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74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黎臻听到祖父离开了,连动都不想动弹一下,他现在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,什么都不想做,感觉身上也没力气,所以叫大夫开了一剂补血补气的方子,但估计吃了也没什么用。

他很清楚,自己这是心病。

不过……他不甘心就这样算了……

反正已经被讨厌了。

至少要让他知道,他喜欢他。

他一定要去南京,亲口告诉他这句话。

不管接受与否,他再无遗憾。

——

结束了枯燥的经庭,皇帝得空接见了早就在外面候着的裴怀珹。

从来都是他召见他,裴怀珹主动请求觐见的次数少之又少。

朱晟泽兴迫不及待的让裴怀珹进了大殿,让对方平身后,笑道:“裴爱卿,是不是有什么事想和朕说?”

“微臣有密事禀奏。”裴怀珹递上一个奏折。

朱晟泽叫旁边伺候的小太监接过来,看都没看就搁到了一旁,道:“裴爱卿,用过饭了吗?朕刚结束经庭也还没吃过,不如一起……”

“陛下,微臣所奏之事,还请陛下阅览,否则微臣性命有忧。”

朱晟泽觉得好笑,“怎么会如此严重,好吧,朕就看看。”将呈上来的奏疏打开,大略扫了一遍,奏疏不长,却字字透着杀意。

裴怀珹劾奏东厂内档曹小川收受贿赂,罗织冤狱等等罪行,其实这都不重要,这些罪行基本上每个东厂和锦衣卫高官都有,但有一条格外醒目,那就是曹小川竟然派人盗取宫内大殿修建木料,用于自己外宅的营造。

“……”朱晟泽凝眉,曹小川这个狗奴才,竟然敢做这样的事情。

但同时也纳闷,裴怀珹是太监的养子,他跟勋贵文官家出身的锦衣卫不同,跟太监这边的势力走得很近,曹小川本身就是太监,裴怀珹怎么好端端的探查起他的阴事来了。

他这么做,岂不是跟掌管东厂的曹祥公然作对么。

皇上现在觉得厂卫也好,文官也好,大家都保持了平衡,如果没有必要,他想让几方势力成鼎足之势,他好消停消停。

不过,裴怀珹既然上疏了,指望他做主,不作为的话,会叫他失望吧,而且曹小川这狗奴才胆大包天,竟然敢盗取宫中木料,真是不把天威放在眼里。

朱晟泽从笔屏上取下一只御笔,蘸好朱砂墨,却没急着写字,而是悬停在奏疏上,“裴爱卿,你过来看一眼,你这个字是不是写错了?”

裴怀珹一听就知道皇上没安好心,否则一个皇帝怎么会有闲心帮他查错别字。

他只好走上去,到他身旁,歪头看,“哪里?”

“啊,是朕看错了,并没有写错。”朱晟泽仰头朝他低声笑道:“朕只是想让你站过来。”

“……”裴怀珹眼神冰冷的看他,嘴角抽了抽,挤出一个嘲讽多过示好的冷笑,他连自己都觉得这个笑不合格。

朱晟泽却很受用,提笔朱批道:“命锦衣卫捕送其下诏狱拷讯……”

诏狱裴怀珹的地盘,人进去只能有去无回。

朱晟泽继续写道:“锦衣卫同知黎臻,镇抚裴怀珹共同协办,钦此。”

裴怀珹皱起了眉头,皇上明知道他跟黎臻不对付,故意让他一起协办,就是防止他冤枉曹小川。

“陛下,微臣听说黎大人最近身体不舒服,告了假,叫他一起督办会不会太劳累了?”

朱晟泽道:“如果他不想干,会跟朕告假的,如果没有,应该就是病好了。”

裴怀珹心中有一个主意,“陛下,黎大人病了,会不会是因为那个跟他要好的宋百户被外派到琼州的原因,陛下不如把人调回来,相信黎大人的病便会不医自愈。”

朱晟泽心道,裴怀珹应该是看出了自己已经知道了他跟黎臻不睦,才故意替他说好话的,“没想到,你这么替他着想。”

裴怀珹主动开口赦免宋映白太过突兀,便以黎臻的名义实现目的,“我听说那个宋百户纠正几个错案,很有威望,想必是黎大人的左右手,不如调回京城继续效力。”

朱晟泽装作犹豫的样子,“这个……太皇太后做了一很不吉利的梦,不想他留京,朕也没办法。”

裴怀珹道:“那陛下可以把他调到南京或者天津卫,只要不去琼州就行了。”

朱晟泽不敢把鱼线拖得太长,见他语气真诚,便道:“好吧,那朕过段日子就把他调任南京千户吧,这样黎大人的病也会好了,看到你们关系如此融洽,彼此关心,朕很欣慰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