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84

书名:[历史]锦衣卫工作报告   作者: 素衣渡江   

宋映白挡开他的手,“我说你……怎么能……唉,算了。”本想怪黎臻满嘴冒胡话的,不过,好像确实起到了效果,把卓明泉击退了,就不追究了。

黎臻装傻,“我怎么了?”见宋映白有点生气,便没得寸进尺,指着卓明泉刚才所在的地方道:“……我刚才好像看到他眼角滑下了一颗亮晶晶的东西。”

他刚才被卓明泉的哭声震得闭紧了双眼,没看到对方垂泪的样子。

“他是什么人?或者,不是人?”

宋映白道:“除了魔音外,他还能在水下呼吸,说来话长,就因为我不慎暴露了这点,他才盯上我的。”

黎臻推测道:“要是这样,再加上他泣泪成珠的能力,我怀疑他是个鲛人。”

鲛人,不就是美人鱼么,“可他没鱼尾巴,你也看到了,他有两条腿,跑得飞快。”

“或许是为了上岸找配偶,才化成人形的。然后看准了,把人拖回海里当媳妇。”

“他姓卓,叫卓明泉,哥哥是镇江总兵,姐姐是应天知府夫人。肯定不是打海里来的野鲛人。就因为他有背景,所以他缠着我,我才没办法驱逐他,整整被他纠缠了一个月。不瞒你说,最近做梦,都是他追着我跑。”

黎臻见宋映白大吐苦水,苦笑道:“看来你真是被吓坏了。”

“可不是,你不知道,他有多过分,竟然拿避火图给我看!简直是禽兽啊。”不知道鲛人算不算严格意义上的人。

黎臻气道:“他给你看这种东西?”他还没跟宋映白看过呢。

宋映白咧嘴,“是啊,算了,不说了。”转而笑了笑,“别说他了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?我还以为三五年内都见不到你了。”

提起这茬,黎臻心里又涌起了愧疚的情绪,“……你走后,我想了很多,你说得有道理,都怪我。尤其你让房家墨带给我的话,每个字,我都反复斟酌过。”

宋映白一皱眉,“每一句就太夸张了吧。”至少到琼州给他土特产那句就不用这么在乎,难不成琢磨给他带什么水果?

从刚才开始,黎臻就察觉到宋映白对他的态度远称不上排斥,全不像他之前留言里的那么决绝。

所以他留个心眼,试探的说道:“不夸张,我本该听你的话,做到所谓的‘高抬贵手’,但是我一想咱们的情义,就这么断了,实在可惜,于是特意登门来看看你。”黎臻道:“不过,幸好,你好想并没有特别憎恨我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啊?”宋映白莫名其妙,“什么高抬贵手?”

竟然真的有蹊跷!“就是你托房家墨告诉我的话。”黎臻原原本本的重复了一遍。

听得宋映白一脸的懵相,“我可没这么告诉他。”

“啊?不是?我因为你这番话,可难过了大半年了。”

这不是最关键的,最可怕的是,他因此冒出来的告白念头。

弄了半天,是房家墨篡改的。

幸好遇到了卓明泉,打断了他的行为,否则的话,他现在怕是已经告白了。

“我真没说过,房家墨搞什么啊,为什么要伪造我的话。”嘴上埋怨房家墨,但心里已经差不多猜到是怎么回事。

黎臻自然也想到了,肯定是裴怀珹的手笔了,给房家墨十个胆子也不敢擅做决定,“房家墨发什么疯,他之前在咱俩之间传话,从没错过,我真是没想到他会捏造你的留言。”

宋映白又怪了房家墨几句,但心里也明白,这几句编撰的话,合情合理,正好戳中了要害,否则黎臻也不会相信,“他可能是打哪儿听到了我被发配琼州的原因,觉得咱们保持距离可以保护我。所以,话说回来,你这么来了,不要紧吗?别哪天赏赐下来一杯毒酒,我就归西了。”

想起黎臻刚才的所作所为,宋映白脸一苦,“对了,你刚才说的话,千万别传出去,否则我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。”

黎臻劝道:“你别害怕,太皇太后的手哪能伸这么长,她的势力只囿于京城。”

“那皇上呢?”

皇上是咱们最大的支持者,黎臻有点小得意的笑道:“你不知道吧,你改任南京就是皇上的旨意,其实你被传出发配琼州的当天,我就进宫向圣上求情了,他当时就答应我,等过段日子,就把你改任外地。只是当时我跟陛下约定好,不能外泄,所以才没告诉你。”

“抱歉了,原来你那天就替我求情了,我还对你说那么重的话,结果道歉的话,也没传到你耳朵里。”

黎臻忙道:“不,是我的错,你受了我的牵连,否则根本不用离开京城。”

“算了,我也有错。”自己八字不好,招男男绯闻。

“不,主要责任还是在我。”黎臻道:“咱们能不能别争了?”

“有道理,过错这玩意落到谁头上也不能生利息,何必抢着要。”宋映白笑道。

黎臻见他还是自己印象中洒脱爽快的宋映白,忍不住揽住他的肩膀,由衷感慨,“难怪那么多人喜欢你!”

宋映白一怔,觉得这句话好像有点不对劲,“……不就是卓明泉么,还有谁啊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