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73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宋映白半开玩笑的道:“当你说话得算数,我会派人回来探查的。”

裴怀珹颔首,“算数。”可是一想到弟弟要离开自己的视线,仍旧心如刀绞,恨不得要黎臻和曹小川的狗命。

宋映白跟哥哥告完别,将房家墨叫到一旁,叮嘱道:“等你见到黎大人的时候跟他说……我昨天心情不好,有些话说重了,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,大家还是好兄弟,我到了琼州会派人给他捎土特产的。”

房家墨心里埋怨黎臻不替自家大人求情,有点不情愿,“……是,我们都等您回来。”

宋映白叹着气拍了拍他的肩膀,没有说什么,得罪了太皇太后,只能跟她老人家比命长了。

他叫两个随行的小厮提着他的行李,走到大门外,搁到车上,正要上车,忽然发现自己麾下的其他总旗小旗都来了,只是在门外等着,见他出来了,都围了上来。

宋映白鼻子一酸,看来自己做百户还算成功,大家都来给他送行了。

他在大家不舍的目光中,欣慰的踏上了马车,颇有成就感跟大家挥手道别,出城去了。

裴怀珹看着弟弟再次离自己而去,仿佛又死了一回,整个人浑浑噩噩的,许久才回过神来,将房家墨抓到一旁,逼问道:“宋百户刚才跟你说什么了?”

宋大人没有吩咐过不许向别人透露,便如实将要他转告的话说了。

裴怀珹道:“你不能这么说,你见到黎大人的时候,要这么说……”并低声告诉了房家墨几句话,“明白吗?”

房家墨哪敢不从,而且从现在的只言片语看,应该是黎大人做了什么事,导致这一切的,“……是。”

裴怀珹冷笑了两声,这才是黎臻该听的话,“好,去吧。”

——

黎臻心不在焉的坐着,眼睛盯着窗外看,天色黑下来了,他应该已经出城了吧。

“唉……”虽然过段日子就能在南京相见,但这样的分离之后,不知道在南京见面时会是何种情景。

正纠结着,就听通禀道:“房校尉求见。”

黎臻一听,喜上眉梢,房家墨是宋映白的随从,一定是宋映白叫他带话来了,“快叫他进来。”

等房家墨一进来,他便问道:“宋百户出城了?”

“回大人,是的,我们送宋百户出城了,他还让我捎几句话给大人。”房家墨弯腰作揖。

黎臻期待的道:“快说。”

“宋百户说,转告黎大人……‘事情的确不能全怪他,但确实因为他而起,心里有刺就是有刺了,拔出来也会留疤。以前救过他,也被他救过。自今日起,就当从没认识过,彼此也不要再添麻烦了,请高抬贵手,不要再打扰我的清静,让我下半生平平安安的活下去。’”房家墨按照吩咐道。

这番话仿佛有凌厉的刀锋,将他的心戳了个鲜血淋漓,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听完的。

这是恩断义绝,不许他再去找他。黎臻眼睛一热,忙抬头手揉了又揉,但无济于事,眼圈仍是红的,半晌从牙缝里,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:“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

房家墨忙捡了条命一般的退了下去。

第81章

敬国公在孙子院外站着,等问诊的大夫一出来,便主动上去问道:“他怎么样了,真的病了?”得到大夫肯定的答案后,快步走进了院子,直奔他的卧房。

来到内室,看到孙子靠着引枕半坐着,正从丫鬟手里接汤药碗,见他来了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眼眸一垂,就要喝药。

敬国公上前把药碗夺过来,先尝了一口,确实是苦的,“你真病了?”

黎臻抬眸瞅他,冷声道:“是啊,这有什么可怀疑的?还是以为我借着生病的名义,把大夫叫进来厮混?”

敬国公一口气憋在胸膛,“你从来没生过病,我担心你过来看你,你非要气我吗?”

“论气人,我哪里是您的对手。”黎臻烦闷的将引枕抽走,侧身背着祖父躺下,“放心吧,我死不了。”

敬国公却不放心,“以前你可从没生过病。”孙子自小以来,别说大病了,连头疼脑热都没有过,这么就病了呢。

“怎么,难不成想把‘病’也流放到琼州去?”黎臻呛着他道。

敬国公气得手痒,考虑到自己这边确实不占理,遂作罢,“你正好冷静一下,好好理顺一下你真实的想法。你也不是小孩子了,有些事,你自己想清楚吧。记得把药喝了。”

说完,对着孙子的背影叹气摇头,出了门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