?是不是昨天那个鲤鱼精搞的事情?”

“和那个东西没关系。”宋映白苦笑,“……咱们做锦衣卫的,不就是哪里需要哪里搬么,琼州需要人,就派我去了。”

房家墨不服气的道:“为什么不派别人去?黎大人不阻拦吗?”

这时候裴怀珹走过来,插话道:“黎大人不管,有他的原因,你们没必要知道。”

程东一跟房家墨不约而同的住了口,毕竟裴怀珹太可怕了,不敢和他谈话。

宋映白心里叹息,和他想的一样,他今天就得离京,看来上面是真的讨厌他,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他,他挤出笑容,“离天之前,还有段时间,咱们好好吃一顿罢!”

除了他之外,其他人都没胃口,准备好的饭菜只有他在吃。

宋映白秉着浪费粮食可耻的想法,强迫自己饱饱吃了一顿,这样才有力气出门。

临走前,裴怀珹把他叫到僻静处,往他怀里塞了个匣子,“这里面是银票,路上别委屈自己。”

“我有用的。”

“有用的也拿着!还有,我会派人在路上暗中保护你,不会让你有闪失的。”裴怀珹抱了抱他,语气中藏不住的悲伤,“没想到咱们兄弟才相聚,竟然又要分开,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把你调回京城,我发誓。”

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宋映白回抱了下哥哥,笑道:“转眼就要冬天了,往南走也挺好的,哈哈。”

裴怀珹咬牙切齿的道:“这一切都是黎臻的错!”

宋映白劝道:“我跟你说,这这件事还真不怪黎臻,要怪就怪曹小川。有人告诉我,向老国公告密的事,是他做的。”

他挑重点把小伍子见他的事情说了。

裴怀珹咬唇,“原来是这条阉狗!”

“看吧,所以不关黎臻的事儿,是有坏人告密。”宋映白替黎臻开解,“你们不用担心我,我倒是真的很担心你们,我不在京城,你们就别斗了,好好相处吧,哥,你答应我,否则我就是吹海风的时候,也要担心你们。”

裴怀珹听他这么说,当然不会让弟弟走的不安心,骗也要骗他,“你放心吧,我们会好好相处的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