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80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卓明泉点点头,从袖中取出来一卷东西,打开给宋映白看,笑眯眯的指了指其中的几幅图。

宋映白定睛一看,这是一卷避火图,主旨是不可描述。

他瞬间愣了,不管哪一世,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,竟敢有人骚扰他?!

卓明泉还嫌对宋映白的刺激不够,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对方,接着想指画卷的时候,胳膊上挨了一鞭子,他怔了下,表情颇为委屈的看对方。

宋映白肺子都要气炸了,这纯属骚扰,发生在同性间和异性间,一样让人受不了。

考虑到他哥是总兵,宋映白决定给他留半条命。

但是卓明泉挨了鞭子,好像根本不痛不痒,还是朝宋映白笑眯眯的。

宋映白心道,这种家伙,莫不是以为打是亲骂是爱?将鞭子停了下来,喘着粗气瞪他,“你死了这条心吧,没可能的!赶紧滚!”

卓明泉歪着头看他,眼神中充满了不解,为什么不行?他们不是同类么?

宋映白头疼,对方不怕打不怕骂,该怎么办啊。

他双手提起卓明泉的衣襟,“我现在怀疑,你不会说话,是因为智力有问题!我是男的,你也是男的,我对你没兴趣!”

卓明泉眨眨眼,抬手在空中写下了几个字。

宋映白看出来了,是四个字:我不在乎。

这算什么回答?他不在乎,可他在乎!宋映白发现跟他讲不通,心想,还是把他捆上,交还给卓总兵比较好,把他推开。

卓明泉被推开后,蹲身用树枝在地面上,不急不慢的写道:你是我的同类,咱们繁衍吧。

说罢,仰头朝他笑,笑容灿烂夺目,但在宋映白眼里却十分欠打。

“我跟你是什么同类?”宋映白忽然明白了,肯定是指能水下呼吸这点,“我不知道你是什么,但我是人,我只是偶然喝了一种仙水,得到了会水的能力而已,你听清楚了,我是人类,而且是男人,从哪一方面都没法和你繁衍的。”

卓明泉是个什么东西?他哥哥怎么看,都是个普通人。

宋映白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的说了一通后,就见卓明泉撅了撅嘴,在地上继续写道:不试试怎么知道?

谁要跟你试啊?!宋映白踹翻他,“你找死是不是?你把我逼急了,把你押到京城锦衣卫诏狱去!”

卓明泉想了想,趴在地上写道:但在那之前,咱们要试一试。

“试你娘个头!没门,有多远滚多远!”宋映白发现他对变态束手无策,出生入死,他都不怕,就怕这种参不透想法的家伙。

卓明泉受了莫大的挫折,求爱失败了。

就在宋映白捉摸着该拿他怎么办的时候,胡同口跑来一个人,见卓明泉趴在地上,宋映白拎着马鞭。

他朝宋映白扑来,“你敢伤害他,我跟你拼了!”

正是昨晚上落水后,被卓明泉往水里按的男子。

宋映白不耐烦的道:“你来的正好,快把他领走!”面对一看就是文弱书生的拳头,他无奈的一叹,慢悠悠的躲开。

男人没打到宋映白,不甘心的还要再次挥拳,结果却被卓明泉揪住衣领,往后随便一撇,直接扔出了几丈,男人在地上连连翻滚,灰头土脸的想要爬起来,但似乎是摔得有点重,挣扎几次,未果。

宋映白咽了下唾沫,这么有力气,卓明泉基本上可以确定不是人类了。

他任由自己又打又骂,应该是一种在求偶过程中的本能,反正只要能达成最终目的,完成生命的大和谐,之前可以极尽所能的委曲求全。

而这个赶来的男子,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,因而对他十分粗暴。

宋映白发现这么下去不是办法,他立刻解开门口树上拴着的马,骑上去直奔杨公公府邸,打听卓总兵的下落,受不了了,求他把他的变态弟弟管好吧。

杨公公告诉了他一个绝望的消息,卓总兵昨天已经走了。

“……那卓明泉在城中有没有亲戚?我想拜访一下。”

杨公公笑道:“看来你跟他很合得来啊,他有个姐姐嫁到了本地,姐夫便是咱们应天府的知府。”

应天府的统治区域包括本城和下辖的八个县,应天知府负责这片区域的治理。

跟六部那帮养老的不同,可是个实权文官,保留着文官的骄傲,不和太监同流合污,因此前晚的筵席,他没有参加。

宋映白本来还打算给卓明泉安个私闯民宅的罪名,把他送到府衙关起来,现在看来也没戏了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