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83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一刹那,黎臻冒出一股无名火,之前的郁闷情绪,这一刻被怒不可遏的醋意代替,质问道:“他谁啊?”

宋映白挑重点的说:“他想睡我,想跟我繁衍!”

放宋映白来南京,不仅没消停,反而又被狼盯上了,黎臻这股怒火熊熊燃烧,这混账东西是谁啊,他喜欢宋映白的心思藏着掖着,不让他发觉,结果对面这混账可好,就这么坦荡的表白了,看把他家宋映白吓的。

“好……我帮你!”黎臻说完,揽过宋映白的肩头,照准他的脸颊结结实实亲了一口,然后对卓明泉理直气壮的道:“我是他夫君!”

宋映白目瞪口呆,呆若木鸡。

第83章

宋映白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块风化的雕像,呆滞的愣在原地。

刚才发生了什么事?是不是黎臻亲了他一口?是……是吧?

他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变凉了,都不敢动,脖子僵硬的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他有点反应过来了,黎臻这么做是为了斩断卓明泉的痴念吧。

他俩是一对,他就没有机会了。

话虽这么说……有必要做这么真吗?

黎臻耀武扬威的对卓明泉道:“听见我是谁了吧,你再不滚开,我就对你不客气了。”

卓明泉今天连遭打击,先是宋映白喝花酒,跟姑娘们亲昵,这又来了个男人自称是他的夫君。

宋映白见卓明泉一副快出来的样子,提心吊胆的想,如果之前,他看到他这副表情一定觉得解恨,但现在不敢了,他刚才开口说了两个字都差点要了他的命,这要是哭起来还了得?

压低声音对黎臻道:“他说话的声音特别刺耳,如同魔音穿脑。”

黎臻不同意,“那就让我见识见识,这种缠人的家伙,你不断了他的念想,他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他占便宜上瘾了,为了做得更真一点,俯身要再吻宋映白。

这一次,宋映白僵硬的瞪圆眼睛,突然上前一步,躲开黎臻的进一步动作,大声道:“卓明泉,你听到了吧,这位是……是我相好的!从外地来找我了,所以你从一开始,你就没机会,懂了吗?”

实在说不出口什么夫君相公之类的,称呼相好的,比较中性。

且慢,就算他俩真是一对,为毛黎臻要充当夫君的角色?而他要充当被动的角色?

不过,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,宋映白朝卓明泉挑挑眉,“听见了没?”

就见卓明泉憋着嘴,难过的吸了吸鼻子,马上就要哭出来了。

不甘心的瞅向宋映白,原来他不接受自己的求爱,是因为他有配偶了。

黎臻完全没发现卓明泉有哪里可怕,不明白宋映白怎么会被这样一个柔弱的家伙吓得丢了魂似的。

他将揽着宋映白肩膀的手臂紧了紧,朝卓明泉哼道:“你想繁衍?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我和他什么都做过了。”

宋映白神经一绷,黎臻在冒什么胡话?别用造谣的方式怼对方行不行?

黎臻得了便宜还卖乖,笑问宋映白,“是不是?”

是你个头啊?!宋映白现在不仅想暴打卓明泉了,连黎臻也想暴打。

正憋着一股气不知该如何回答,忽然间,就见卓明泉仰头抽了抽,“哇——”的一声,大哭起来。

宋映白忙用手捂住耳朵,但具有穿透力的声音直刺耳膜,痛得他闭紧眼睛直咧嘴。

树上的鸟,房檐上的猫,宋映白的马,摔落的摔落,栽倒的栽倒。

黎臻也帮宋映白捂住耳朵,他确实觉得这声音刺耳,但仅仅有点不舒服,不像宋映白这么大反应。

伤心难过的卓明泉眼角滑下一粒泪,一滑下腮帮,便凝结成了一粒摧残的珠子,滚到了他脚边。

他发现自己失态了,紧紧咬住嘴唇,把剩下眼泪憋回去,俯身捡起地上的珠子,撒腿跑掉了。

宋映白见他走了,虚脱般的松了一口气,“太好了,他终于走了,这一个月,我都快被他跟踪出心理阴影了。”

黎臻温柔的抚了抚宋映白的额头,笑道:“不怕不怕,我来了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